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李文芳近照。戴景涛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土岭战斗示意图

人物小传:李文芳,1921年8月出生,1938年6月参加八路军,1938年9月入党。历任文书、营部书记、副指导员、指导员、教导员、营长、总参部队训练局组织计划科科长、军委训练总监部组织计划处副处长、空一军政治部主任、沈空政治部顾问等职。曾参加过阜平战役、黄土岭战斗、百团大战、张家口战役等200余次战斗,4次立功。

7月的沈阳,一场细雨过后,空气显得格外清爽。我们慕名来到沈空嫩江街干休所,采访了八路军老战士李文芳。李老虽已84岁高龄,但谈起打鬼子的往事,仍然神采飞扬。通过老人的讲述,当年击毙日本“名将之花”阿部规秀的黄土岭战斗清晰地浮现在我们的眼前。

1939年10月间,日本华北方面军召开作战会议,决定由阿部规秀中将亲率独立混成第2旅团2万余人,兵分三路对晋察冀边区进行大扫荡,企图消灭我晋察冀边区八路军主力。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我军决定利用有利地形设伏歼敌。

当时,我在野战三团一营担任营部书记。由于我是从三连选调到营部的,所以在激战开始前,我回到三连,想给战友们鼓鼓劲。回到连队后,我发现战友们丝毫没有畏惧,个个显得信心十足,都想多打死几个鬼子。我心想,就凭这股士气,一定能打个漂亮仗。

11月3日早上6点30分左右,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约500余人,由涞源县城向银房村发起进攻。在我前哨侦察部队的诱导下,敌人进入我军在雁宿崖峡谷设置的伏击圈。 我军当即前堵后截,把敌人包围在长1公里宽100米左右的狭长山谷里。

遭到我军突然打击后,日军乱作一团,我军随即以排山倒海之势,从两侧高地冲向山谷里的敌人。日军拼死抵抗,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当时我虽没有作战任务,但还是和战友们一起冲向了敌人。

战斗激烈进行着,我紧张地注视着战场上的情况。突然,我发现三连副连长李开发同志胸部被子弹击中,血直往外冒,于是顾不上躲避敌人的子弹,径直冲到他身边,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帮他包扎伤口。可由于伤得太重,鲜血仍不停地往外涌。我对他大声喊道:“你受伤太严重了,快撤下去!”“别拉我,我绝不能下去,今天一定要跟鬼子拼到底!”他一把甩开我,又向敌人冲过去,我真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位打仗不怕死的英雄。

战斗从早上6点打到晚7点多才结束,500多鬼子全部被歼灭,我们也牺牲了许多官兵。看着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就这样走了,我对鬼子的仇恨更深了。

傲气冲天的阿部规秀听到前方部队受阻的消息后,恼羞成怒,第二天亲率1500人前往雁宿崖。此时,我军早已撤离到其他地方进行休整。阿部规秀扑空后,气急败坏地烧了银房村。接着,又指挥部队向黄土岭方向扑去。

11月6日,我们营接到上级命令,迅速占领黄土岭以南高地,切断敌人的退路。情况紧急,营长赖庆尧让我把各连指挥员叫到身边,神情严肃地说:“同志们,占领黄土岭以南高地,是夺取战斗胜利的关键,我们一定要把它拿下来。如果打不下来,就是爬也要爬上去!”我在营长身边这么长时间,还从没有见他这样严肃过,从他的话语中,我深深地感到任务的艰巨。三连作为营主力,担负正面冲锋任务。我请求营长批准我随三连一同前往,营长迟疑了一下,见我求战心切,便同意了。

经过一夜的急行军,我们于第二天天亮前到达指定地点。黄土岭村中间有一个南北走向的山梁,把整个村子分成东西两部分,我营赶到黄土岭时,敌尾部刚离开村西部。三连官兵迅速冲向山梁,占领了制高点,把敌人压缩在村东洼地。我站在山梁上向下望,山坡陡峭,易守难攻,只要把这“关口”卡住,敌人就成了“瓮中之鳖”。

战斗打响后,我军如猛虎般向敌人进攻,阿部规秀命令日军排成一字长蛇阵进行抵抗。

那几天,黄土岭一带阴雨连绵,山梁上根本没有遮蔽物,同志们的衣服全都湿透了,鞋子也被水泡掉了底。由于行动匆忙,我们的子弹和食物也不充足。危难关头,三连党支部紧急召开党员会议。指导员孙成模向所有党员提出:“共产党员要挺起腰板,站在前头,冲在一线,坚决把阵地守住,坚决把敌人打下去。”

根据形势需要,支部把全连官兵编成三列横队,要求每名战士间隔3米左右,准备好刺刀和手榴弹,后排的战士搬石头,摆在阵地前沿,敌人冲上来时,先扔石头,再拼刺刀。同时,还要求每个班派一名战士拔草打草鞋,争取在决战前让每人都穿上鞋。正当大家为吃饭犯愁时,附近的老百姓闻讯背着粮食上山慰问来了。看着冒死上山的老百姓,一时间我军士气大振。大家纷纷表示:为了善良的老百姓,也要把鬼子消灭掉!

日军的冲锋开始了,战士们在党员的带领下主动向敌人冲去。日军被我们的气势镇住了,很快被击退。就这样,官兵们连续打退敌人的3次冲锋,始终牢牢控制着山梁上的制高点。

激战中,我军通过仔细侦察,发现阿部规秀把指挥所设在黄土岭东侧寨头村一个小院里,于是迅速展开轰炸。据说,当时阿部规秀正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与几名日军军官研究作战方案,一发炮弹正好落在院门口,阿部规秀当场被炸死。

失去最高指挥官的日军,像一群无头苍蝇左突右冲,在我军的猛烈打击下,伤亡惨重。战斗一直持续到8日中午,才最后结束。在几天的激战中,我军歼敌近千名,缴获了大量武器装备和数百头牲口。

我军在黄土岭战斗中击毙阿部规秀后,全国各大报纸都争相报道这一消息,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我军英勇善战、不怕牺牲、连续作战的革命精神,受到国内外人士的一致称赞,并给予了高度评价。这一消息也让日军受到巨大的震动,狠狠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华北日军头目多田骏还哀叹道:“‘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

最后,李老感慨地说道:“在党的领导下,勤劳、善良、勇敢的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