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春,总会想到早春二月、阳春三月,可那是南方的春,在北方的这个时候依旧是朔风料峭、雨雪相交。杨柳仍然颤抖着干枯的枝干,似乎在为春的到来做某种祈祷的仪式。城市的脚步很快就曼延到原野、松冈,由此隐隐的沙尘暴也在春的大幕即将拉开的时候,宣泄着被冬压抑了许久的狂燥情绪。原本蘸着青绿颜料的画笔,却跌落到沙土上,留在画纸上的颜色与线条总觉得有那么几分不和谐。

在城市里寻找春的影子,或许是一种奢望,喧嚣的车鸣声,灰蒙蒙的高层建筑和夜间妖娆的现代化灯火,把春挤到了街心的公园中独自啜泣。只有校园的几株杨树在告诉人们,春即将也来此驻留。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的千古名句,总觉得不如又“到”江南岸更加妥帖、直观。

由此我开始仰慕起古人对春的那种期盼和置身其中的感觉来。“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韩愈描绘的了一个意气风发的春,好象一种雄浑、大度的唐音在耳边激荡,难怪几年前就有人要“梦回唐朝”。在“春和景明”的时节,范仲淹老先生登上岳阳楼后,“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可惜,现代人在电脑和现代通讯手段的支配,越来越少有那种慨叹声音。春的景致也渐渐被卡拉OK、网络游戏涂抹得一塌糊涂,人们越来越喜欢被虚拟的东西所麻醉。现代化的高尔夫球场,又把春的模样勾画的哭笑不得,犹如穿上的中山装的唐僧在T型台上走秀。

一切都够了,对于春,我只能在朱自清的散文中慢慢体味了,那种“踏春归来马蹄香”的图画,也只有在脑海中去勾勒了。春给了古代骚人墨客的诗情画意,却只给我们在字典上留下了一条定义而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