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阐述:80年代末90年代初正当中国对外改革开放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不断深化经贸规模却因国内突发重大政治事件而导致彼此关系迅速垂直下滑,然而同时期的苏联更是不甘落后积极主动改善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紧张政治关系。本来中国突发重大政治事件致使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关系热度迅速被快速冷却是完全有利于苏联的全球战略利益竞争需要性,为此苏联处于了一个相对较优势于中国的国际战略位置,可随后不久的是苏联国内也同样发生了重大的政治事件,而有所不同的是事件的快速发展完全演变成了震惊世界的苏联国家联盟解体。解体的苏联也由此彻底改变了世界政治力量原有构架格局,导致世界两极政治敌对力量当中的苏联国家联盟势力体系完全走向土崩瓦解。事件本身不但驱使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相继走向国家政治独立,而且代表苏联在世界上的强大力量象征华约集团国家联盟体系同样也遭到了彻底瓦解。世界的另一极政治力量美国似乎突然间早已习惯的强大对手就此面前消失了,而整个世界都被陷入到了苏联以及华约集团国家联盟势力喧哗的体系解散浪潮当中去了,世界带着惊慌失措的目光和未知的迷茫完全被聚焦在了苏联身上,世界也因此瞬间陷入到了几家欢喜、几家愁,几家高兴、几家忧。转眼间二十多年时过境迁到如今再回首来看苏联90年代初发生的国家联盟解体事件,是不是我们可以需要再问一问曾经那无比强大的苏联,为什么你解体的会这么顺利?

当然已经远走消失的苏联是不会来告诉今天的历史,历史今天的苏联肢体更不会将自己昨天的故事来告诉这个世界。有关苏联的解体事因既可以站在绝对世界空间来看待、也可以站在相对世界空间来看待、又可以站在国家主义性的政治要求来看待、更可以站在全球战略利益的竞争意识需要性来看待。其实不管以什么视角要求界面来看待都没有问题,而问题只在于受之巨大深远影响的需要给予完释的对应解题,不然就会被苏联这种国家解体事件带来的巨大深远影响随着时间要求而为此遭到被延伸辐射。从本质上来说苏联解体应该属于国家联盟自我意识解体要求性,苏联在90年代发生的这种自我意识解体要求性对应当时的国际战略环境美苏之间的力量要求姿态来看,苏联的国家解体同样也应该属于被动大环境下的主动要求性而不是被动大环境下的被主动要求性。同时根据苏联这种在被动大环境下的带有主动自我意识解体要求性本身就可以说明当时的国际战略环境苏联虽然采取前进战略于世界的主动强势要求性,但苏联通过这种前进战略意识带来的主动强势要求性却并没给苏联在世界取得什么战略价值优势,反而苏联在80年代初针对阿富汗的国家侵略战争由于行为要求无法取得秩序有效认可,也就无法遏制阿富汗国内要求的战争反击,相应的苏联也就无法通过国家战争方式在阿富汗建立战略稳定要求的秩序有效性。

建立不了秩序有效性对于苏联而言阿富汗就只能是要求投入没有回报,从而也就形成了苏联的战略负担。为此苏联除了要求继续向阿富汗不断投入更多的的国家战争力量以期结束阿富汗这种战略负担局面来达到实现战略价值之外,本身应该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有效战略实施意识了。没有更好的国家战略实施意识、苏联的国家战争就要不断的在阿富汗继续延伸、而随着时间要求的欲速而不达就会引起穆斯林世界的强烈反感,由此可能还要影响苏联国内广大的穆斯林地区。造成苏联80年代的前进战略实施意识不但连战略价值的毛都看不见,还要面临与穆斯林世界形成敌视局面要求进而可能将穆斯林世界直接推给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那么就存在有将对阿富汗的国家战争不稳定因素扩散到国内广大穆斯林地区的现实可能性。如果苏联针对阿富汗的国家战争走向出现这种发展趋势要求,也就超出了苏联针对阿富汗采取的前进战略意图,其带来的战略损失要远远高于对阿富汗本身实施的战略价值,这就要严重违反关于苏联全球战略利益的竞争需要性了。苏联在80时代末从阿富汗全面主动撤军的同时完全可以反映出就是苏联发现出现了这种发展趋势苗头要求所导致的,说明苏联在80年代采取的前进战略要求因为战略实施意识出现认知局限性而遭到了彻底的摧毁,不得不进行战略性主动收缩要求。

苏联采取从阿富汗全面撤军也是想主动向世界释放苏联善意,以缓解苏联面临的世界特别是来自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跟进战略压力,同时也是为了缓解与穆斯林世界陷入到的紧张关系。而就此苏联由主动战略于世界要求走向了被动战略于世界要求,也就是苏联选择了战略性的主动放弃继续前进战略于世界的强势要求性,采取了一种与世界战略平缓的主动要求性。不过俗话说得好“不进则退”,“有思则想”。必尽苏联从近现代以来都是完全竞争在世界最前端力量序列,同时必然还具有全球战略利益,因此苏联也就具备全球战略利益意识、更有着全球战略利益的竞争意识以及全球战略利益的竞争需要性意识,这也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所不可能具有的战略意识。所以苏联的国家战略意识要求高度始终就是以全球战略利益这个认知界面来做为苏联战略世界的国家根本。然而苏联在90年代初国家发生解体,那么苏联最大的继承者俄罗斯是不是也相应的丧失了原苏联具有的全球战略利益?因为从全局战略理论上来说原苏联具有全球战略利益应该不代表后者俄罗斯也具有全球战略利益,而后者俄罗斯可以具备全球战略利益要求。但全球战略利益与全球战略利益要求两者之间存在有本质上的认知性不同,全球战略利益泛指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拥有或建立起了相应要求的地缘利益势力范围,对比全球战略利益要求却是不一定代表在世界范围内就已经拥有或建立起了相应要求的地缘利益势力范围,只不过是具有对世界范围内的地缘利益持有要求性。

不可否认的是80年代中末期苏联在阿富汗的战略实施意识发生认知失误导致苏联不得不随即采取战略性的主动收缩要求,却使世界冷战格局的火药味浓度得以释放,世界也因苏联随后采取的战略平缓要求而走向平缓。不过苏联虽然暂时缓解了前进战略失败于世界带来的外部反弹要求力度,但是不代表苏联这种前进战略的失败不会不对内部产生出强烈的反弹效应,因为苏联遭到的是战略性而不是战略性质的彻底失败。也就是说苏联通过国家力量最为强势的传统国家战争不但没能为苏联的全球战略利益添砖加瓦,反倒致使苏联的全球战略利益意识遭到了严重的损害,这可能已远远大出苏联的国家战略要求意识意外,由此而造成苏联对持有的全球战略利益前路产生出了巨大未知的恐慌。要知道看得见的全球战略利益可以作出一定范围的后退选择,但看不见的全球战略利益意识是绝对不允许遭到损害。那么苏联就面对着是在现有被动大环境条件下来继续维系既有的全球战略利益直至“不进则退”的自然意识朝内要求发效?还是在现有被动大环境条件下依据“不进则退”的自然意识朝内发效进程理论要求进行“有思则想”的主动意识下最大可能发生式阶段的可控先期到达?

当然“有思则想”这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而言是不可想象的、也是不可理喻的。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在其点、不知其情”就是这个要求道理,因为理论上人类社会自然意识要求产生的发展趋势是不可能予以改变的、也是无法可能阻挡的。不管这种自然意识要求的发展趋势带给社会的是无感缓慢渐长性、还是社会有感逐渐递增性,但终究还是要到达自然意识要求的社会发展趋势那个最后止点,同时也不管社会发展趋势是渐上要求还是渐下要求。人类因为具有意识、同样社会也有意识、国家才会有意识、战略更是有意识。意识就是领军人类前进脚步的唯一需要,苏联也不例外,只不过是苏联很明白这个道理罢了。为什么苏联在90年代初的解体会这么顺利?毫无疑问首先就已经表现出是在主动意识的要求可控下发生的。不过这多少也需要苏联具有这种面对的国家勇气,同时还需要苏联具备这种主动意识要求下的国家操作经验。苏联在1918年经列宁结束了俄国继续一战的国家战争,为了完全结束俄国一战的国家战争列宁根据当时的国际战略环境力量发展要求特点以及俄国战略处境和俄国社会诉求、不惜再对德意志帝国进行大幅度要求的国家割地赔款来确保实现,就是要求俄国进行战略性的主动收缩。

不过为此也给德意志帝国留下了要想兑现俄国的战争割地赔款还需要德意志帝国继续来打赢整个一战,就像德俄之间的国家战争只是组成团体决赛一战当中的一个回合输赢,并不代表德意志帝国就此可以单独定义。这也是建立在德俄之间的国家战争本身就是与一战联为一体性要求的。而且列宁在二十年代将俄国旧有行政管理模式改造成为由加盟共和国形式组成国家,就全球战略利益的未来竞争需要性意识来说确实是具有战略性远见。虽然可能存在着制造未来国家分裂的主动借口漏洞,但同时也主动提出了针对国家控制力度的要求性。不过也要知道最起码国家真要走向分裂要求,什么类型的行政构架模式都是于事无补。列宁将俄国改为加盟共和国联合组成体应该受启于英联邦模式,但只是更接近要求国家整体一致性。因为世界既然是以国家形式组成,那么要求进入到国家战争竞争时期如果以加盟共和国形式并入需要并入的国家(注:列宁在二十年代虽然国家战略意识没有达到将波兰以国家形式要求加盟而必然选择放弃、但通过将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大片原俄国领土割让给波兰,也就为苏联主动创造了要求世界进入到国家战争竞争时期的随时来临),对比传统国家战争的直接吞并或强行划入带来的国家消亡而遭到的对应反击和谴责要求存在着太大风险性与太多不确定性,而仍然以国家形式但采取加盟性质要求并入就更容易被普遍接受和降低谴责要求,并且这也是预留给需要并入国家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的最好政治出口。

如果世界进入到国家政治竞争时期,那么苏联同样可以对应英联邦或依托既有国家强势张力影响在国际搭建权威合作机构组织平台上来完全选择需要加入的形式。所以通过二十年代由加盟共和国组成联合体模式的苏联完全就是瞄准为了全球战略利益服务的。时间走到90年代初苏联国家联盟发生解体要求,就国际政治要求性而言、苏联解体其实就是各组成加盟共和国在国际上原本由苏联完全政治代表,苏联解体后转变成为各加盟共和国在国际上政治自我代表,但不影响原华约集团国家联盟成员国在国际上既有的自我政治代表。而就全球战略利益的竞争需要性来看、直观苏联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的内部地缘利益势力范围(加盟共和国)和外部地缘利益势力范围(华约集团)可见权威架构发生崩塌要求,对应的应该是满世界落地的无主地缘利益。而做为世界另一极同样拥有全球战略利益的竞争需要性美国本应该对这些落地的无主地缘利益具有自然意识要求的强大主动吸引力,并且应该也不会再遭遇到来自世界上任何强有力的非自然意识要求的阻拦。但美国确实遭到了来自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的俄罗斯强而有力的国家阻拦,这就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地缘性矛盾要求。理论上苏联国家联盟解体本身对应的也应该是全球战略利益体系崩塌,做为只是加盟共和国之一的俄罗斯政治纽带强度不可能还继续允许要求支持原苏联具有的全球战略利益体系认知界面,因为苏联解体后继续阻拦美国就代表俄罗斯仍然认为具有与苏联和美国同样的全球战略利益。

不过问题是既然俄罗斯认为具有与苏联和美国同样的全球战略利益,那又何必要求苏联发生国家联盟解体?因为继续保持原苏联存在至少在全球战略利益方面不需要发生像苏联解体后出现俄罗斯要求的维护局面。因此只能说苏联的国家联盟解体要求应该是由原来一个苏联整体要求性演变成为各自形成国家整体要求性但在一个中心俄罗斯的领导下(主导),如此才可能释解苏联解体后为什么俄罗斯会发生继续要求强力阻拦美国捡拾落地的原苏联地缘利益。所以也就可以论证发生在90年代初的苏联国家联盟解体是根据战略世界的应对被动环境要求而进行主动的政治架构变形;从战略世界的竞争要求性上就是让全球战略利益的直接竞争者美国失去固有形态要求的对手,从而达到降低美国乃至世界对于全球战略利益的竞争意识,创造出有利于俄罗斯完成对原苏联解体带来的政治架构变形整合要求的环境气候;再从战略世界的竞争需要性来看这也是为了消除80年代采取的前进战略出现重大失误而造成苏联全球战略利益意识因为严重损害而存在着危险的延伸发效性。这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出现不得不采取战略性主动收缩要求带来的围追堵截必应要求的战略性跟进发生。而将全球战略利益的直接竞争者美国的战略针对性自然转向另一个具有全球战略利益要求性的中国身上成为新聚焦,以此来有效加强俄罗斯整合和阻拦美国捡拾原苏联落地的地缘利益可能。再如果从战略世界的国家社会要求性而言,苏联国家力量中最有效的国家战争机器已经出现了不能为苏联的全球战略利益添砖加瓦反而发生损害到全球战略利益意识而不得不采取战略性的主动收缩要求。

说明苏联国家社会体要求的向心凝聚力已经发生了朝向非向心凝聚力要求的自然意识方向发展,在伴随着苏联采取的这种战略性主动收缩要求带来的平缓战略于世界存在着的巨大催化作用,其带来的无形后果对于苏联来说是不可以想象的。而失去了自然意识要求的向心凝聚力对于苏联的国家社会体与失去全球战略利益是完全一致对等的,所以苏联除了要求捍卫全球战略利益必然更要捍卫自然意识要求的国家社会具有向心凝聚力。但苏联具有的国家社会向心凝聚力在80年代发生了严重的自然意识方向要求问题,那么苏联所有的全球战略利益也就必须要发生完全为之牺牲的服务要求。也许苏联认为自身国家社会是否具有自然意识要求的向心凝聚力高于任何一切人类利益与价值,为此这也是俄国社会当年成立苏联的真正事因。因此除了苏联要求再塑自然意识要求的国家社会向心凝聚力才可能直接致使苏联在90年代初国家联盟解体,除此之外现代世界上任何方向的直接力量不管多么强大都不可能具备要求导致苏联在90年代初国家联盟解体。不管是来自中国的战略意识影响、还是来自美国全球战略利益的竞争阻击要求、以及什么世界进入到了经济贸易时代、包括什么颜色革命之类的腐蚀成功等等,都不可能会成为苏联的问题。而苏联的问题是怎么通过国家联盟的解体行为将这些问题打包成为别人的问题,要知道具有全球战略利益的苏联国家行为首先不会去考虑世界会怎样而是在于自我需要性,与美国相同的是战略意识要求的是去影响世界而不是让世界来影响自己,否则苏联也建立不起什么世界范围内的地缘利益势力圈,同样苏联发生在90年代初国家联盟解体也是如此。所谓“鱼翅和熊掌不可兼得”也一样在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身上反映出来,当然俄罗斯也存在“鱼翅和熊掌都可兼得再算上利息”的思想操作理念,因为前苏联范围或者俄罗斯只要扭转了国家社会自然意识要求的向心凝聚力基本具有,世界还是要迎来全球战略利益的强大竞争意识来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