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两百章 司令员 作者:六指君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两百章 司令员


刘云没打算上头会安排自己去延安“当大官”,最理想的前途是被安排进总部作一个高级内参,其次是去师部当内参,最差就是被安排到后方。万一真的被派去后方,管理诸如后勤之内的琐事那可就不妙了!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事实上在GCD的军队中,按照党组织的原则,把刘云调离他一手创建起来的部队,是为了杜绝出现山头主义,就从政治上来说也是必要的!


李向阳帮刘云收拾了随身物品,和几个警卫战士大包小包的跟在刘云身后。


绥南指挥部。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北方局委员谭咏年正襟危坐,下首的地方空着一把凳子。


“我来了!”刘云笑容可掬地和同志们打招呼,却找到会议室最末的座位坐下,看了看上首几个表情严肃的大干部,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千万别把老子弄到后方上去!


“中央军委刚才来电!”谭咏年看了看满脸阿弥陀佛般笑容的刘云,举起一份电报沉声念道:“……刘云为绥远军分区司令,兼任军事部长(管辖区内所有的军事活动)。”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有没有搞错?!虽然刘云有些不相信,但还是微微点点头,“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眼睛眨都没眨地盯着电报,几秒钟后突然醒悟过来。


抗战之初,毛泽dong认为在敌强我弱的局面下,只有持久战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然后才有了《论持久战》的出台,但当时并不被人看好。直到后来自己写了《〈论持久战〉的使用方法》,才给了《论持久战》坚定的理论基础。从政治上来说,《〈论持久战〉的使用方法》巩固了毛泽dong在党内的地位!这在某方面极大地取得了毛泽dong的政治信任!


当初栽下去一颗小小的种子,现在已经到了收获果实的季节,而且是大丰收!刘云不易察觉地笑了笑,眼下能够被留下来继续当“草头王”,从政治上来说也就不那么难以解释了!


“同志们欢迎!”一二零师部派来的政治部主任亲自热切地带头鼓掌,指挥部的掌声一片雷动。


他妈的,总算混到这个位置来了!刘云站起来笑着点点头,“组织上既然给了我这么大的担子,是对我的信任,我将和同志们同心同德!争取将绥远抗战的局面扩大、做强!”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政治部主任点点头,拿过一份电报递给刘云,“这是中央的最新指示,要求我们开辟一条国际交通线!”


李远强已经看过那份电报了,笑着回答道:“保证尽快地完成上级赋予的任务!”


……


党内会议结束后,刘云拿起中央关于开通延安—大青山—乌兰巴托国际交通线的电报,一连看了两遍,然后将电报甩到一边。苏联把宝贵的军援都给了国民党,留给共产党的就是一些“进步书籍”,让敌后战场的八路军拿着“宝贵思想”去打仗!俄国人从来都是把他们的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国际精神”只是相对而言的!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苏联在抗战时期,为了维护苏联在远东地区的战略需要,默认日本在东北的所作所为,并且还与日本签订了条约,牺牲中国利益承认了“满洲国”。


到了二战末期,苏联在消灭日本关东军的同时,连带抄收了东北地区重要的战略资源。


“支队长、司令员!”李远强笑着打断刘云的沉思,“你在想什么呢?要是你在战场上总这么出神,鬼子的枪子儿可不会客气!”


“哦!我正在想咱们部队!”刘云抱歉地笑了笑,“经过百团大战的残酷斗争,我三块根据地的主力特别是绥南主力消耗太大、装备损失严重,补充进部队的都是些新兵,战斗力大打折扣,所以……”话中的意思明了,只要不是聋子就能听得出来其中的含义。


虽然刘云心里极度厌恶苏联,但面上可不敢流露出来什么来!因为这个时候别说是自己,即便是毛泽dong的地位也时时受到共产国际的威胁!


李远强忍不住看了看刘云,现在不是讲困难、谈条件的时候!


李向阳拿着刘云的私人包裹挤进总部,看了看忙碌起来的干部们,低声问道:“哥,为啥上级要分两次下达人事任命?”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你别问了!”刘云看了看公共场合的人群,“上级自然有上级的安排。”


李向阳还是不死心,又追着问道:“我怎么好像听人说,上级在怀疑你的出身和来路?”


“胡说!”刘云眉毛一竖,“我长得像是日本人?还是长得像国民党反动派?”


“别!哥别生气!”李向阳讪笑了两声,“我只是随便问问,别人不知道哥是什么人,难道我还不知道吗?!”


送走了包括喋喋不休的李向阳在内的干部之后,刘云又忍不住偷偷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他妈的,事业终于“更上一城楼”了,争取再熬上几十年进中央!


“支队长、司令员!”诸葛同带着几个精干队员站在门外。


“进来呀!”刘云忍不住招手,调侃道:“虽然你现在不是参谋了,但是好歹人情还在!”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好嘞!”诸葛同大步走进熟悉的指挥部,笑着说道:“我们这就要上路了,不知道政委和司令员有没有什么指示!”


“没啥指示!”李远强想了想,叮嘱道:“越往北走,敌人的实力就越强,那里的民心也就越不可靠,除了你们自己要注意人身安全以外,还要努力扩大游击区……”李远强说了很多,从武工队队员们的注意事项、到和地方同志之间配合、又说到了游击区的建设等等。


“没别的!多带上一些军装,‘满洲国’境内的老百姓不认别的,就认你身上的这身‘皮’!”刘云端起茶杯悠闲地喝下一口茶,全然没有李远强的那种如临大敌。今年年底鬼子就要发动偷袭美军的“珍珠港事件”,蒋光头在美英对日宣战后,认为日本必败也会对日本宣战,到那个时候,日本帝国的“武运长久”就是真正地日落西山了!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没了?”诸葛同等了一气,惊讶地看着刘云,“没了那我可就上路了!”


刘云想了想,“今年的日子可能会比较难熬,但是到了明年下半年,你们的日子就要好过多了!”


“为什么?”诸葛同和李远强几乎在一旁同时问道,指挥部其他几个人也看了过来。


“因为……”刘云摸了摸太阳穴,解释道:“因为鬼子是一个岛国,他们的原料、矿物和兵员都极为匮乏,经过百团大战的打击,他们不可能再支撑这么宽阔的战线!”


这不是理由!李远强摇摇头,虽然不断有其他战区通令全军的大捷战报传到这边来,但是李远强并不认为鬼子已经支撑不住了!在正面战场上,日军依然能保持进攻优势!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你们为什么要将目光放在国内呢?”刘云忍不住给政委和诸葛同上课,又看了看围上了戴仙兵等参谋,“日本的海军非常厉害,而东南亚却有丰厚的资源,换做你,你会眼巴巴的看着资源堆放在哪里吗?”


刘云的这句话等于白说了,在场的干部没有一个人对“东南亚”的概念很清楚,即使是李远强和戴仙兵也仅仅只知道“东南亚”是那些老牌帝国主义的殖民地、禁脔。


“难道你有一张东南亚地图?”李远强疑惑地问道。


“有!绥中骑兵团在捣毁‘北支那开发株式会社’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分日文东南亚矿产地图。” 刘云从一堆陈旧的文件里掏出一张桌子大小的日文地图,指着地图上南洋所在的矿产标签说道:“日本商会将这张地图上的不少矿产和资源所在地标了出来,但是这里既不是日本的领土、也不是日本的殖民地,日本商会为什么要派人把它标出来呢?”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难道日本真的会侵略更多的地方?几个干部忍不住面面相觑,这样一来日本鬼子占据的地方越来越多、实力岂不是越来越大?!


刘云不敢当神棍,收起矿产地图对干部们笑着说道:“好了!大家都别看了,这仅仅只是我的猜想,大家不要当真,东南亚是那些老牌帝国的殖民地,日本人即便是想动手,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又对诸葛同笑着说道:“你们快上路吧!小诸葛你是指挥部出来的,可不要给咱指挥部丢脸了!”


小五站起来拿出一分电报送到刘云的手里,“地方上的同志送来消息,蒙古族地方武装新三师进入伊克昭盟,他们正在派人四处寻求给养。”


刘云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目光变得锐利起来,“给上级发电报,绥远战区愿意负责一部分给养和干部。”


历史上中共曾经成功地渗透进入了这个新三师,并且控制了该师的实际指挥权,但随即被国民党排挤,该新三师被调走“集训”(清洗)。对于地方武装来说,谁能够让他们归入“正统”抱粗腿、按时吃军饷,那么谁就是大爷!


在历史上,八路军和傅作义争夺地方武装几乎很少胜利,不但傅作义的为人太厉害,而且他的政治工作也是一把好手,甚至其军队也号称“七路半”(还差零点五就是八路军了)。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刘云将手指重重地按在脑门上,绝对不能让这个新编师被国民党调到后方去“整训”、清查其中的“异党分子”,必须完整地把他夺过来,特别是该师的建制!


诸葛同考虑到自己不是参谋了,这种机密的事情不宜在参与,非常标准地向刘云、李远强等首长敬礼,准备离开。


刘云没有挽留诸葛同,勉励地笑了笑算作送行。只要到了明年年底,这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即便是精锐的关东军,被慢慢地抽走精华后也变成了“草鸡”。


“给绥中马常青骑兵团发电报,调贾更进入蒙古新三师工作,领导地方武装进行抗日。吴东水进入骑兵团担任政委,让吴东水马上就走。”刘云开始了第一次“独裁”人事任命,想了想又命令道:“将人事任命的请求发给师部,要求答复。”


在规定的时间内,延安转师部发回来了确切电报,除了师部的慰勉电报以外,刘云还得到了延安慰问军分区全体指战员的来电、以及关于新三师的处置电报。


“……新三师之给养以及其他相关工作由暂由师部负责,所需干部全部由绥远抽调……”小五朗声念着电报。


刘云轻微皱起眉头,按照历史上所发展的那样,虽然该师的经费和物资虽然有八路军供给,并且还控制了该师的实权,但是随着国民政府的一纸文书,该师就变成了傅作义的军队。


“好,这件事情就告一段落……”李远强将目光落在地图上,对戴仙兵说道:“上级下达的任务要尽早完成,开辟延安、大青山、乌兰巴托的国际交通线!准备……”


“给师部发电报!”冷不防刘云打断了李远强的话,抿着嘴巴说道:“能不能让该师的政治工作划归绥远军分区调度?”


“好的!”小五立刻转身。


“不用了!”李远强用手指着地图上的划了两个圈,“从该师的驻地就能看出这是为了防止日伪军渡河(黄河)侵扰,解除敌人威胁陕甘宁边区。”


刘云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李远强说的一点也没错,历史上该师被调走“整训”前,干的就是这件事情。


“那么这封电报还发不发?”小五看了看刘云。


“还是发!”刘云思索了片刻,“鬼子的关东军南下,军分区面临的压力骤然增加,所以请求扩大部队建制没有什么不对的!”


李远强一愣,看了看刘云,才当上军分区司令就开始骄傲自满了?!鬼子的骑兵联队虽然进驻了归绥,但是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发动攻势,这样就谈不上所谓的“压力骤然增加。”


“刘云!鬼子小范围的‘扫荡’对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如果他们以大队为单位深入我根据地,反而有被聚歼一部、甚至全部被聚歼的危险;


如果他们要派出大部队进行‘扫荡’,根据他们的粮草调集、部队开拔,我方能够轻而易举的掌握敌人的动向、甚至行军路线。”李远强没有阻止小五去发电报,只是对刘云轻声反问道:“这份电报是不是有一些夸大其词?!”


刘云笑了笑,指着地图说道:“虽然该师的上层能够被我所控制,但是该师的士兵却不会跟我党走,所以想要彻底解决该师的问题,就只有一个办法——移防!我方才能彻底拿到该师的指挥权!”又转头对李远强笑着问道:“相信政委对傅作义嫡系主力的战斗力不会有太多怀疑吧?!”


李远强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虽然刘云说得有些道理,但是不管怎么说,刘云的这种“假借军情要兵权”的方法是绝对错误的!


没过多久,师部就传回来了电报,小五朗声念道:“中央决定,为了避免和与傅作yi部统一战线的破裂,派驻该师的一切人事安排、政治工作都由中央直接做主……”


刘云皱起了眉头,随即又舒展开了,不让我去接手这件事情也没关系,反正派去的高级干部都是绥远的人,万一有什么问题,大不了老子再玩玩一玩“先斩后奏”!


随后,刘云、戴仙兵等几个参谋开始布置恢复部队建制的计划,并且决定开展大练兵运动。从八月中旬到年底的百团大战期间,绥南主力连续进行三次歼灭战,战士伤亡甚多、战斗力强悍的老兵大批牺牲,抛开装备的损耗不说,新兵的战斗力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


虽然连续作战也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但是人的因素却是最重要的,没有经过合理的整编、训练,就不能熟练地掌握武器。所以现阶段不能扩充主力部队,那样会造成部队战斗力锐减。能扩展的也只有地方部队,在地方上初步锤炼后,再进入主力部队!


#


县城指挥部。虽然天气日渐寒冷,但佐佐木还是接到了准备参战的命令。


中江想从超过自己身高的柜子上取下一份文件,才伸直了手臂,整个身体却突然就像被电击了一样,随着一声呻吟轻微抖动了一下。


“中江阁下的身体还没有复原吗?”佐佐木非常好奇地问道。


“谢谢学长的关怀!”中江礼貌的笑了笑, “我受了枪伤胳膊永远也治不好了!”


“什么?”佐佐木一愣,惊讶地问道:“难道中江君的枪伤已经留下了后遗症?”


中江脸色突然变得有些生气,“不错!”又将目光放在地图上,“还是请学长说说绥远的局面吧!”


佐佐木点点头,也将目光落在地图上,“中江君来的好早,机甲中队(鬼子的轻战车中队)都还没有来,想不到你们已经反而先过来了……”


“还是请学长言归正传!”中江对佐佐木的赞美根本就不领情,有些不礼貌地打断了佐佐木的话。


佐佐木一愣,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将手指重重的放在绥南,“这里是我们的‘治安’焦点区,如果能够瓦解这里的八路军地方总部,整个绥远的‘治安’局面就能够有巨大的进展……”


随着佐佐木的讲解,中江看着绥南那一块沉默了良久,趁着空隙问道:“听说八路军就像老鼠一样挖掘地道?难道佐佐木君没有什么办法吗?”


佐佐木苦笑一声,“中江君,差不多是这样的!在‘支那’人的地道攻势面前,‘皇军’根本就是无所作为!”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不可能!”中江忍不住“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眼睛瞪得溜圆看着佐佐木,“学长为何不加紧推行‘肃正建设计划’?在下在后方‘皇军’特级护理医院里养伤的时候,认识了很多帝国军官。通过在下的了解,即便是八路军主力也绝没有绥远地方八路猖獗。”


佐佐木虽然不知道为啥八路和八路不一样,但是本地八路军却在不断地用地道和地雷顽强地向“皇军”的地盘扩张,八路军每占据一地,不干别的,就死下一条心挖地道。


“请中江君稍微冷静一些!‘皇军’修筑一座炮楼,需要半个月的工夫,但是八路军用土质炮火摧毁一座炮楼仅仅不过一瞬间。”佐佐木不愿意和中江争论,避开中江炯炯的目光,软中带硬地说道:“实际上‘模范治安区’的战略已经过时了!至少在绥远根本行不通!中江君难道没有看到井口君的耻辱吗?”


“请学长原谅!”中江一愣,火气迅速消下来了,低头诚恳地说道:“在下不日就要率部参战了,还请学长赐教一二!”


“中江君过谦了!”佐佐木知道自己因为损兵折将不可能出战,有些无奈地说道:“‘皇军’每次布置的作战计划总能被八路军提前探知……”


“这是为何?难道他们破译了‘皇军’的电台密码?”中江又忍不住打断了佐佐木,记得以前被八路军打伤送走之前都没这么厉害!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如果佐佐木是中江的上司,只怕此时已经是一个耳光甩过去了。


佐佐木翻翻眼皮半天压住怒火,淡淡地说道:“因为‘皇军’大部队调动的时候会露出蛛丝马迹,而且征集粮草也会暴露我方的作战意图,所以八路军根本就不需要破译密码、安插高级间谍。


小部队虽然能够迅速出动,但孤军深入八路军的巢穴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原来如此!中江的脑袋立刻急速运转,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只好指着地图问道:“军部已经有人说要放弃包头,和国民党划分‘防线’,学长怎么看?”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佐佐木一愣,随即马上斩钉截铁的说道:“绝对不行!说这种话的人应该被送上军事法庭!”


“说实话,帝国老早就有人想和重庆谈判,痴心妄想要通过和平手段把重庆变成一个地方政府!”中江指着地图上的包头,有些气愤地说道:“他们便想用包括包头在内的地方作为交换条件(原本没有包头,但是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


佐佐木沉默的看着地图,绥远的土地贫瘠、土匪横行,因为长年混战使得物资也非常匮乏,据说这次南下关东军联队的补给在一段时期内全部由满洲地方供给。


中江看到佐佐木发呆,忍不住催问起来,“学长,您的看法呢?”


“包头面临的威胁乃是因为分兵!”佐佐木将目光从绥南区收回来,正色说道:“只要此次作战能消灭流窜的八路军主力,后方的部队就能够腾出手来,加强防备绥西傅作yi部的威胁!”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只要沉重打击‘匪军’,帝国那些‘无事生非’的人自然也就闭嘴了!!”中江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变得锐利起来,“八路军再厉害,也不可能将整个主力部队全部藏到地道里,只要他们还在地面上,总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


“中江君。”佐佐木善意的提醒道:“八路军的主力非常善于流窜,即便是抓住了他们的尾巴,也并不代表就能聚歼他们。相反,还要时时注意防止他们的反扑!


最主要的是一个中队单独在野外行军是绝对不安全的!而且‘盟蒙军’也不像以前那样可靠了,关键的阵地不能依靠他们!”


中江正要反唇相讥,突然又想到了加强中队进入八路军腹地后被聚歼,从而直接导致了井口上军事法庭的事情,只好又乖乖的闭嘴。良久,中江低声问道:“学长,是不是‘支那’的老百姓对‘皇军’天生就很反感?”


佐佐木立刻想起了前不久强制实行《畜业征收法》,几块钱就能买蒙、汉族老百姓一头牲畜(牛、马、羊),若说老百姓会支持“皇军”,只怕天照大神也会嗤之以鼻。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皇军为了征服‘支那’,不得不在‘支那’进行以战养战的战略,所以‘支那’老百姓的心向着八路军是理所当然的!”佐佐木有些无奈,委婉的说道:“实际上帝国已经陷入了战争的泥潭,欧洲德意志的攻势势如破竹,他们占领的地方都有能够支撑战争的工业,我们呢?!除了太原的兵工厂以外,‘支那’既缺乏现代化的设备、也缺乏熟练工人,如果将来德国再吞并了俄罗斯的欧洲部分,那么整个欧洲的战事就差不多要完了,大日本帝国将要永远沦为第二流的帝国!科技的落后会让一个帝国彻底衰败!”


中江显然没有料到佐佐木的战略思维能考虑那么远,思索了片刻不服气地说道:“大日本帝国海军在东南亚是无敌的!”


“大日本帝国的海军虽然厉害,但是绝对比不上美国这个世界工厂!如果‘支那’的战事一日不完,便就不能进入老牌帝国的后院——南洋。”佐佐木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哪怕是中江的个性强悍,但此时也被佐佐木说得哑口无言。


“报告!”一个鬼子尉官进来打断了两个鬼子大佐的沉思,“第x机甲中队的先头部队已经开过来了,已经驻扎到了城外的临时军营。”


“已经下雪了?”佐佐木看着尉官肩膀上的雪花,忍不住轻声说道:“天气的严寒将给部队作战带来巨大的困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