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故意烧死了蛇王的蛇子蛇孙,几十年后,蛇王使此人灭了族。

众所周知,方孝儒乃是明初大儒,他因痛骂明成祖朱棣而成为第一个被灭十族的人,凡与之相关的人无不受牵连。 今天,小子要讲得就是一位蛇王托生成方孝儒使得方家被灭十族的事。此事究竟从何说起呢,且听小子娓娓道来,在某些野史中,一直有这样一个说法,大约是在方孝儒大义凛然地骂朱棣几十年前(就是他还没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后面称作方父)曾经做了一件极不地道的事——他将一个蛇王的蛇子蛇孙全给烧死了。(大约八百余口。)一个人故意烧死了蛇王的蛇子蛇孙,几十年后,蛇王使此人灭了族。 原来,当时他父亲正好选了一块风水宝地要建祖坟,良辰吉日就是第二天。可这天夜里,方父在梦中见到一个红衣老人踏步而来,他哀求方父给他们三天时间搬家,原来在方父选好的地方之下,有这个红衣老人的八百子孙。然而,方父并未将这当成一回事,依然在第二天开工了,这还不算,当方父挖到一半,果真挖到无数条蛇的时候,他竟然起了杀心,弄来火把,将这一群蛇全部烧了个精光,无一存活。红衣老人知晓此事后,当夜又去到方父梦中,责问他为何不受信用,竟然还将他族人全部杀死。原来那红衣老人正是一方蛇王,蛇王气急败坏,立下毒誓,要让方家也遭灭族之祸。再后来,蛇王果然托生为方父之子,取名孝孺,聪明伶俐,不久就成为一方大儒,很快就受到了朝廷的器重。一个人故意烧死了蛇王的蛇子蛇孙,几十年后,蛇王使此人灭了族。(方孝孺)而在建文帝兵败,燕王朱棣挥兵入京师之后,朱棣曾强迫方孝孺写昭告天下燕王登基的诏书,方孝孺却大书四字“燕王篡位”在朱棣气极败坏威胁他“你不怕我灭你九族的时候”方孝孺竟然说了这样一句话——“有种你灭我十族!”(具体语气可能不是这样的。)朱棣一听,灭十族就灭十族。然而当时中国只有九族,哪有什么十族之说。于是为了凑数,就连方孝孺的老师门生全部都抓去斩首,加上方孝孺一家,一共杀了八百余人。方孝孺自己也被腰斩。后来人们才晓得,这个方孝孺之所以要这样做,正是因为数十年前方父为了一块风水宝地将红衣老人(蛇王)一族八百余口全部烧死。结果,兑换在方孝孺这里,也正好是八百余口,可以说是善恶有报,因果报应,古今不爽。一个人故意烧死了蛇王的蛇子蛇孙,几十年后,蛇王使此人灭了族。 所以,为人者,以善为先,断人生路,便是断己生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最近铁血的地摊文学有点多

纯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给朱棣血腥残暴的人性本质寻找借口,编这个故事的文人真够下做的。朱元璋父子当年杀的人多了去了,难道都是如方孝孺这般前世有冤孽债?

11楼狼浪

9楼 战西沙
扯淡,,,

霉滴欧杂倭日满世界烧杀掠抢灭族无数,几人见到报应,后人过得那叫个滋润,你是想说老天爷眼瞎了吗。。。。

老天爷眼睛瞎不瞎不知道...


至少那个婊子养的耶和华 肯定是没长眼睛的!!!

4楼lanhq

2楼 潇湘逝水
东越闽中有庸岭,高数十里,其西北隰中有大蛇,长七八丈,大十余围。土俗常惧。东冶都尉及属城长吏,多有死者。祭以牛羊,故不得祸。或与人梦,或下谕巫祝,欲得啖童女年十二三者。都尉、令、长并共患之。然气厉不息。共请求人家生婢子,兼有罪家女养之。至八月朝祭,送蛇穴口,蛇出吞啮之。累年如此,巳用九女。 尔时预复募索,未得其女。将乐县李诞,家有六女,无男。其小女名寄,应募欲行。父母不听。寄曰:“父母无相,惟生六女,无有一男,虽有如无。女无缇萦济父母之功,既不能供养,徒费衣食,生无所益,不如早死。卖寄之身,可得少钱,以供父母,岂不善耶!”父母慈怜,终不听去。寄自潜行,不可禁止。寄乃告请好剑及咋蛇犬。至八月朝,便诣庙中坐,怀剑将犬。先将数石米餈,用蜜麨灌之,以置穴口。蛇便出,头大如囷,目如二尺镜,闻餈香气,先啖食之。寄便放犬,犬就啮咋,寄从后斫得数创。疮痛急,蛇因踊出,至庭而死。寄入视穴,得九女髑髅,悉举出,咤言曰:“汝曹怯弱,为蛇所食,甚可哀愍!”于是寄乃缓步而归。越王闻之,聘寄女为后,指其父为将乐令,母及姊皆有赏赐。自是东治无复妖邪之物。其歌谣至今存焉。



孙叔敖,楚之令尹也,治国有功,楚人誉之。其幼时,尝出游,见两头蛇,杀而埋之。归而泣。其母问其故,叔敖对曰:“吾闻之:见两头之蛇者死。向者吾见之,恐去母而死也。”母曰:“蛇今安在?”曰:“恐他人又见,杀而埋之矣。”母曰:“尔有阴德,神必佑之,毋忧。”

对啊,古人并不是盲目信仰鬼神,害人者,人皆可杀之。

东越闽中有庸岭,高数十里,其西北隰中有大蛇,长七八丈,大十余围。土俗常惧。东冶都尉及属城长吏,多有死者。祭以牛羊,故不得祸。或与人梦,或下谕巫祝,欲得啖童女年十二三者。都尉、令、长并共患之。然气厉不息。共请求人家生婢子,兼有罪家女养之。至八月朝祭,送蛇穴口,蛇出吞啮之。累年如此,巳用九女。 尔时预复募索,未得其女。将乐县李诞,家有六女,无男。其小女名寄,应募欲行。父母不听。寄曰:“父母无相,惟生六女,无有一男,虽有如无。女无缇萦济父母之功,既不能供养,徒费衣食,生无所益,不如早死。卖寄之身,可得少钱,以供父母,岂不善耶!”父母慈怜,终不听去。寄自潜行,不可禁止。寄乃告请好剑及咋蛇犬。至八月朝,便诣庙中坐,怀剑将犬。先将数石米餈,用蜜麨灌之,以置穴口。蛇便出,头大如囷,目如二尺镜,闻餈香气,先啖食之。寄便放犬,犬就啮咋,寄从后斫得数创。疮痛急,蛇因踊出,至庭而死。寄入视穴,得九女髑髅,悉举出,咤言曰:“汝曹怯弱,为蛇所食,甚可哀愍!”于是寄乃缓步而归。越王闻之,聘寄女为后,指其父为将乐令,母及姊皆有赏赐。自是东治无复妖邪之物。其歌谣至今存焉。



孙叔敖,楚之令尹也,治国有功,楚人誉之。其幼时,尝出游,见两头蛇,杀而埋之。归而泣。其母问其故,叔敖对曰:“吾闻之:见两头之蛇者死。向者吾见之,恐去母而死也。”母曰:“蛇今安在?”曰:“恐他人又见,杀而埋之矣。”母曰:“尔有阴德,神必佑之,毋忧。”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