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 军人的态度对美国大选起不了决定性作用,但他们的选票也非微不足道。在一些军人比例较高的地区或摇摆州,如北佛罗里达、弗吉尼亚沿海、北卡、新罕布什尔、亚利桑那等,军人的态度就不可忽视,如果考虑到千万退伍老兵及其家庭的选票,便更是如此。 总的来说,军人及其家庭更倾向于支持共和党。04年小布什的支持率接近75%,08年麦凯恩也有70%左右,12年罗姆尼则为65%。到了特朗普,这一数字虽大幅下滑,但也有50%出头。民主党的希拉里仅获得25%的军人支持,与其前任奥巴马基本持平。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特朗普和希拉里

目前,共计三轮的总统候选人辩论已经结束,专门针对军人与国家安全议题的重大选举活动也已过去,鉴于本届大选“非典型”的特质,有些细节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 “真流氓”vs“伪君子”? 今年以来,不同机构针对军人态度进行了几次问卷调查,虽然在样本、方法上都有欠缺,但是作为目前仅有的数据,仍可供参考。 5月,《军事时报》的951名读者参与了调查,其中66%为士兵,34%为军官。调查显示,特朗普在军事和外交事务上经验的缺失,并没有影响军队对他的支持。 政党分歧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受访者对两位候选人的态度——近半受访者是共和党支持者,民主党支持者仅占18%;前者一边倒地支持特朗普(82%),后者中的大多数则倾向于希拉里(72%)。无党派立场的受访者稍微偏向特朗普(40%:32%)。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美国调查结果 军官作为精英阶层,并未在此次调查中体现出对“当权派”希拉里更多的支持——46%的军官支持特朗普。但与士兵相比,希拉里的军官支持者的确更多(32%:21%)。士兵中支持特朗普的比例高达58%。 在各军种中,陆战队最为支持特朗普(60%),而希拉里所获最大力度支持来自海军。 9月及10月,《军事时报》与雪城大学老兵与军人家庭研究所合作对全美军人进行了抽样调查。在10月份刚刚结束的调查中,接近2500名受访者来自美国全部50个州与首都哥伦比亚特区,其中85%为男性,15%为女性,平均年龄同样为29岁,70%为白人,11%为拉美裔,8%为黑人,4%为亚裔,8%为其他。早先9月调查中2207名受访者的构成与此类似。除了两党候选人,受访者还可选择独立候选人,包括自由意志主义者(libertarian,或译为放任自由主义等,在政治光谱上靠右)加里?约翰逊和绿党候选人等。较之5月份的读者调查,秋天的这两次调查更具参考性。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

美国调查结果 和5月的调查一样,特朗普获得了最高的支持率,但因约翰逊的加入而明显“掉粉”。希拉里排第三,居特朗普和约翰逊之后。显然,这段时间曝光的“特朗普丑闻”并未太多影响军人对他的支持。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特朗普 军官与士兵的差异依然显着,但呈现出与5月那次调查不一样的特征。在军官团中,约翰逊的支持率颇高(9月居首,10月位于第二),而希拉里则两次都击败了特朗普。在士兵群体中,特朗普的支持率则一直居首,在丑闻爆出之后,10月比9月还上升了3.5个百分点,为43.3%。 军种差异仍然鲜明。一般认为,陆上军种(陆军、陆战队)的政治倾向相对保守,而海军与空军(尤其是前者)由于军种部署和任务特性,则相对国际化、自由化。从四大军种对两党候选人的态度来看,的确如此。 从陆战队、陆军到空军、海军,特朗普所获支持呈递减之势(10月中旬的数据为48%、42%、37%、36%),而希拉里则完全相反(10月中旬的数据为15%、17%、21%、27%)。9月份的数据也呈现同样的特点。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

美国调查结果 性别是另一大分野。根据NBC和《华尔街日报》上周的全国民调,希拉里所获女性支持率超出特朗普50个百分点。不过在女性军人中,希拉里的吸引力被稀释了。在“特朗普丑闻”曝光后,希拉里在女性军人中的支持率虽从23%上升至36%,但特朗普的女性军人支持率却仅下降了1个百分点。 特朗普的个人作风与品德问题在多大程度上造成了这种改变是存疑的。随着选举日期临近与曝光率的严重不足,曾经在军人群体中风生水起的约翰逊不断被边缘化,而这造成了此消彼长,如希拉里分别在9、10月所获女性军人支持率几乎正好与约翰逊两次的数字对调。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美国调查结果 总的来说,特朗普在军人中略占优势。美国军人已极度厌倦在中东和阿富汗无休止的军事介入,以致特朗普疑似“孤立主义”的主张,在军人中间颇有市场。前面说到自由意志主义者约翰逊在军中颇受欢迎,与其反战的立场也有莫大关系。 抛开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率差异,军人对两人其实都是不满的。对他们而言,这场选举更像是“真流氓”与“伪君子”之间的较量。而不论“真流氓”还是“伪君子”,与美国传统的军人道德教育与文化熏陶都是背道而驰的。调查显示,对特朗普作为总统、总司令抱有充分信心的受访者不足一成,希拉里则只有4%。六成受访者对两位候选人都“没有任何信心”。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希拉里

当然,不满不代表“含泪投票”不会出现——83%的老兵受访者不满意希拉里,但其中35%表示仍会投她一票;65%的老兵不满意特朗普,但其中的21%仍将支持他。62%的受访者在“特朗普丑闻”爆出后对其行为极度反感,但因此真正流失的选票也并不多。 小社会:军人家庭的态度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年轻时的希拉里 延伸到军人家庭构成的小社会,特朗普仍然占优,不过领先优势已不像在军人中那么大。据NBC今年8月的一项调查,特朗普获得51%军人家庭的支持,希拉里则只落后10个百分点。 军人家庭虽然相对保守,但并非铁板一块。或者说,在军人和军人家属这层身份认同之下,其他的身份认知仍然起着作用,这些不同认知塑造出军人小社会里的不同立场。最明显的是性别,军人家庭中近半数女性支持希拉里,超过特朗普的43%。可以想见,这一差距在特朗普侮辱女性的言论曝光后会进一步拉大,作为参考,在全社会层面,根据NBC和《华尔街日报》10月的调查,希拉里在女性选民中的优势从上个月的20个百分点扩大到50个百分点。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特朗普

再就是种族认知。特朗普获得近六成白人军人家庭的支持,而非白人(包括拉美裔)军人家庭则更倾向于支持希拉里(比如80%的黑人军人家庭选择希拉里,只有16%支持特朗普)。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年轻时的特朗普 军官团高层的政治化 不论是制度安排还是治军传统,美国一向忌讳武人干政。但无可否认,近十几年来美国高层军官团,尤其是退休将领,政治化倾向已日益明显。随着选举日的临近,这种倾向甚至招致一些传统军人(如前参联会主席邓普西)的公开批评。目前尚有不少高阶将领保持缄默。包括近几年在反恐战争中表现活跃的大卫?彼得雷乌斯、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詹姆斯?马蒂斯、雷蒙德?奥迪耶诺、威廉?麦克雷文。 在特朗普这边,9月初,88名退役将领发表联名信,声称“2016年的大选为美国人民提供了迫切需要的、改变国家安全立场与政策的机会”,而这一改变只能由“当权派”之外的人来做出,不仅民主党无法完成这一使命,多数共和党人也做不到。他们相信特朗普能够重建国家军队,保障边界安全。 再看希拉里。虽然没有大量联名这种噱头,希拉里在退役高阶将领中获得的支持并不弱,起码从份量上看是这样的。一些重量级退役将领,如前驻阿美军司令长官约翰?艾伦、陆军上将鲍勃?森纳瓦德以及大卫?麦多克斯都旗帜鲜明地站在希拉里一边。反观支持特朗普的88人,则没有一人指挥过战区级的作战或担任过军种级别的长官。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

希拉里 值得一提的是,对比之前几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军官团高层所获支持可以说是惨淡的。麦凯恩于2008年获得300位退役将军的支持,罗姆尼在2012则获得多达500将领的公开支持。这与特朗普对安全政策的无知及其为人处事的风格有莫大关系——就在前几日,55名退役将领联署公开信谴责其对女性不尊重,认为其品质难当大任,不足以出任美军总司令(即美国总统)。此外,特朗普曾公开侮辱阵亡于伊拉克的伊斯兰裔美军士兵家庭、对广受尊重的老兵麦凯恩不敬、以轻蔑怠慢的态度谈论紫心勋章等等,而所有这些挥霍军人感情的背景是他在越战期间多次借口逃避兵役。这些从心理上造成了很多军人与他的疏离。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特朗普 当然,接下来十多天,支持特朗普的高阶退役军官的人数可能会上升,但要取得罗姆尼或是麦凯恩那样的支持力度,只怕是不容易。 数据之外,大选之前 以上讨论基于的数据在代表性和方法方面都存在瑕疵,但仍然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虽然军人总体上倾向于保守,但其内部同样呈现出分化与多元,在族群、性别、军阶等方面都存在差异。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

四名候选人如今已进入决战状态 在11月的选举中,对于军人态度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持续关注文章开头提到的军人选票集中区域。尤其是大西洋沿岸靠南这一部分,军事重镇如诺福克、杰克逊维尔,都在这里。换个角度看美国大选:军人的态度有多重要谁会成为下一个美国掌舵者 此外,在特朗普行差踏错或致“掉粉”的同时,同样在个人作风甚至道德品质上受军人质疑的希拉里能否在军人群体中成功吸票,又或这些选票会继续流向独立候选人,也是值得关注的看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