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汉宋开国——老刘家为啥总和蛇过不去

中国历史上,老刘家第一个称帝建立王朝的是汉高帝刘邦。

我们知道,刘邦年轻的时候不务正业,成天和一帮混混到处混吃混喝,搞得他家人都不待见他。比如他老爹刘太公就经常骂他干活养家不如他二哥刘老二;他大嫂嫌他吃白食不说还带一帮不正经的人到家里来吃喝,就在他们又一次来家里大吃大喝的时候,故意把锅刮得嘎嘎响。

到了中年,刘邦七混八混当上了亭长,算是乡里的一个小干部吧,更是风生水起、黑白两道通吃。

这样一个人物,自然不是什么良民。到了陈胜吴广揭开反秦起义的序幕之后,也蠢蠢欲动起来。恰好那年秦始皇死了,秦二世要给他爹继续修陵墓。需要征发各地的刑徒到骊山去当苦力。

刘邦作为一个小干部,就被选为押送这些刑徒的人。但是没想到,在半路上刑徒逃跑了很多。他估摸着,这样下去,恐怕到了骊山,刑徒们都跑光了。我们知道的,秦朝法律严苛,犯法可不是好玩的。陈胜吴广就是因为下大雨,耽误了去渔阳的时间,又怕被依法处死而造的反。若是刘邦负责押送的刑徒在路上跑了,他是要负刑事责任的,恐怕到了骊山,他自己也成为刑徒中的一员了。

所以,刘邦一不做二不休,到了丰县西边的大湖中时,停下来喝酒,趁着夜晚把所有的刑徒都放了,说:“你们都逃命去吧,我从此也要远走高飞了。”刑徒中有十多个人愿意追随刘邦。于是他们乘着酒意,夜里抄近道通过大湖,让一个人在前面探路。走着走着,探路的人回来说:“前面有一条大蛇挡在路上,我们还是往回走吧。”刘邦当时已经醉了,俗话说酒壮怂人胆,他也不晓得害怕,说“大丈夫走路,有什么可怕的!”他就跑到前面去,拔出剑,把那条大蛇砍做两段。

他们继续往前走了几里,刘邦实在是醉得不省人事了,就找了个地方躺下来。后面有人来到杀大蛇的地方,看见有位老太太在黑暗中哭泣,就问她为什么哭。老太太说:“有人他把我儿子杀了,我在哭他。”又问:“你儿子为啥被人杀了呢?”老太太回答:“我儿子是白帝的儿子,化作一条大蛇挡在路中间,如今被赤帝的儿子杀了。所以我哭。”人们都认为这老太太简直在胡说八道,正准备找她的麻烦,没想到这老太太忽然不见了。

这伙人赶上刘邦之后,刘邦刚刚酒醒,于是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刘邦心中暗暗高兴,从此以后更加自负。那些追随他的人也渐渐畏惧他了。

实话实说,两千多年前的秦朝末年,黄河流域的气候还比较温润,人口跟现在比起来还很少,森林植被还很茂盛,湖泊沼泽也多,还没有被开发,野生动物也多。在魏晋南北朝的时候,长江流域还有野象呢,何况更早的秦末,有大蛇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跟项羽等关东六国贵族利用原有社会关系和社会地位来号召人马不同,刘邦是个平头百姓,他的亭长身份连公务员都算不上,可以说是无权无势无钱。他要带领一帮人造反,就得有过人之处好让别人信服,人家才能服服帖帖地跟着他造反。于是他不得不学陈胜吴广搞篝火狐鸣、鱼肚传书那一套。把刘邦斩蛇赋予神话的色彩就是一例。

这是老刘家的人第一次和蛇过不去了。没想到又过了几百年,老刘家又出了个大人物,还是跟蛇过不去。

话说到了东晋时期,出现了一个人叫刘裕,字德舆,小名儿叫寄奴。这刘裕是什么人呢,是汉高帝刘邦的弟弟、楚元王刘交的后代。史书上记载的世系是这样的:刘交(王爷)—红懿侯刘富(侯爷)—宗正刘辟强(皇族事务办主任,正部级)—阳城缪侯刘德(侯爷)—阳城节侯刘安民(侯爷)—阳城釐侯刘庆忌(侯爷)—阳城肃侯刘岑(侯爷)—宗正刘平(皇族事务办主任,正部级)-东武城令刘某(县长,正处级)—东莱太守刘景(省长,正部级)—明经刘洽—博士刘弘—琅邪都尉刘悝(东汉末年州成为地方行政区,郡降格为相当于地级市,郡都尉为副局级)—魏定襄太守刘某(地级市市长,正局级)—邪城令刘亮(县长,正处级)—晋北平太守刘膺(正局级)—相国掾刘熙(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官员)—开封令刘旭孙(县长,正处级)—武原令刘混(县长,正处级)—东安太守刘靖(地级市市长,正局级)—郡功曹刘翘(地级市干部)—刘裕。

楚元王刘交的封地在彭城(现在的徐州),所以刘裕的祖籍是彭城县。西晋末年,北方大乱,中原贵族百姓纷纷南迁到长江流域避乱,史称永嘉南渡。刘混也拖家带口逃难,过了长江,到晋陵郡丹徒县之京口里(现在的镇江市丹徒县)定居。

东晋哀帝兴宁元年(公元363年)三月壬寅晚上,刘裕出生。虽然祖上是皇族,也曾经阔过,但是经过逃难迁徙到了南方,家族里也没出现过什么大官,所以也破落下去了,比不得王谢高门那样,到哪都吃得开。

更要命的是,刘裕在郡里面当干部的老爹刘翘去世得早,所以刘裕发迹之前的时候,家里很穷。史书上说,当年刘裕家里穷,曾经欠当地的土豪刁逵家社钱三万钱。三万钱,可不是个小数目,所以过了很久也没法偿还。刁逵派人把他捉去,逼得很紧。追债嘛,无非就是不及时还钱,就牵牛扒房、或者剁手跺脚之类的,反正不会是好吃好喝招待。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大救星来了。因为刘裕交了一个好朋友,叫做王谧。

可能有人会说,王谧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人名么?那你就错了。在魏晋南北朝时代,不管是在南方还是北方,但凡看到一个姓王的,就应该重视一下,就要客气地问一句:“阁下是太原人还是琅琊人?”倘若回答是太原人或者是琅琊人,那可就是一等一的贵族人家啊,得高看一眼。如果不小心得罪了人家,那可没有好果子吃。因为太原王家和琅琊王家在南方和北方政权中当官、当大官的人可太多了,譬如琅琊王氏,就有著名的王敦王导、王羲之王献之。

王谧呢,恰好就是琅琊王氏家族的人,是东晋丞相王导的孙子,典型的高富帅加官N代。刘裕有这么一个朋友,可算交了好运了。王谧听说了刘裕被刁逵追债的事之后,就去拜访刁逵,没跟刘裕打招呼就把钱帮他还了,刁逵就放了刘裕。

有人又会说了,既然刘裕有王谧这么一个有钱有势的朋友,为什么不直接找他借钱呢?三万钱对王家来说,小菜一碟啦。王谧拔根毛都比刘裕的腰粗。这话是不错,但是首先呢,王谧不是刘裕家隔壁老王,刘裕住在丹徒,王谧家住首都建康(现在的南京),两家住得还有点远,那个时候交通又不发达,那么远跑去借钱不大方便。其次,刘裕人虽穷、志可不短。人家王谧的祖父是丞相王导(国务院总理),父亲是车骑将军兼吴国内史王劭(正部级),高门大户的,刘裕一纯粹的屌丝,好意思放下尊严去找人家借钱吗?《红楼梦》中的刘姥姥跑到贾家打了一次秋风,遭了多少白眼?

不过,刘裕穷是穷点,却是有王者之象滴。话说刘裕那时还年轻,因为家里穷,曾到新洲(今镇江市丹徒县)砍伐芦苇杆,也许自己家当柴烧,也许是拿去卖了换钱。反正就在他呼哧呼哧砍柴的时候,看见了一条几丈长的大蛇,他也不怕,拿出箭来就射伤了大蛇。第二天又到洲里去,听见有杵臼舂东西的声音。他顺着声音寻找,看见有几个穿青色衣服的儿童,在灌木丛中捣药。

刘裕就问:“你们几个小孩为毛在这个地方捣药啊?”

小孩们回答说:“我家大王被刘寄奴射伤了,我们正在配药给大王治疗呢。”

刘裕又问:“你们家大王是神灵,为毛不把刘寄奴杀了?”

小孩们又回答说:“刘寄奴有王者之命,不能杀呀。”

刘裕一听说自己杀不死,胆子大了起来,就把那几个小孩驱散了,把药拿了回来。后来,刘裕领兵打仗,随军必备这种草药,麾下将士们被刀剑弓弩所伤的话,就用这种药敷治,效果好得很。将士们不知道药名,听刘裕讲了草药由来的故事后,便把这种草药称作“刘寄奴”。当然,那个时候刘裕还是个普通将领,将士们还不晓得避讳。这种药为刘裕南征北战、纵横沙场提供了坚实的医疗保障。

按照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刘裕射蛇跟刘邦杀蛇一样,都很正常,因为以前自然环境比现在好得多,蛇也很多。但是说刘裕“射蛇得药”,那就纯属虚构了,模仿汉高帝刘邦“斩蛇起义”的痕迹太明显,一点创意都没有。刘裕作为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屌丝(祖宗曾经阔过,那没用,有用的是一直阔,就像王谧家那样),为了提高声望、成就霸业,就学习他的老祖宗刘邦搞出一些神神叨叨的故事来神化自己,这也是历代开国皇帝发迹前所惯用的政治手段。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蛇呢?因为蛇也叫小龙,在古代是包括龙、凤、麒麟、龟、蛇在内的吉祥物(瑞兽、灵兽)中的一种。能搞死小龙的,自然只有真正的龙啦,而龙则是帝王的专属吉祥物。只是可怜了那两条蛇,死了还要被老刘家的人拿来消费一番。

我老家在农村,我小时候就不知道打死过多少条蛇,怎么就没人看出我有帝王之运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