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军偷袭,全队一夜覆没

日军侵扰南澳之时,生于汕头澄海隆都镇前沟乡的吴仁平加入了潮澄饶抗日自卫总队,并随着自卫队镇守汕头大陆,屡屡与死神擦肩而过。1945年9月24日晨,吴仁平与当时的南澳县国民政府县长陈汉英、县党部暨各机关人员等30人由饶平钱东乘帆船上南澳岛。同年9月29日,与陈汉英、县政府科员龙可成、饶澄潮自卫大队部副官张修文、巡官陈德藩等机关要员在深澳码头举行日、伪军投降仪式。随后两年,吴仁平担任南澳警察局局长。

南方日报:在南澳抗日战场上,您主要驻守哪里?

吴仁平:我所在的潮澄饶抗日自卫总队主要负责大陆防守,因为战斗中大部分是用步枪和迫击炮对打,所以伤亡率比较小。但是有一次在澄海鼎济山防守时,我被临时调换到别的中队巡防。没想到,第二天我带着卫兵回到鼎济山队伍所在地却发现,整个中队30多人夜里被日军偷袭,全军覆没。就只有我和卫兵活着,和死神擦肩而过。

南方日报:抗战胜利传来的时候,汕头当时的情况怎样?

吴仁平:1945年9月2日,侵汕日军负责人(日军130旅团长、潮汕警备司令官少野修)命令各地日军、伪军均撤回各县城集中,不得出击,就地待命。但是驻潮安和澄海的日军非常顽固,不听从布置,仍然在各个据点按兵不动,秘密破坏军火,毁掉重要物资。我随陈汉英等人在9月24日清晨乘帆船前往南澳岛,大家都很激动,看到日军垂头丧气。9月28日,汕头在外马路的洋商会馆举行受降仪式,宣告驻汕4800名日军向潮汕人民投降。我们是29日在深澳码头举行受降仪式的,从早上10时多到接近中午就结束了。不仅南澳,整个汕头的人都上街了,有的敲锣打鼓,有的放鞭炮,有的大声喊着,觉得国仇家恨终于报了。

南方日报:您1947年去了泰国,之后再也没有回过家乡吗?听说您一直坚持使用中文?

吴仁平:是的。变化太大了,认不出了。很感谢那么多热心人的帮助,我才能回来。我是中国人,必须使用中文,也没有加入泰国籍,现在只有暂住证。看到国家强大起来,很自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