英勇悲壮的明光抗日阻击战

来源: 中安在线-江淮时报(合肥)

1937年12月13日,日军攻陷南京,犯下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罪行之后,日军第13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率沼田德重之第26旅团、山田丹二之第103旅团,准备南北夹击,一举攻下徐州,打通并占领津浦线。

津浦线南段横跨池河与淮河,池河与淮河是阻击日军北上的两道重要屏障。 《新华日报》曾发表评论称:池淮阻击战“告诉了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士,中华民族是不能以野蛮的武力所可征服的”,并将这次战斗称为“抗战以来第四次大战,可与上海、南口、忻口三役媲美”。池淮阻击战,即池河与淮河阻击战,主要是池河阻击战。池河阻击战,此役主要以明光为中心,也叫明光阻击战,是一场英勇壮烈、战果辉煌的抗日阻击战。

收复明光

津浦线南段,国军自南京沦陷后已撤往浙皖腹地,造成淮河一带阵地完全空虚状态。为此,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紧急将刘士毅第31军调至津浦线南段滁州、明光一带,作纵深配备,据险防守,并与第3集团军总司令兼51军军长于学忠、第10军军长徐源泉各军及安徽境内各部队组成淮南兵团,负责实施津浦线南段之作战。

池河是淮河下游最大一条支流,池河的上游,池河岸边的明光是当时嘉山县北部位于津浦线上的一个军事兼经济重镇,为兵家必争之地。国军沿池河两岸部署阵地,阻挡日军北进,对铁道线正面的敌军构成重大威胁,使敌人不敢冒险由明光继续向临淮关、蚌埠一线进攻。因此,池河一役,势在必战。

担任池河阻击任务国民党31军。 31军是桂系抗战后新成立的一个军,多数战士是广西征募的新兵,在桂系的3个军中,公认战斗力最弱。而他们要面对的是日军主力13师团,是日军一支劲旅。但是,时任31军军长刘士毅饱读兵书,经伦满腹,计谋多端,文武兼备。于是李宗就命31军刘士毅以游击战为主拖延日军北上。刘士毅在日本军校留过学,他深知难与敌军硬拼,便采取了避实就虚等游击战术,利用山区地形,频频出击,拆毁铁路,打击日军的北犯。1937年12月20日,日军,占领安徽滁县,沿津浦线向明光镇方向突进,与第31军在张八岭、自来桥一线发生小规模交火后停止前进,转入休整。第31军则以第135师派出小部队对日军进行袭扰作战,持续不断。刘士毅指挥31军节节抵抗,血战逾月,双方打成平手,大出日军指挥官意料之外。

在31军阻敌期间,东北军于学忠51军赶到,在31军后面淮河两岸布防,31军压力顿减。阻敌信心更加充足。

1938年1月14日,日军前锋沼田德重旅团长指挥第26旅团兵分两路,直扑定远和明光。刘士毅避过沼敌人凶猛锋芒,在明光一带设下“空城计”,歼灭敌人。将主力集中于定远地区。布置在日军正面的是31军中战斗力最强的138师,莫德宏师长将部队展开于池河东岸,视敌以背水一战决死之势。日军进攻到罗岭后,便派出先头部队到明光城试探虚实。第31军部队隐蔽在明光城与马岗、魏岗之间。日军的先头部队迅速占领了明光城。但日军不知道国军正在有计划组织反击。黑幕降临,日军正在埋锅烧饭、安营铺床,刘士毅率领主力杀了个回马枪。一时间枪声大作,烟尘四起,火星乱溅,杀敌的吼叫声令鬼子心惊胆寒。战斗持续了一个通宵。 1月15日拂晓,明光城内的日军大部分被歼,仅逃出100余人,中国军队收复了明光。成功拖住日军北上步伐

在明光战斗胜利后,李宗仁清醒地意识到,日军很快就会疯狂反扑,果断地命令刘士毅主动撤出明光,将津浦线让开,使日军战线拉长,便于逐段歼灭。日军杀向定远、明光后,第31军军长刘士毅奉命悄然撤出明光。 1月18日,明光沦陷。他们哪里知道,消耗了大量的弹药,得到的是一座空城。

1月23日,日军增援部队陆续抵达,连日用大炮猛烈轰击我方阵地,并分三路冒雪强渡池河。我国军将士英勇杀敌,击退了敌人的一次又一次进攻。从25日起,战事渐趋激烈,敌之后援部队已增至2000余人,终日向我梁山一带阵地猛烈炮击,并以机枪掩护其步兵于黄昏时强行渡河,135师师长苏祖馨指挥 809团官兵奋起还击,将渡河之敌百余名悉数歼灭。

1月26日,日军华中方面军已向第13师团下达命令,要求歼灭凤阳、蚌埠地区之中国军队,准备渡淮北上。

26日下午2时,日军机炮联合作战,先以10余架飞机对我池河西岸阵地狂轰滥炸,继以重炮密集射击,使我方阵地工事遭到严重毁坏,日军随之在明光、汤郢铁桥、明光西街等处同时渡河,一度攻入河西阵地。我守军824团虽处劣势,仍浴血奋战,与渡河之日军展开肉搏10数次之多,卒于次日在我809团协助下,收复阵地。

28日,被我击溃的西街方面的日军转向马岗、七里河等地进攻,同样受到国军的痛击。

29日下午2时,日军再次由西街渡口强行渡河,我方阵地在敌机炮联合猛烈轰击下已毁坏无余,且守军第405旅经数日来昼夜苦战,疲乏已极,死伤甚众,不得已由梁家山向五里墩阵地撤退。日军渡河者已约1000人,在占领梁山阵地后续向我五里墩猛攻。下午5时,大王山东北又有日军五六百人向我右翼迂回,铁路以北也出现千余名日军向我左翼运动,企图包围五里墩阵地。此时,国军将士在内困不堪,外无救援的情况下,仍极力拒止敌人的前进势头,坚持至黄昏后,才利用黑夜掩护摆脱敌军包围,逐次向燃灯寺、小溪河、吴庄沿线既设阵地转进。当日,池河镇方面日军增至二三千,并以飞机10余架、坦克10余辆掩护攻击,我守军412旅与敌血战半日,因伤亡重大,向池河镇西岸转进。

30日,坚守马岗、三河一线的第138师,迫于周围日军的包围态势,亦放弃东岸阵地,向桑家涧阵地撤退。 131师奉命至亘五里、吴家之线及老人仓附近埋伏,阻击日军,以10倍于敌的伤亡坚持两日之久,确保了其他部队的安全西撤。

自24日起至30日止,在历时7昼夜的池河之战中,国军伤亡过半,其中135师伤亡、失踪1182人,但歼敌2000多名,其中在池河镇歼敌三四百人;在三河、马岗两处歼敌二三百人;在明光方面歼敌1000余人。至此,池河阻击战遂告结束,随后国军且战且退,致使日军40天才推进至淮河边。

池淮阻击战成功地阻止了华中日军北上进攻,为以后的台儿庄大捷创造了重要的条件。李宗仁在其回忆录中写道:南北夹击徐州的敌军,“一阻于明光,再挫于临沂,三阻于滕县,最后至台儿庄决战”,将池淮阻击战视作台儿庄战役重要组成部分,其战略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池淮阻击战主要是明光阻击战,在明光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英勇壮烈、战果辉煌!

日军十三师团自滁县以北向我三十一军至防地明光进攻 第11集团军第31军在池河西岸地区逐次抵抗后,向定远、凤阳以西地方撤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9.18后,广西实行全民皆兵,禺兵于民的政策,全省所有的青壮年都接受了如列队,持枪,射击,投弹等基本军事训练,入伍后就能形成战斗力。明光阻止战是当时新成立的桂军31军的第一仗。桂军31军一个军能够阻挡日军一个甲等师团40多天,歼灭2000多日军,和日军打成平手,当时的中央军王牌军未必做得到。

31军是桂系抗战后新成立的一个军,多数战士是刚入伍的民团成员。他们唱着抗日歌曲开赴前线,明光抗日阻击战是他们的第一战,取得如此战果,说明桂军不是某些人所说的不堪一击。

桂军与日军作战,土招,烂招层出无穷。冲锋时,有时吹的是撤退号;撤退时,有时吹的是冲锋号,冲锋还是撤退,只有自己人才知道。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