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总掉链子的我 年后竟成了班长

十几年前,那时我是一名才半年兵龄的武警列兵,从看守中队刚刚调到机动中队。

当时,生活依旧,训练依旧,残酷依旧。

还“光荣”地被超期服役的李班长评价为:四班掉链子的关键人物!

又是一个五公里武装越野的早晨,又是一个拼尽全力却无功而返的早晨。

“你快点,再快点!我知道你没问题,你他妈的就是太懒!惰性太强!快点,快点……”

“小苏,背包带,快,系在他腰上,再晚就TMD又倒数第一了!”

“对,就是这样,步幅迈大,频率加快,没错!好……嗨!你们两个拉得也别松劲,再给我使点儿力,就快到了!”

“不错,有进步,半个月的背包带没白用,保持住,下个星期我们就不会垫底了!”

是的,又垫底了,但收获的不仅仅只是垫底,收获的还有毅力。

开班会了,李班长在作指示,听起来很深刻,很鼓劲。

“他是新同志,又是从看守中队过来的,素质不高不是问题,在我看来还是有潜力的。所以我们四班要一起努力,我相信,下个星期我们一定可以把名次提上去。”

“我们四班是一个整体,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四班的一份子,我不希望再发现有那一个老兵欺负新兵。”

“对,我看下个星期就由小苏同志和他结成对子,主要负责帮助他提高内务水平,尤其是要多利用休息时间。至于军事素质方面,由我负责给他加小灶。”

……

军事流动红旗,内务流动红旗,它们挂在四班的大门上,那一刻我很激动,真的,因为荣誉。

11月30日,我从预提骨干集训队回来了,之前曾听李班长说,我可能要去带新兵,我高兴极了,因为能带新兵的话,第二年我就一定能当上副班长,挂上下士警衔。

“班副,班长呢?小苏,班长呢?班长呢?……”

“二等功没拿到,又超期服役了,今年非得退了,是25号第一批走的……”

我很难过,不是因为班长退伍了,是因为他曾经在班务会上说的那句话:“他被中队挑中了,参加骨干集训队,好,关键时刻没掉链子!”而我却没来得及送他……

关键时刻总掉链子的我 年后竟成了班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