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帝国那些事儿(18):旅游旅死了的皇帝|文史宴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文史宴公众号。大司马乱入:本章讲述的是哈德良的政绩及谢幕。哈德良的晚景颇为凄凉,不过选择的两位继承人将来都成为了五贤帝中的人物,可谓眼力超卓,而且其对世运的预见性也非他人可比。前文地址:连载|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1):一年换了四个皇帝连载|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2):智慧民族的唯一真神连载|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3):耶路撒冷之战连载|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4):皇帝法与厕所税连载|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5):罗马皇帝应该站着死去连载|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6):大灾变与竞技场连载|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7):一个想当主角的配角连载|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8):三板斧、面包与马戏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9):刺杀与抹杀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10):意外开创的盛世|文史宴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11):重启铁血年代|文史宴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12):大破达西亚|文史宴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13):罗马尼亚的由来|文史宴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14):亚历山大再世|文史宴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15):养子们造就的五贤帝|文史宴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16):罗马帝国也修过长城|文史宴我所知道的罗马帝国(17):千年噩梦的开始|文史宴功夫皇帝与建筑皇帝攻占耶路撒冷之际,哈德良返回罗马,六年了,虽然国家发生了很多事,有好有坏,不过他终于又回来了。清风闻犬吠,春雨夜归人。他明白治国不能只靠杀戮,也要能容忍,心胸不能太小,否则天地也会变小。其实,他性格多面,有时像暴君,但也不是一味都暴,他更多时间是展现他仁的一面。当然要成为明君,光有“仁”也不行,有时还需要有些手艺。据说在他47岁的一天(注意这个岁数,罗马平均寿命,这个点相当于老人),晚宴后,“好脾气”的皇帝估计打了几个饱嗝。当时打饱嗝表示对厨师的尊敬,就好像今天在日本吃面条,要吸很大声,礼貌表示好吃。如果是黑暗料理,估计皇帝也会意思一下,象征性地打几个隔。猛然间,一个奴隶拔刀刺向皇帝,侍卫吓得四散逃离(可见刺客之迅猛,以及事态严重),即使远处的行人都也已慌乱(没遇到过),不过,深处危局中的皇帝仿佛方世玉再生,竟徒手夺刀,将刺客制服。不知哈德良是不是练过空手道,居然单独将刺客制服。此时皇帝已经快50岁。而刺客正值壮年。练脑力的居然打过了练体力的。估计与皇帝平时喜好打猎有关吧。所谓技多不压身,有时多学几门手艺还是挺好的。当然,这个故事还有结局,一百个可能结局都没有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皇帝发现原来这个行刺的奴隶是神经病,于是皇帝按照罗马法律将这位摊上大事的奴隶释放。这可以说是西方“依法治国”的典范。有国敌,公敌,而无私仇。胸怀四海者,王者气度!他在位20年,大半以上的时间都花在旅行上,足迹遍及帝国每个大中城市,并把各地所见认为最优秀的建筑风格带回罗马。而且对公共事业,他也是继承了历代罗马君主的慷慨和大气,比如减轻赋税——二十税一。他统治时期的许多建筑也保留了下来,著名的有哈德良长城、拱门和别墅等尤其关于罗马信仰的事业,他也是异常关心。从这里,也就不难理解他对于犹太人信仰的残暴手段了。而且这位盛世明君的格调也是异常地高,比如说他用了近4年时间,重修了万神殿。万神殿被当时成为‘’罗马奇迹‘’。建筑本身就有一种众神由高到低,审视众生的感觉。罗马帝国那些事儿(18):旅游旅死了的皇帝|文史宴万神殿也是至今为止,最完整保存的罗马帝国建筑,几乎没有一丝破损。(节选摘抄——它的主体呈圆形,顶上覆有直径达43.3米的巨大穹顶,这个跨度直到19世纪还无可匹敌。支撑穹顶的墙垣高度与穹顶半径大体相同,这种简单明确的几何关系使万神殿的单一空间显得格外完整,暗含宇宙的意味。穹顶正中有一个圆形大洞,直径8.9米,这是神殿惟一的采光来源,好像上天的眼睛发出的神圣光芒,营造出殿堂与神灵相通的神韵。神殿的圆顶和混凝土外壳结构在后来的基督教时代仍然被不断使用,这种穹顶成为欧美城市建筑艺术的基本形式,甚至改变了城市的轮廓线,影响极为深远。)眼力惊人不过,对于当时的哈德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他已步入老年(按古人标准)。他即位时已经40多岁,十几年匆匆而过, 这位好强的老人身体渐渐变得很不好。病痛的折磨令老年的哈德良痛苦不堪。使得他在寒冷的宫廷中度日如年。他明白自己只是这个强盛世界的一位过客罢了。不过,他竟无力自尽。他曾下密令给自己的主治医生给自己调制“安乐死”毒药,希望能得到解脱。这令崇拜他的这位医师纠结不堪,最终医生选择自尽。看着自己的主治医生自杀,令年老的皇帝黯然神伤,他不希望再有连累。本身他就是一个专制又时而仁慈的人。自己见过太多的杀戮,不忍再起波澜。就这样,老皇帝不再选择自杀。在煎熬中,他渡过了一天又一天,忍受着各种病痛折磨。皇帝的行为令身边人动容。据记载,曾经强壮的帝王,感慨自己此时“不过是个孩子,任人摆布。”一席话更显心酸。可以理解,酒量好,‘’铅杯‘’不倒,铅做的酒杯,相当于一个月吃一根铅笔,几十年下来,普通人相当于服食了一颗大‘’铅球‘’,加之皇帝‘’海量‘’(过去只有他能陪号称‘’鲸吞‘’的先帝图拉真喝道最后,可想而知),比别人更能喝,也就相当于他服食了两颗‘’大铅球‘’。看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他明白帝国就是再强大一百年,也是需要皇帝的。对于接班人,他无比慎重。他选择了两代接班人。他的眼力可不是一般之好,因为后世会证明他的真知灼见,他所选择的这两位都是不世出的贤君。他看人看事都能看到深层,比一般人看得更清透。从力排众议撤兵,以及后来继承人的选择上,都可以体现这一点。晚年的他更是带有深深的负罪感,为罗马战火中无数殒命的灵魂而内疚,从他选的接班人上也能看出来。他能如数家珍地说出元老院里的各种‘’关系‘’。不过他却从中选择了一位最为醇厚的元老,和一位喜欢哲学的学霸作为继承人。他发现了这个在酒气飞荡的罗马城中最明亮的一位少年,清醒、聪颖而好学。他一口气提名了两位继承人——安敦尼和奥里略(五贤帝中的第四位和第五位)他可以说不光是明君,更是最佳‘’伯乐‘’。超强的洞察力使得他能够看到背后的事情。他认人很准,无需开口,接触几下便知境界几分。与人相处,他经常能让身边的人迷失在他智慧的海洋之中。在他生前感觉安敦尼是个可造之材,不过对于安敦尼,有些犹豫,而在生命的最后,他终于释怀。他相信这个人一定能够继承自己的遗志,延续盛世。可谓无忧矣。而且估计冥冥之中,他感觉这是一个对自己生前生后都很重要的人。果然,在以后,哈德良驾崩后,元老院中有的元老开始发力,希望对于哈德良一日之间让四名资深元老消失的案件,对其功绩处以记忆抹杀刑。如果不是安敦尼力争,估计哈德良在史书中就消失了,或者消失大半。比如正看书,上面显示:此处省略五千字。当然是幽默和比喻。当然这些都是身后事。罗马不灭对于当时的哈德良来说,无论罗马万神殿如何大气雄浑,依然锁不住此时皇帝的雄心壮志。他内心仍然希望能够驾着丝绸做得巨帆,长风破浪,航游四海。热爱旅游的皇帝不听下面人劝阻,执意继续旅游。这一次,他却再也没能回罗马。现在帝国辽阔,千年征战终于四海归一,罗马万条大道直通天下,令他无限惬意。在走到地中海旁的拜亚别墅,望着染色欲滴的碧海蓝天,他心旷神怡之际,不禁赋诗,很长也很有才。摘抄如下:灵魂渐渐凋零,一直以来,它都是我肉体的贵宾,如今却阴冷、灰暗,当归去,去那个没有欢乐,也听不到你曾经最喜欢的玩笑世界。罗马帝国那些事儿(18):旅游旅死了的皇帝|文史宴他不光脾气好,有武功、有眼光,显然上帝不公平,他还给了他另一份神奇能力——预见性(穿越性)。 哈德良对于罗马文化十分欣赏,在最后迎接死亡来临之前,望着地中海平静而湛蓝的海面,他无限自豪地说,罗马即使消亡,也会不朽,以后全世界都会记得罗马,想要仿照罗马,那就需要尊守我们的原则。哈德良感觉似乎像是穿越去的人。果然后来的罗马走向不幸被他言中, 好皇帝应当知道更多更远的未知,显然这些他已做到。距此三百多年后,西罗马帝国灭亡,再往后,欧洲大陆跳出来了无数个“山寨罗马帝国”,一个个都声称自己才是继承了罗马帝国的衣钵。不知哈德良如果地下有知,会是喜是忧。就这样,一代明君魂归征途,一生都在前任的赫赫武威之下,显得有些失色。而且,哈德良存在断袖之癖,被当时和后世很多人所诟病。尤其他生前被元老院敌视。因为皇帝生前十分不满元老院,毕竟不如他在军队的时候,上下一心,讲究服从,自己从来说一不二,而在元老院,不满之音似乎埋伏于四周,只要自己稍有不对,反对之声就会从四面八方而来,如同十面埋伏。不过,对于带给罗马几十年强盛、和平,以及确定了后来两位“明君”的一代帝王哈德良来说,这些缺点似乎都不算什么。岁月如流水,几十年匆匆地流走,并且带走了这位帝王的一切,荣耀,健康,甚至差一点连回忆都没有留下。由于生前欺负元老院,哈德良死后差点被元老院处以“记忆抹杀刑”。正是由于安敦尼据理力争,觉得先帝不该被抹杀,才留下了这位皇帝的雕塑,来让后人瞻仰。不过从雕塑可以看出:罗马帝国那些事儿(18):旅游旅死了的皇帝|文史宴哈德良也是第一个留胡子的罗马皇帝,古时候,死者面容被用蜡翻制成面膜,支撑胸像,后来就制成雕塑,可见,现在雕塑的真实相貌还原度很高。我们也才能清晰而有幸一睹真正的明君风采。无论怎么说,他足迹踏遍罗马版图,横跨欧亚非,给罗马带来了珍贵和平,也带来了罗马奇迹——万神殿等(如哈德良长城、哈德良广场等诸多奇迹),也打败了元老院,更打垮了耶路撒冷,给犹太人带来了一千多年的流散。罗马帝国那些事儿(18):旅游旅死了的皇帝|文史宴无论怎么评说,他的一生确实很充实,身为帝王,无愧帝国。(哈德良陵即今圣天使堡,如果你去意大利游玩,坐车经常都会由一座叫做埃里乌斯的桥上,驶过台泊河畔,朝右看,一个明显的圆形古堡就是。不用记,导游会指给你看。)罗马帝国那些事儿(18):旅游旅死了的皇帝|文史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