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240章 海河人民不会忘记(4)

林开一笑,刘宏就知道会无法开了。这时刘宏说:“那就不开会了。”随后自己就笑了起来。众人就离开了。林开是最后一个离开的。离开之后他就去了文远的办公室。文远说:“你小子,刘总开会你也敢笑。”林开说:“文经理,别,这么好笑的发言,您就不觉得金部长说的话可笑吗?就知道在上级面前装可怜,可是今天谁也不可怜他,因为这是他自找的。这么些年他做了什么?正如刘总说的:他这么高的级别为什么不做事,凭什么他占着这个职务。要是我我就找块白白嫩嫩的豆腐撞死算了。”林开说完,文远笑着说:“还撞豆腐,你小子嘴里就没有好话,你说说你小子除了能抨击领导,你小子不能干什么?”林开说:“既然文经理这么不解风情,我小林飞了。”说完,林开就离开了。文远感到事情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就在这时,刘宏打来电话说:“文远,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文远说:“好的,刘总。”文远到了之后,刘宏说:“你知道林开笑什么吗?”文远说:“我也不知道,只是这小子只知道抨击领导。我真没有想到这小子会是这么一个活宝。”刘宏说:“你觉得林开这小子说的没有道理吗?你想想一个人让自己的经验束缚了自己的脉搏是多么可怕的事。林开要是不笑就好了。”说完,刘宏就笑了。

就在这时,刘光华问刘宏说:“你小子的,人家都五十多了还要让你们这些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人笑人家,你觉得这是好事吗?”刘宏说:“刘总啊,我个人觉得这就是一个笑话,天大的笑话。不是这个事可笑,是他的行为可笑。行为束缚了自己的脉搏,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我都不知道我们长这个脑子是用来干什么的。”说完,刘宏也就笑了。刘光华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去和刘宏再通电话也就挂了。金路华离开自己的岗位。刘光华问刘宏说:“小刘啊,你说谁接金路华好呢?”刘宏说:“林开到是胆子不小,我到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能力去笑别人。”刘光华说:“你还别说,这林开还真有抨击别人的资本。这小子硕士毕业之后就在金路华的手下干,你想啊,你能不笑金路华吗?要是我就不是笑的问题了。”说完,刘宏才明白过来:原来刘光华什么都知道。刘宏对刘光华说:“刘总你知道魏得龙吗?”刘光华说:“就是因为李智离开的魏得龙?”刘宏说:“是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让金路华离开之后告诉你这个人的。”原来前两天刘宏接到魏得龙那老小子的电话说:“刘总,我听说你们的信息工程停了,如果你信得过我,你就把这个工程包给我就行了你放心吧。”可是刘宏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魏得龙会在这个时候让金路华难堪。魏得龙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刘宏和魏得龙的关系不是很好。只是魏得龙看刘宏像一个人。一个逝去的人。这个人和他们魏家有关。

那是在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魏得龙的父亲魏贤在下放到海河的岭南市的一个小镇。和一个姓刘的支书关系不错。要不是那个支书保他,他早被人整死了。魏贤并没有忘记这个刘姓支书的恩情。他还是在寻找当年救他命的人。可是几年前有人回来说:“这个支书已经去世了。”魏贤失望了。是啊,自己的恩人已经过世。如果不是魏得龙的提醒:他还找不到恩人的后代。魏得龙在得知他父亲恩人的事时,就下定决心帮他父亲寻找,只是时间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只到他看过刘宏的照片时,他才想起刘宏应该和家父的恩人有关。直到有一天,魏得龙问刘宏说:“刘总,您认识一位叫刘放的人吗?”刘宏说:“认识、认识。不过,他已经过世了。他的儿子还在太西镇。”说完,刘宏就笑了。魏得龙在得知这个事时,就告诉他父亲说:“那个叫刘放的人过逝了。”魏贤在得知这个情况时就问魏得龙说:“小龙,你知道刘放还有亲人没有。”魏得龙说:“他还有一个儿子,在太西镇。”魏贤说:“那我们什么时候过去看一看呢?”魏得龙说:“国庆吧。这几天没有时间。”刘宏在得知这个事时,就回到太西布置了一切。魏得龙没有想到父亲恩人的后代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刘宏。当魏贤看到这一幕时,他没有想到刘宏居然是他父亲的恩人。魏贤说:“刘总,你这是?。”刘宏说:“魏老,我父亲是刘放。只不过父亲不让我在外人面前说起他的事。”魏贤说:“刘放不是支书吗?怎么去世时连个墓碑都没有。”刘宏说:“文化大革命后,我父亲就被罢职了。不让立碑是他让我做的。”魏贤这才知道刘宏的父亲正是自己的恩人刘放。也正是因为如此,魏得龙才对刘宏有了感激。他不明白:刘宏比他小,怎么会到如此地步。副厅级级别,正厅级职务。魏贤在这儿待了一天就回去了。魏贤对自己儿子说:“小子看到了吧,这儿的人对我们老魏家有恩。你有时间就在这儿替我看看这儿的老乡吧。”魏得龙点点头。刘宏告诉魏得龙不要将这个事情说出去,魏得龙知道刘宏是个低调的人。他点点头。刘宏后来对魏得龙说:“你小子的,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啊。如果不是我见到魏老,我都不知道你的背后还有一个正部级的老爹呢?”魏得龙说:“这也正是我为什么不想说我们家的事,他们真以为老子好欺负不成,如果他们这样想他们就错了,老子灭了他们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金路华以为我离开公司就不会有好的发展了。可是他想错了。老子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这时,魏贤说:“行了,你小子的,什么时候成黑社会了。还灭口。你小子给我灭一个我看看。看是不是我魏贤的儿子。”说完,他自己就大笑起来了。直到后来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大笑。后来,魏得龙对刘宏说:“就在我离开公司后,我父亲问我为什么离开时,我说:我不想看那些官僚的嘴脸。”魏贤说:“你想怎么办?”魏得龙说:“我想办一个公司明里是建设部的下属,其实就是一个私营企业。工作人员从下岗人员里面优中选优吧。”就这样他成了第一个“下海”的技术人员。刘宏说:“你小子的,不会只有这一个用意吧。”魏得龙说:“刘总,你想到了什么?”刘宏说:“都是打铁的,就不要说“渣滓”话了。”刘宏接着说:“这个公司是有了,可是有个定位问题。不是单方位的。你应该多方位发展。”魏得龙点点头。刘宏说:“你应该知道那些在国外的国宝吧。”魏得龙说:“刘总,有话就说吧。”刘宏说:“我希望你能帮我把他们都运回家。”魏得龙说:“有多少?”刘宏说:“尽力吧。”这就是东方建设集团在以后的两年里用了近三个亿将二十九件一级国宝运回中国。当然这是世人所不知道的。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已经退休的京城市委领导人在国家博物院看到这些时,他吃惊不已,当然这是后话。刘宏有一次打电话对魏得龙说:“小龙,听说老爷子要过生日了,礼物准备好了吗?”魏得龙说:“好了,昨天我接到我们部里的电话说:“香港要拍几件国宝。我看看了不错,正好作为老爷子的生日礼物。”刘宏问:“是什么?”魏得龙说:“十二兽首中的蛇首,你说好不好。”刘宏吃惊的说:“说吧,什么地方来的。”魏得龙说:“这是在法国的一次拍卖会上拍到的。三千三百万啊。”刘宏说:“你小子不会把外国人给蒙了吧。蛇首就只值三千多万。”魏得龙说:“是一个新加坡华人的东西,我当时就以非法的途径从法国人手里用三千万买得了这个宝贝。”说完他就笑了。<ins cite="mailto:SL" datetime="2016-09-18T16:45"></ins>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