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场上你会执行“人道”处决么?

前两天在报纸上看到英国SAS前特种部队士兵应伊拉克重伤士兵的要求而执行战场“人道”处决引发争议。

麦克拉克伦告诉英国《每日邮报》,他和一些英军士兵驾车冲到检查站,发现一些伊军伤兵。英军用止血带救治一些伊军伤员,但是其中3人伤势严重,“已经奄奄一息”。

“其中两人内脏流出,另一个人的四肢只剩一肢。快则数分钟,慢则一两个小时,他们就会死。”他说。

“他们求我们这样做(开枪),因为他们非常痛苦。我们也知道,换了是我们,也会提这样的要求。”

于是,麦克拉克伦与一些英军士兵开枪,打死了这3名伊军伤员。麦克拉克伦在书中写道:“特种部队立即结束了他们的痛苦而不是让他们悲惨地慢慢死去。”

“我并非乐意杀死这些士兵,但是我不得不帮他们解脱痛苦,我不想他们继续受折磨”。

那么问题来了,换着是你是士兵面对敌我双方中的重伤且已无生存希望的士兵要求“给我一枪”时你会怎么做?战场上你会执行“人道”处决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对于安乐死,不知道大家会怎么想,也许很模糊,也许不愿提及。在很久以前,我对安乐死这个事情也是模糊的,也不会去想这个问题。但是,两个事情改变了我的看法,让我变成一名坚定的支持者。

我的外婆,去逝已经十四年了,死于肺癌,直到现在我都不愿回忆起她最后的日子。手是冰冷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和无助。绝食,不愿意吃药,稍不注意就用脑袋撞墙,她觉得自己活着是折磨,唯一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快点死去,她说她实在受不了那撕心裂肺的痛苦。外婆去逝几年后,我的岳母也不幸患上肺癌。岳母是位虔诚的基督徒,我从来没见她和谁吵架也从来没见她骂过别人一句,她就是这样一位善良的农村主妇。从确诊到去逝,大概有半年的时间,这期间她不像外婆那样痛的受不了,而是眼看着自己肺功能一点点丧失。窒息越来越严重,一天比一天呼吸困难,那是怎样一种折磨,简直无法想象。最后的十几天她开始骂人,只要有一点可能她都会这样,岳父和她的孩子们仿佛在一夜之间都变成了她的敌人。和外婆一样,她也开始绝食,也不愿意在吃那些毫无用处的药,她哀求着我们,不要再这样折磨她了,让她快点去死。

有时候,一些看上去|“人道”的事情,恰恰是最不“人道”的。在特定条件下,所谓的“人道”只不过是一些人自我标榜的借口罢了。我觉得话题中的英军士兵没有错,他们不是在杀人,而是在帮助一个绝望的人摆脱折磨。就像其中一名英军士兵说的那样:“他们求我们这样做(开枪),因为他们非常痛苦。我们也知道,换了是我们,也会提这样的要求。”我能够想象的出那些受伤士兵当时所承受的痛苦,对于他们来说死去便是最好的解脱。

所以,战场上的我会答应对方的请求,同样,如果我是那么伤兵,我也希望别人能够答应我的请求。

对于在战场上身受重伤的战友要求我对他实行人道处决我持中立意见!这种事要看情况,如果他已经完全没有康复或者活下来的可能,而又要求我开枪杀了他,我会尊重他的选择,让他以一种有尊严的方法死亡,而不是被折磨得痛不欲生,最后痛苦的死去!反之如果他只是非致命伤,只是暂时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康复后能恢复大半正常人的生活质量,我想谁都下不了手!不管选择哪种,只要自己无愧于心就行了!记得《战狼》最后是这么说的:冲上去被打死很容易,难的是背负着内疚活下来!

作为一个人,在那种情况下,不管求助者是战友还是敌人,我都会帮助他解除他的痛苦,而且我也会希望我在重伤不治的时候,会有人帮我解除痛苦。

如果没有最后的办法救助,对敌人我会慢慢地看着他死,对战友我会送他走!

我猜会有人抗议,反对这种行为。不过肠子拖一地的人会感谢你送他上路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