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月圆,又见月圆!!(一)---风云再起

djmwan518 收藏 82 324
导读:[原创]月圆,又见月圆!!(一)---风云再起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十年前,白云城主与西门吹雪一战已渐渐远去.......


月圆,又见月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一定有争斗.......



华灯初上,“水区”大街上早已是人声鼎沸,各种小摊小贩早早的占好了码头迫不及待地吆喝开来,走江湖的杂耍艺人是这边飞刀,那厢喷火好不热闹,酒楼,茶肆,赌档更是灯火辉煌,人流熙攘。


街有流水,水上有桥,桥边巍然矗立的是本地最大的酒楼,门口的一对石雕狮子虎虎生威,但见盈联上书:“走南闯北来的都是客,”下写:“说古论今何必谈金银。”中间赫然挂着几个大字----乌龙山酒楼。只见里面早已人满为患,忙的小二哥是屁颠屁颠的上下奔走,满脸堆笑。众食客吃的也是嘴角流油,不亦乐乎。只见大厅角落有桌客人的说话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为首一人身穿枣红劲装,剑不离手,两眼有神,正缓缓对身边白衣人说道:“公爵大哥,倘果真如此,如果败于乌龙山,那七兄到也无话可说,万一要是胜了,乌龙山颜面不存,岂肯善罢甘休?而小七兄是我派至交,怎可座视不理?到时怕是我铁骑门和乌龙山可要,哎,此事如何是好?”只见白衣人面露焦急之色,回道:“气象兄弟,此事非同小可,你速去劝小七暂勿发出战书,我去乌龙山讲明原尾,但愿不要酿成干戈。”“好,事不宜迟,你我马上动身。”“好!”

说完,二人出门飞马而去,听的众人暗暗揪神,隐隐感觉今年中秋江湖必有大事将至,而此时最里面一桌的黑衣少年始终在饮着酒,一脸峻朗,双目如电,悠闲自得。


。。。。。。


乌龙山庄,依旧矗立在深木之中,任凭云雾缭绕。

山间小道上,一骑棕马奔走如飞,急驰而至,直奔入庄。

来人刚落马就飞奔后花园而去。

后花园乃山庄休闲之处,高山流水,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一派娴静,胜似塞外桃源。

但见林深小亭之中一少女和一老者正在对弈,少女沉静幽雅,老者老成持重。

来人略一见理便从怀里掏出一红函奉于少女,少女稍做沉视便将红函递给老者,缓缓言到:“锄奸叔叔怎看?”接着扭转头对来人道:“虫兄弟辛苦,且到后堂歇息。”来人一抱拳:“谢少庄主!”声若宏钟,迈步而去。

片刻,老者说道:“小七乃是近几年江湖后起之秀,天资聪颖,更兼得一身好绝技,年纪轻轻已是罕无敌手,具传乃是杨门忠烈之后,颇具侠义之心。此次下战书给我乌龙山,约云飞于月圆之夜决一高下,想必是年轻人争强好胜,想借此一举成名也未为可知。少庄主您看呢?”

言毕,目视少女,只见少女缓缓站起,轻挪莲步,眼望远处花鸟莺声而道:“锄奸叔叔说的只是原由之一,正所谓,

是英雄惜英雄,以叔叔所言小七之英雄少年,必以不能论剑云飞而引为平生憾事,所以依小女看,此事成名是小,剑识天下英雄方是本意。”少女此话,令乌龙山总管锄奸甚是欣慰,想不到少庄主年纪青青竟有如此见识,我乌龙山傲视群雄绝非浪得虚名啊。当即接话到:“既如此。何不让云飞会他一会?”

少女似有隐忧,言道:“只是离月圆之夜只剩三日,而云飞自从与高山之雕一战之后,元气大伤,休养自今,仓促应战恐力不从心啊,胜败本无所谓,就恐多事之人笑我乌龙山狂妄自大,以带病之躯轻视英豪反就不美了。”

“少庄主如此胸怀,见识,实让我等打心眼里钦佩和高兴,我乌龙山在少庄主统率下必能常盛不衰。”此时稳重的老总管也不得不由衷的夸赞少女几句。


说话间,只见一个人影飘然而至,白衣素裹,身长八尺,剑眉龙目,飒爽英姿令人凛然而肃。正是云飞是也。原来他早已从小虫那得到消息要请缨出战呢。少女,锄奸总管尚未说话,云飞已经道开:“叶老大,就让我去会会那小子,你放心,我伤早好了,要不我和老头子比划比划你看看?”锄奸早以对云飞给他的“尊称”习惯了,听到“老头子”三字不但不愠,反而面露微笑,甚是舒坦。少女面对云飞所请杏目含笑,不置可否,快人快语的云飞甚是郁闷,转而对锄奸说:“老头子,你倒是给说句话啊?”

锄奸也一样,只笑不说,云飞这个急啊,最后仿佛做了很大决心,对锄奸说:“好,那5箱上好的云烟我孝敬您老了.....”

少女此时微笑着和老总管眼神一对,锄奸终于开口了:“好吧,念你一片真心,我就勉强试上一试吧。”

言罢,对少女微微一躬,说到:“少庄主,您看此事.....”

少女,锄奸方才一见云飞的身手,知他伤已痊愈,便有心成全,谁知云飞却如此猴急,二人偏就故意逗他一逗,可怜了云飞上好的5箱云烟咯。


只见少女缓缓答到:“既然锄奸叔叔也赞成你去,那我就同意了吧,只是,”少女此时面色凝重,接着说:“云飞,你要切记,此战关系重大,你定要全力而为,做到胜不骄,败不馁,切不可让江湖中人说我乌龙山长短。无论输赢,你归来之日我和锄奸总管都亲自为你接风洗尘,你一定要回来,记住我们都在等你。”


云飞正色到:“叶老大和总管放心,此去定不负所嘱,楚云飞归来之日,就是我乌龙山凯旋之时。”

言罢,踏步而去。望着楚云飞的背影,少女,老总管相视一笑,正待要重拾棋局,只见有庄丁来报:“少庄主,总管,铁骑公爵

求见。”少女说:“请!”


说完略整衣衫,缓步朝乌龙山议事大堂走去,锄奸紧随其后。


公爵早已侯了多时,见叶子进来,抱拳见理:“铁骑公爵前来拜见叶庄主,叨扰之处还望见谅。”言罢又朝叶子身后的锄奸一辑,锄奸还理。

叶少庄主还理后在主座落坐,开门见山言到:“无事不登三宝殿,公爵兄此来不知有何贵干?”

公爵答道:“叶庄主快人快语,在下就直言不妨了。”


叶庄主:“但说无妨!”

“是这样的,在下兄弟小七约了贵庄楚云飞楚兄于月圆之夜剑论天下,想必诸位已经知道了,在下此来只是想略做解释,此事一非寻仇,二非挑衅,实乃英雄惜英雄,想在武道上一较长短,实是个人所为,还望贵庄体察一二。”


叶庄主听完,笑道:“原来公爵兄是为此事而来,不错,敝庄却是收到了小七兄弟的战书,云飞也已应战,我乌龙山虽是名震江湖,却绝非仗势欺人之辈,而兄所言寻仇,挑衅更是无从谈起,实多虑也。且我已嘱过云飞此战需全力以赴,无论胜败,皆不失男儿本色,公爵兄大可不必多心,还请转告小七兄弟,全力备战,以迎月圆之役。”

公爵听完叶庄主一席话,深感乌龙山之光明磊落,暗责自己多虑。

当下说到:“实在汗颜,还望贵庄兄弟原谅在下的愚昧,久闻乌龙山人行事光明磊落,今日一见,果然不假,实在不虚此行,公爵在此谢过了。”

“话说开了就好,都是江湖兄弟嘛。”叶子道。

“如此甚好,在下定将叶庄主的话带给小七,就此别过。”说完抱拳告辞。

叶子也不强留,略一点头算是回理,锄奸后面走出,大声道:“公爵兄弟好走,送客。”

公爵再次抱拳辞别,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

(二)风云再起



依旧是熙攘的人群,依旧是繁华的“水区”大街。

但小七寻战楚云飞的消息不胫而走,此时的大街是风起云涌,异常鼎沸,大街小巷,酒楼茶肆无不在谈论月圆之战。而此战的主角更是为人们津津乐道,一个是身经百战,名震江湖。一个是英雄少出,未逢敌手。这也就更增加了结果的变数啊。更有甚者是有人公开设档赌月圆之夜的结果,这不,在乌龙山酒楼的旁边就有了这样一家临时摊铺,铺主就是“水区”大街有名的“街痞富商”,叫“惟恐天下不乱”的是也。只见他光着上身,露出一身横肉,正热火朝天的跟围在摊前的众赌友分析形势呢。


“各位,此次大战可是百年不遇,不容错过,先说这楚云飞,那可了得,当年大战TX总瓢把子高山之雕那事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直杀的所到之处飞沙走石,天混地暗啊,最后楚云飞使尽生平绝学力战七天七夜方才打到那武功天下第一的老雕啊,你说他厉害不厉害?”说着顿了一顿,眼看着众人,众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发出惊呼声,不乱得意的喝了口水,继续道:“再说这小七,那也是来者不善,仿佛是一夜之间崛起的神秘高手,我虽然没见过此人......”

说到这,马上有多嘴的人说了:“如此说,你见过楚大侠?”

不乱:“那可不,他可是老到我那蹭酒喝,直今还欠我一顿饭钱呢。”

话未说完,已是嘘声一片,不乱一看,忙说:“嗨,嗨,我说,你们还想不想赢钱,还想不想听?尽给我捣乱。”

众人连忙收声,继续听讲,不乱又喝口水继续说到:“具说这小七可是杨门之后,为躲奸臣陷害已经移枪换剑,幼年得遇高人指点,加上自身天资聪颖,早已练的一身绝世绝学,自出江湖,未逢敌手。。。”

又有人说了:“照你这么说,那不是买谁都不好?”

不乱说:“是不好买,不过姜还是老的辣,要我我就买楚云飞,你们可看好了,我这买楚云飞是1赔1.5,买小七可是1赔15,要下注的赶早,不买的别后悔啊。快啊,快啊,买好离手下一位啊。”

众人听不乱一忽悠纷纷下注,大多都是买楚云飞的,不过也有几个不信邪的,偏偏要买冷门小七,这时人堆处丢下一个玉斑指,“我也买楚云飞!”不乱一看来人出手不凡,声音更是与众不同忙定睛一看,只见人堆外立着一人,一身白衣,身高八尺,玉树临风。顿时目瞪口呆,正要大呼,白衣人手指一嘘,转身进了乌龙山酒楼。不乱会意便不出声,忙说:“好了,好了,今天到此结束,下注的明天赶早啊。”驱散人群,摊铺也不收拾了,直接进了酒楼。

就在不乱进酒楼的同时,一个黑衣少年也不知不觉的跟着进了去。


。。。。。。

城外十里,荒村野舍,孤灯。

舍中两人正在把酒夜谈,年纪稍长者一袭枣红劲装,剑不离手。另一人年及弱冠,身着青色布衣,面目刚毅,双目炯炯有神,一阵微风吹过,头发随风轻扬,脸部棱角尽现,好一个俊美的翩翩少年,此人正是江湖声名鹊起的少侠小七。

红衣者自然就是“气象”了。当他来时小七的战书早已发出,他索性不提此事。他太了解小七了,小七的决定一但下了,便再难更改,况且他做事向来有自己的主张。但此时的“气象”却不知道小七挑战楚云飞究竟是对是错,不是他不相信小七的武功,而是他也相信楚云飞的实力。而楚云飞也是他“气象”的故交,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而刀剑无眼,无论谁倒在谁的剑下都是他不能接受的,看着即将发生的悲剧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无奈,还是无奈!想到这,“气象”端起酒碗一饮而下。

小七仿佛看出了身边这位兄长的忧虑,言道:“气象兄,你说老虎寂寞吗?”

“兄弟,山中野兽何其多,老虎怎会寂寞?”气象甚是疑惑,暗道,小七莫不是醉了?


小七黯然道:“不对,哥哥你说错了,山中走兽是多,但老虎却无一个朋友,它太厉害注定它寂寞。”


气象好像懂了点,说:“是啊兄弟,高处不胜寒,所以你寂寞。我说的对吗?”

小七点点头,表示认可。

气象接道:“可是我不管你是老虎,还是我是绵羊,我都是你的好兄弟,好朋友啊。你要嫌没人陪你打架,哥哥陪你。”


“那不同,我敬重哥哥你,我不会向你拔剑,你也未必会用全力攻我,我们的比划就毫无意义。”


气象一想,确实如此,自己充其量也就是小七的对家,绝不是对手,因为对手是要命的。


小七举着刚刚喝光的酒碗继续说道:“没有对手的剑客是寂寞的,久而久之,他的剑会燃尘,他的心会生锈,他的人会渐渐的麻木,而在麻木的老去的剑客悲哀的,悲剧的。。。

与其麻木的终老一生,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去。”


气象呆呆的看着黯然的小七,一时间百感交激,不知怎么说才好。

“所以,我选择了楚云飞,如果我倒在楚云飞的剑下,请哥哥你不要为我哀伤,对我来说那是成全,更是解脱。。。。。”

小七的眼神渐渐的远去,伴随着刚毅,伴随着哀怨,伴随着童年的记忆。。。。。


这一夜注定是气象此生最难忘的一夜,虽然有酒,但带来的却只是悲壮!


月圆之夜,绿水之央,小七亮剑,楚云飞扬。






写不下去了,改天有空看反响如何再接着写,看我辛苦一场的份上大家给支持下哈,谢了哈。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