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陈德祥,1922年出生,岳阳县甘田乡甘田村。1939年参加地方游击队,抗战胜利后,编入国民党警察部队,1949年编入国民党自卫队,归属程潜部下,后投诚起义。

我叫陈德祥,1922年出生在甘田一个无田无地的贫穷农民家,冇读过书,也不认识字。家里有6个兄弟姐妹,从小帮人做长工维持生计,先后做了8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岁给王震送信

我有一个堂伯名叫陈应初,搞地下工作,任甘田一带的支部书记。堂伯看到我从小机灵,胆子大,非常喜欢我。12岁那年,堂伯要送一通知给王震,因大人行动目标太明显,就要我去送。

1930年10月,中共湘北特委就在渭洞柘港建立苏维埃政府。王震参与领导湘赣革命根据地反“围剿”斗争时,在湘赣革命根据地担任红六军团政委,1934年也在这里活动。我拿着通知书到渭洞后,很快就找到了王震政委,把通知书交给他后,王政委还写了一个证明给我,反复嘱咐要我收藏好,说以后有用。那时由于年纪小,不懂事,不知它的重要性,丢失了,现在回想起来就后悔。

扮“花姑娘”捉鬼子

1939年,日军驻扎在新墙河北岸沿线的西塘、尖山、新开塘、筻口等地,为袭扰敌军,国民党就到地方抽壮丁,我胆子大,就去参加了游击队。敌后游击队就是国民党地方军人所领导的民间武装部队。当时游击队的头头有兰天一、胡春台、王子贵、胡汉初、胡春、许朗江等。游击队搞行动人少时就七八个,多时也就十来个。不能多,多了行动不方便。行动主要是炸日军军车和杀鬼子。日军军车单独出去时,我们就把炸弹拆开,塞入车厢。炸弹爆炸后我们就迅速转移车里的枪支和物资。

日本兵像禽兽一样,看到女人就‘花姑娘、花姑娘’叫。为了报仇,我们便衣队就派人扮成女的,头上系一个花手帕,站在战壕附近假装摘黄花菜。日本兵以为是花姑娘,就会放松警惕,淫笑着跑过来。我们用这种办法捉了好几个日本兵。一次在田间道上,两个鬼子发现了两位漂亮的姑娘。姑娘吃了一惊,就往菜畦里躲藏,但哪里躲得过鬼子的喷着兽性邪火的眼光呢?鬼子们追过来,她们又跑,跑过一座小山,穿入林荫处,终于被鬼子追上了。她们扭扭捏捏地说好话,求情。可越是这样,越撩拨得鬼子欲火挠心。鬼子垂涎欲滴,正想动手动脚,却冷不防两位姑娘掏出了手枪,结果民色鬼的性命。两位姑娘把花衣服脱下——原来是两个游击队的小伙子。

还有一次,在西塘冯家,一日本兵发现一鱼塘,就把水放干,在里面捉鱼,我们游击队就摸过去,把他捉了,为防止他叫喊,我们还在他口里塞了破布。

笔架山一仗从死人堆里活过来

1939年9月18日,日寇在大量飞机、坦克、大炮猛烈轰炸之后,向新墙河前哨阵地大举进犯。中日双方在金龙山、斗篷山、草鞋岭、笔架山一带殊死激战。奉命守卫笔架山的第52军195师某团史恩华营,面对五倍以上的日军包围,毫不畏惧,拼死抵抗,多次打退日军进攻。史营连日激战拼杀,已筋疲力尽,但全营上下没有一个后退,始终士气高昂,浴血奋战。9月22日黄昏,营长史恩华及全营官兵与数千日军拼杀至最后一枪一弹,500多将士全部壮烈殉国。

在笔架山,因为中央军不熟悉地形,我是本地人,熟悉情况,就主动配合195师主力作战。日本的炮比我们的好,能打30里,一个大队还配有9架飞机,在空中来回俯冲投炸弹。我记得当时我端着一挺有两个支脚的轻机枪,在笔架山的庙里对日本兵开火,打死了不少日本兵。战斗很惨烈,我家里去了6个兵,其中5个战死疆场,我不仅是唯一幸存的,而且全身还没有受一点伤。

在岳阳参加和平起义

抗战胜利后,我被编入国民党警察部队,1949年又被编入国民党自卫队,归属程潜部下。

此时,全国解放已成为历史必然趋势,湖南国民党将领程潜、陈明仁两将军在中国共产党的推动下与蒋介石、白崇禧巧妙周旋,摆脱种种阻挠,与湖南各县市秘密联系,准备和平起义。

1949年7月,程潜将军与岳阳县警察大队取得联系,商讨和平起义事宜。当时自卫队驻扎在岳阳的观音阁,我虽不识字,但学过武功,体格强壮,眼睛也好,岳阳县和平起义领导小组的干部信任我,决定派我送信给程潜将军。

当时,王翦波任湖南省保安副司令。程潜准备和平起义时,希望王翦波弃暗投明,但王坚持其顽固立场。王翦波有一亲信在程潜手下当警卫,知道岳阳县准备和平起义的消息后,也不肯投诚,7月20日,他带着一个连的兵逃窜,想躲到大云山自己的老巢。

程潜知道后,马上打电话到岳阳观音阁自卫团,要我们20日9时赶到公田大塅阻击,我们等到第二天都没发现他们。我的领导兰天一比我们精明,他提前在甘田派了便衣队,便衣队发现一百多人上了山,在熊家祠堂搞饭吃,枪就架在地坪。我们一个连马上追赶过去。当时我身背四个弹匣,肩扛一挺机枪,带着一个小分队,抢占了附近一个小山头。我扑在地上,准备用机枪扫射,可还没有打出一颗子弹,机枪就卡了壳。没办法,我解下弹匣,赤手空拳跃出小山头,大声喊话,你们被包围了,不要开枪。结果有6个兵真的没开枪,我就这样轻松缴了6条枪。还有一些从长沙来的,他们不肯投降,我们追到大云山的石庙,才缴掉他们的枪,清一色的美国卡宾枪。

8月4日,程潜、陈明仁通电起义,中国人民解放军挥师南下,势如破竹,8月5日,人民解放军进入省会长沙,湖南和平解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落实政策安度晚年

1983年12月5日,中共岳阳市委落实政策,依据中共中央(1979)6号、中办发(1982)41号和湘发(1983)10号文件精神,证实我于1949年7月在岳阳起义属实,正式认定他为起义人员。随后将认定起义投诚人员通知书送到了我手中。

1985年5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也将写有“陈德祥同志,原系国民党自卫团,于一九四九年七月二十日在岳阳参加起义”的起义人员证明书送达给我。现在,老人每月拿着津贴,在家乡安度晚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