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记忆_荷兰

荷兰,世界上有名的低地之国,他四分之一的国土面积都在海平面以下。但是,坚强的荷兰人几百年如一日,不停地填海造田,从北海夺回了许多土地,才有了这个著名的橙色王国。现在,驯服的北海恬静而温和,滋润着这片橙色的土地。那里记载了荷兰人民的艰苦奋斗史,这,就是荷兰人的一种民族性格,他们不懂得什么是屈服,他们一往无前,他们无所畏惧,这种精神,影响了荷兰人的一代代人民。


艺术,从来都是一个民族的精神灵魂。荷兰给人类贡献了很多伟大的艺术家,梵高,就是其中的一个。这是梵高在临终的前一天创作出的不朽之作,《麦田上的鸦群》。在这幅作品中,梵高向人们展示了他对于死亡的描述,在火一般燃烧着的麦田的上空,黑色的鸦群低旅而过,层层叠叠,有如蹈火者般前赴后继,从容不迫。梵高,将他对于人生的理解,永远地留在了这幅作品当中。


人们都说荷兰人是飞翔的,他们勇于进攻的方式,就像那飞翔燃烧的麦田的鸦群,前赴后继,永不回头。足球比赛的结果并不重要,关键是要踢的好看,这是荷兰足球的信条,也是对荷兰足球内涵的最好诠释。荷兰足球从克鲁依夫时代就代表着世界足球最先进、最前卫的潮流。时至今日,荷兰人仍在坚持着他们潮起潮落的全攻全守足球。进攻,似乎已经融进了他们的血液。不论结果如何,矢志不逾,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将完美,进行到底。


但是,荷兰人追求完美的过程,却充满了悲壮甚至是悲剧的色彩,他们似乎永远也无法达到最高境界的完美。1974和78年两届世界杯,就集中体现了荷兰足球的这种宿命的怪圈。无冕之王只是荷兰人和荷兰球迷自我安慰的一种称谓,因为谁都知道,足球场上,胜者为王。


荷兰足球的崛起始于1974年在联邦德国举行的第十届世界杯,这也是荷兰队1938年之后,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决赛圈。在那届世界杯上,由米歇尔斯这位荷兰足球的教父统帅、克鲁依夫为核心的荷兰队,推出了前所未有的全攻全守打法,每名球员都参与进攻和防守,场面犹如潮涨潮落一般。这一革命性的创举,另人耳目一新,也另整个世界足坛为之一震,荷兰足球掀起了第一次橙色风暴。


1974年6月15日,在汉诺威,5万多名观众目睹了荷兰队的第一场惊世之作,他们以2:0干净利落地击败了老牌强队乌拉圭队。这场比赛的意义并不在于它是荷兰队在世界杯决赛阶段取得的第一场胜利,而是在于,荷兰队展现出了一种超凡脱俗的战术形态。


进入到八强复赛阶段之后,荷兰队尽管面对阿根廷、巴西和民主德国三个强大的对手,但仍然如履平地般的三战三胜。尤其是对巴西队的比赛,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精彩的比赛之一。在这场比赛中,克鲁依夫打进了那记永远铭记在足球史上的经典进球。最终,荷兰队2:0击败巴西队闯进了决赛。对桑巴足球的胜利,意味着荷兰足球队世界足球革命的成功,全攻全守成为了世界足球的主旋律。


7月7日,决战的日子终于到来了,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在静静得等待着一场足球大战的爆发。尽管是在对手的土地上,但荷兰球迷依然像过节一样尽情地载歌载舞,他们期待着一场胜利后更盛大的狂欢。荷兰队员知道,在他们的身后,除了远道而来支持自己的球迷之外,还有自己的妻子和女朋友。允许队员的妻子和女朋友随队出征世界杯,这在当时也是一个创举。


在吹响开场哨之前,主裁判才发现工作人员居然忘记了要插角旗,这个小花絮也稍稍缓和了决战前紧张的气氛。


荷兰人就这样无奈地走完了第十届世界杯的历程,尽管未能得偿所愿,但他仍然赢得了举世的尊敬。这场比赛的电视评论员这样评价荷兰队,他说,荷兰人表演了20世纪足球运动的绝技,克鲁依夫是走在时间前面的人。就比赛本身而言,这是一场两支伟大的球队之间进行的伟大的决赛,这场比赛,没有失败者。


有人将1974年的荷兰队比喻为在欧洲无人伴舞的少女,但在世界杯上,却找到了舞伴。当然,领舞的毫无疑问是天才的克鲁依夫,尽管是失败者,他仍然被评为了那届世界杯的最佳球员。作为荷兰足球70年代的灵魂人物,克鲁依夫在球场上的才华征服了世界,但是,他并不能被称为一个出色的领袖,个性鲜明,特例独立的他,由于同主教练的矛盾,而拒绝参加下届世界杯,而当时的荷兰队,正处于鼎盛时期,是夺得世界杯的最佳时机。


没有克鲁依夫,荷兰人还会赢吗?正是带着这样的疑问,荷兰人来到了阿根廷。1978年的世界杯赛,荷兰队是从3:0轻取伊朗队开始的。在这场比赛中,伦森布林克上演了帽子戏法。不过,在这届杯赛的开始阶段,荷兰队似乎并没有从克鲁依夫的阴影中总走出,第二场比赛被秘鲁队0:0逼平,第三场更是2:3输给了苏格兰队,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伦森布林克罚中的这个点球是世界杯决赛阶段的第1000个进球。而另荷兰人感到耻辱的是,苏格兰队的格米尔居然单枪匹马突入荷兰队的禁区,打进了本届世界杯赛的最佳进球。


荷兰队的苏醒是从复赛阶段开始的,在复赛的首场比赛中,荷兰队以5:1大胜奥地利队,而当时的奥地利队中拥有欧洲最佳中锋克兰克尔,和著名中场普罗哈斯塔。从这场比赛中,人们仿佛又看到了四年前那支打法张狂、攻势如潮的荷兰队的影子。


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复赛的第二场,荷兰队遭遇了夙敌联邦德国队,这是上届世界杯决赛的再现,在荷兰人看来,这是一场复仇之战,它的意义,甚至不亚于冠军决战。在比赛中,荷兰曾经两度落后,但都奋力挽回了比分;在比赛中,荷兰队还曾经两次将球打在德国队的门柱上。但是,2:2的比分使得荷兰人复仇的愿望只能被搁置。


第三场对意大利队的比赛,荷兰队和意大利队谁获胜谁就将进入到最后的决赛。这是一场攻势足球同防守足球之间的较量。最终获胜的是全攻全守足球的倡导者,荷兰队。哈恩打进的这粒制胜一球被认为是世界杯史上最精彩的远射之一。荷兰队连续第二次闯进了世界杯的决赛,对手,同样都是东道主。


正是从这届比赛开始,中国的球迷第一次通过电视转播观看到了世界杯,也正是从那时起,荷兰足球的悲剧性命运,打动了无数的中国球迷,橙色的荷兰队也赢得了遥远的东方中国球迷的坚定支持。


在终场前的几秒钟,伦森布林克将一个必进之球打在了门柱上,世界杯就这样再次残忍的拒绝了荷兰人,伦森布林克的这一脚也成为了荷兰足球的世纪之痛。


随后的比赛进程早已写进了历史,创造历史的是阿根廷人,而荷兰人只能再次接受命运之神的捉弄。荷兰足球掀起的第一次橙色风暴,就这样以两个世界亚军的结局收场。


在世界地图上,你很难找到苏里南这个国家的位置,它曾经是荷兰的殖民地,它的国土面积甚至比不上中国的一个省大。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南美洲的弹丸小国,却诞生了荷兰足球的许多精英,掀起荷兰足球第二次风暴的三剑客中,古力特和里杰卡尔德都是苏里南的后裔。


如果说克鲁依夫时代的荷兰队对中国球迷来说算是一个传奇的话,那么通过一部电视专题片《嘿,这才是足球》,中国的观众真正全面了解了橙衣军团的风采,甚至可以说,很多中国的巴西迷或者是阿根廷迷是在观看了《嘿,这才是足球》之后才转而支持橙色的荷兰队。其实,这部专题片的英文标题的原意是“全攻全守足球”。的确,88年的欧锦赛就是荷兰全攻全守足球的胜利。


荷兰足球在经过了七十年代的辉煌之后,在八十年代初期,经历了一个低潮期,缺席了1982和86年两届世界杯,直到1988年的欧锦赛,在莱茵河畔,荷兰人用无可挑剔的表演,征服了世界。有人说1988年欧锦赛上的荷兰队是技术与力量的完美结合,它比1974年的那支荷兰队更赋进攻魅力而比78年的那支荷兰队更具防守优势,这,才是全攻全守足球的完美体现。也正是通过这次比赛,一头小辫儿的古力特,轻灵飘逸的范.巴斯腾,以及被称作黑天鹅的里杰卡尔德才真正深入到了中国球迷的心里。他们被给予了一个很有中国特色的绰号:三剑客。


半决赛中,荷兰队又遭遇到了老冤家联邦德国队,这一次,德国人仍然是东道主。1974年世界杯决赛上德国队给荷兰人带来的伤痛是无法描述的,荷兰人一直在寻找着复仇的机会,尤其是能够踏着对手的肩膀登上顶峰,无疑是最富快乐的。范.巴斯腾扮演了荷兰队救世主的角色,依靠他赢得的一个点球以及在终场前一分钟打进的制胜一球,荷兰队闯进了最后的决赛。这位克鲁依夫之后荷兰最伟大的中锋,终于实现了自己前辈的夙愿。


复仇的感觉妙不可言,慕尼黑的这个夜晚属于荷兰人。荷兰队夺冠的脚步已无法遏止。这是慕尼黑的奥林匹克体育场,14年前,荷兰人就是在这里留下了痛苦的回忆。但是现在,荷兰队将用胜利来摆脱一个萦绕了14年的噩梦。古力特以一个狮子甩头为荷兰队打开了胜利之门。这场比赛最美妙的时刻出现在第54分钟,巴斯腾接近零度角的凌空抽射为荷兰队的冠军征程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米歇尔斯所倡导的全攻全守足球终于在这一刻达到了他所追求的境界。88年欧锦赛是迄今为止荷兰队唯一一次在重大赛事中夺得冠军,因此,很多中国球迷在提起荷兰足球的时候,很自然的,就会联想到三剑客,想到巴斯腾那惊世骇俗的凌空一击。


正是由于在欧锦赛上的完美演出,在1990年的意大利之夏,荷兰队是最引人注目的一支球队。对于在荷兰国内初出茅庐,而在米兰达到事业颠峰的三剑客来说,意大利,就是他们的第二故乡。现在,他们什么都有了,唯一欠缺的,就是一次世界杯的冠军。此时荷兰队的主教练已经换成了本哈克,但是,本哈克无法摆脱米歇尔斯的阴影,90年世界杯上的荷兰队同两年前那支风光无限的球队相比,判若两队。至今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为什么三剑客在那届世界杯上会集体发挥得如此失常。


在小组赛三战皆平,勉强出线之后,荷兰队在1/8决赛中再次同联邦德国队碰面。但是,里杰卡尔德引发的同沃勒尔的口水事件直接导致了荷兰队的出局。失去沃勒尔的联邦德国队虽然失去了一把锋线尖刀,而荷兰队在开场仅仅二十分钟之后,便损失了整个后防领袖。赛后,队友科曼非常愤怒地称里杰卡尔德是一个败家子儿,时至今日,他仍然不愿意原谅里杰卡尔德。克林斯曼认为同荷兰队的这场比赛是自己代表国家队踢的最出色的一场比赛,然而对于荷兰的三剑客来说,这却是他们永远都不想再提及的一场比赛。非常巧合的是,这次菏德之战,是在米兰的圣西罗球场进行的,这座体育场场也是AC米兰和国际米兰这对同城夙敌共有的体育场。AC米兰的荷兰三剑客没能阻挡住国际米兰的德国三驾马车。


90年世界杯的失利使人们对三剑客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但是,在同年进行的丰田杯上,三剑客风采再现,3:0大胜奥林匹亚队的表现使人们忘记了90年世界杯上三剑客的平庸。通过这场比赛,三剑客重新赢得了失去的球迷的心。


尽管在世界杯上屡屡受挫,但在欧锦赛上,荷兰队却给球迷带来过短暂的欢乐,荷兰队正是带着卫冕的决心,来参加1992年的欧锦赛的。古力特、巴斯腾和里杰卡尔德三剑客的状态依然神勇,尤其是在那年的意大利甲级联赛中,他们刚刚率领AC米兰队夺得了冠军。人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荷兰的三剑客会再现四年前的辉煌。在这届欧锦赛前,荷兰足球还涌现除了以博格坎普、罗依和威茨格为代表的许多新秀,这三人更是被称作新三剑客,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然而,新三剑客中最终真正成大器的只有博格坎普,人们称这个外表冷峻,不苟言笑的年轻人为“冰王子”。


或许是命运之神的有意安排,荷兰队再次同德国队相遇了。这已经是自1974年世界杯决赛以来18年的时间里荷兰队同德国队在重大赛事中的第五次碰面。


在以小组第一的身份进入到同丹麦队的比赛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没有谁能阻止荷兰队前进的步伐了。然而事实证明,这届欧锦赛是属于童话里的灰姑娘的。正因为淘汰的是荷兰队,丹麦人的童话故事才显得更加完美,更加动人。


荷兰队是以一种最悲壮,最残酷的方式倒下的,又一位巨星在点球面前俯首称臣。巴斯腾这个荷兰足球曾经的救世主也不得不向命运低头。谁也没有想到的是,92年的欧锦赛,竟然是三剑客在重大赛事中进行的最后一次同台演出。但是,最后的演出却以失败告终,三剑客也无法摆脱荷兰足球悲剧的宿命。


这届欧锦赛之后,三剑客在92到93赛季为AC米兰队卫冕意甲冠军。之后,也分道扬镳,巴斯腾由于在这个赛季严重受伤,不得不提前告别了绿茵场。不光对荷兰球迷,对全世界的球迷来说,这都是一件憾事。


古力特在93年离开AC米兰,加盟了桑普多利亚。但是,在94年世界杯之前,古力特由于对当时荷兰队的主帅艾德沃卡特的战术不满,而拒绝随队出征美国世界杯。在这一点上,古力特同他的前辈克鲁依夫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这是荷兰有名的木鞋,荷兰队走到那里,它就会跟随着走到哪里。这一次,它漂洋过海,来到了美国。三剑客中只剩下了里杰卡尔德,不过,幸好,他们还有博格坎普。荷兰队正是凭借冰王子的出色发挥,才进入到了十六强。


1/8决赛,荷兰队遭遇到的是强大的巴西队。这可能是两支在中国拥有最多支持者的球队之间的较量,不论谁遭到淘汰,对很多球迷来说,都意味着世界杯的提前结束。但不幸的是,提前结束世界杯的是橙色的支持者。这个酋长打扮的荷兰队球迷可能是中国观众最熟悉的一个荷兰球迷了。在多次的电视转播中,我们都看到了他的身影。他也见证了荷兰足球历赴坎坷的经历。


94年世界杯的结束,应该是荷兰足球以三剑客为代表的一个时代的彻底结束,在今后的日子里,在后三剑客时代,冰王子博格坎普将承担起荷兰足球新领袖的使命。他能率领荷兰足球走出宿命的怪圈吗?


这是1995年5月24日,阿贾克斯队夺得欧洲冠军杯后全场欢庆的场面,整个阿姆斯特丹市都沸腾了。画面上这个载歌载舞的年轻人叫作克鲁依维特,正是凭借着他在决赛中的一个进球,阿贾克斯队才以1:0击败了AC米兰队。当年,他只有19岁。阿贾克斯俱乐部历来以培养年轻球员闻名于世。也因此被誉为球星加工厂。它所信奉的一个原则是,不怕你小,就怕你不够好。意思是说,只要你球踢的足够好,不管你的年龄有多小,你都会有机会进入到一线队,有机会一战成名,就像克鲁依维特一样。从克鲁依夫、内斯肯斯到范.巴斯腾、里杰卡尔德到博格坎普,从阿贾克斯这条球星生产线中走出了一代代的足球巨星,阿贾克斯甚至可以说是荷兰足球的摇篮。在历届国家队中,来自阿贾克斯的球员,都会占据大半江山,而荷兰国家队的战术打法,也都沿袭阿贾克斯的模式。70年代风靡全球的全攻全守打法,正是由阿贾克斯率先推出的。克鲁依夫时代是阿贾克斯的黄金时期,他在1971至73年,连续三年夺得了欧洲冠军杯。1974年世界杯上,荷兰队的辉煌其实正是阿贾克斯的延续。90年代中期以夺得冠军杯为标志,阿贾克斯又迎来了一个高峰期,人们为克鲁依维特、戴维斯、西多夫、卡努、德波尔兄弟等新一代的阿贾克斯少年才俊所倾倒。也正是在这一时期,阿贾克斯在中国赢得了为数众多的支持者。很多俱乐部都曾经试图模仿阿贾克斯模式,但没有哪一个能像阿贾克斯那样成功。在我们这些中国球迷看来,阿贾克斯是一种类似宗教式的代代相传,尽管很多球员在成名之后都先后离开了阿贾克斯,但他们都无法抹去阿贾克斯的痕迹。


1996年欧锦赛是风华正茂的阿贾克斯少年第一次站在国际大赛的赛场上,看看荷兰国家队的主力阵容几乎就是一支换了队服的阿贾克斯队,这还不包括在看台上的克鲁依维特。在同英格兰的那场著名的交锋中,正是他把荷兰队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在这个时候,主教练希丁克想起了身边还有一个克鲁依维特。


那个酋长打扮的荷兰球迷在看台上目睹了克鲁依维特单骑救主的一幕,但他随后看到的却是荷兰足球的又一次失败。点球再一次击倒了荷兰巨人,西多夫成了点球决战新的牺牲品。荷兰足球的年轻一代也无力改写荷兰足球的宿命。在那届欧锦赛上,赛前被寄予了厚望的阿贾克斯一代,并没有给球迷留下太多的印象。人们唯一记住的似乎只有一个克鲁依维特。人们期待着在克鲁依夫、范.巴斯腾之后,荷兰足球再诞生一个伟大的中锋。


在这届欧锦赛上,荷兰队内部还出现了裂痕,戴维斯中途被主教练希丁克遣送回家,使得黑人和白人球员之间的矛盾突现,内耗使命运本就多舛的荷兰足球遭受了更大的创伤。


荷兰足球总是这样,它总在开始阶段给你留下一个无限遐想的空间,但在最后时刻,带给你的却是更多的失望,更大的打击。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上,就是如此。在三场小组赛中,荷兰队总共打进了七个球,尤其是对韩国队5:0的胜利,使橙色的球迷们,为全攻全守足球的威力感到热血沸腾。


总感觉克鲁依夫、三剑客之后的荷兰队缺少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冰王子博格坎普虽然外表冷峻,但他似乎欠缺一点领袖气质,而98年法国世界杯开始阶段的荷兰队让球迷们隐约感受到了这种王者的风范。


在荷兰队的所有进球当中,要属两个在最后时刻改变战局的关键进球最为精彩,也最让球迷回味无穷。两年前在欧锦赛上中途被遣送回国的戴维斯戴罪立功,在同南斯拉夫队的1/8决赛伤停补时阶段一脚劲射将荷兰队送入了八强。在同阿根廷队的1/4决赛最后一分钟,博格坎普打进了本届世界杯上的最佳进球,它甚至比欧文在对阿根廷时进的那个球更令人过瘾,即使是现在,博格坎普也总能打进一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进球,但是,打进阿根廷队的这个球,绝对是他的最爱。1978年世界杯决赛失利之仇在整整二十年后被冰王子化解。


在法兰西的赛场上我们又看到了那个酋长打扮的荷兰球迷,他坚定地要陪着自己的球队慢慢变老,痴心不改,无怨无悔。


黄色和橙色这两个在中国球迷中最流行的颜色在半决赛中又相遇了。同四年前一样,这一次受到命运之神垂青的仍然是黄色的巴西队。不过,命运之神或许会说它是公平的,因为,它曾让克鲁依维特在最后时刻挽救过荷兰队。连续在三场比赛的最后时刻进球,荷兰人似乎为好运的突然降临而变的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在点球决战这个最需要运气的决战中,命运之神却又对荷兰人变的极为吝啬。点球之痛,这似乎已经成为了荷兰足球永远也摆脱不了的伤痛。这已经是荷兰队连续三场在重大赛事的点球决战中失利了。在地中海海风的吹拂下,一头银发的巴西老帅扎加洛老泪纵横的画面感染了无数的球迷,但是,又有谁知道,在这个夜晚,会有多少荷兰球迷彻夜难眠,以泪洗面呢?他们望眼欲穿所期待的荷兰足球的又一个高潮,仍然遥遥无期吗?


在很多荷兰球迷看来,他们的欧锦赛最好到这里就结束了。对意大利队的那场半决赛,他们宁愿永远不要再提及,永远不要。面对这样的结局,荷兰人无话可说,面对命运之神捉弄般的安排,他们甚至忘了什么是泪。从球员到教练,里杰卡尔德以不同的身份体味了荷兰足球的辛酸和悲怆,2000年欧锦赛之后,壮志未酬的他辞去了主教练的职务。


里杰卡尔德的辞职,意味着荷兰足球掀起的新一轮的橙色风暴无疾而终。接替里杰卡尔德的是荷兰足球的又一名帅范加尔。他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率领球队取得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入场券。荷兰队预选赛的征程是从主场迎战爱尔兰队开始的。2:2勉强同对手战平意味着荷兰队的预选赛之旅绝不会太平坦。尽管它在同安道尔、塞浦路斯、爱沙尼亚这些鱼腩球队的交锋中没有阴沟翻船,但事实证明,荷兰队同葡萄牙队两个回合的一负一平对它来说是致命的。这逼迫着它要在9月1日的都柏林在客场同爱尔兰队决一死战。


2001年9月1日,这是一个让全世界的荷兰球迷都刻骨铭心的日子;爱尔兰队的7号麦卡帝尔,这是一个让全世界的荷兰球迷都刻骨铭心的名字。他的这脚射门,将荷兰队档在了韩日世界杯的大门之外,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凝固了。那个荷兰老球迷距离我们在1994年世界杯上第一次看到他时,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在这八年里,他先后经历了荷兰队五次重要赛事的失利,但这一次,当面对荷兰队被淘汰的结局,他欲哭无泪。在同安道尔队的最后一场世界杯预选赛上,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也在为荷兰足球的悲剧命运哭泣,假如是的话,它流的,一定也是橙色的泪。


在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上,我们将无法看到范尼斯特鲁依、戴维斯、范德萨、岑登,当然,这样的名字,还有很多很多。


黄色的巴西,蓝色的意大利,蓝色的法国,蓝白的阿根廷,白色的英格兰,2002年世界杯,群贤毕至,惟独缺少的,就是橙色的荷兰,没有橙色,世界杯,还会绚丽多彩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