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周志成,1926年6月25日出生,平江县三阳乡天岳村人。1941年2月参加国民革命军,入伍后分在27集团军4团6连,当担架兵。第三次长沙会战时,加入第九战区炮兵第2团第2连。1943年初,加入国民革命军第85军110师炮兵2连2班,当炮手。

1941年2月,我在平江参加国民革命军,入伍后分在27集团军4团6连,当担架兵,主要在平江、梅仙、南江桥一线接运伤兵。因伤兵多,医院护士有限,我因年纪小,部队就临时安排我为从临湘、岳阳、通城战场上转运过来的伤兵服务。有些兵伤势严重,不能动弹,我就帮这样的伤员端茶倒水,接屎接尿。

1942年1月,第三次长沙会战时,我所在的第九战区炮兵第2团第2连驻守长沙城郊,打了半个多月。有一次,日军第6师团5辆汽车满载弹药,从湖北荆门急袭长沙城北侧阵地,准备袭击城内的国民革命军第10军。快到湘江河畔时,我所在的炮兵连奉命炮击,大炮架好后,标准杆对准前方,瞄准敌车,炮队镜通过观察,信心十足的向我大声喊道:“装药!榴弹!方向盘!两千八百!高低正十二!发!”炮弹呼啸划过长空,一发就准确击中目标,随后就听到“咚”“唔”“哇”“哒哒”的爆炸声,长沙城北侧阵地顿时被烟雾笼罩,响声持续爆炸了十几分钟。这是日军从东京运来的各种炮弹发出的声音。好笑的是,日军让自己制造的炮弹消灭了自己。

不过,鬼子也不是软蛋,他们的飞机三架、九架一个梯次,发现目标屁股后面就“哒哒”不停丢炮弹。炸弹在青石板上爆炸,炸得石片横飞,我的脑袋右侧,眉骨上都被飞过来的石片击伤,至今留有疤痕。

1月15日,在第九战区各部的英勇奋战下,将日军赶到了新墙河北岸原防地,基本上恢复了会战开始前的态势。

1943年初,我被选入国民革命军第85军110师炮兵2连2班,继续当炮手,负责调整炮位和瞄准工作。时任军长吴绍周,师长廖仁周。当时部队大炮有限,只有山炮和野炮,还是与23师共用的。1944年,长沙失守,蒋介石为确保衡阳,决定在渌水至衡山地区采取“中间堵、两边夹”的战略手段,将长沙地区之敌,屏障于禄水以北,蒋介石电令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迅速调整部署,命令第10军守卫衡阳城。该军孤守城市48天,整个城市化为一片焦土,这就是国民革命军在抗日中最惨烈、最值得骄傲的衡阳保卫战。衡阳保卫战时,我所在的第85军炮兵连接到 命令,从湖北荆市插到石门,在石门外围待命,战斗结束,部队驻扎衡阳祁东县。1945年8月,突然有人对我说:“兄弟啊,日军鬼子投降了!”大家听后好高兴,好喜欢,都万分激动,把刀、枪一丢,高兴的跳了起来,跳得好高。

随后,按照国民政府的指挥,85军从祁东开到武汉黄陂摄口,负责接收投降日军的马匹。我们连一共接管了80匹大洋马。日军是用黄豆饲养马的,所以马匹都长得膘肥体壮,皮毛锃亮。另外还接收了各种日军大炮。虽然战士们对鬼子恨得咬牙切齿,但军部有命令,要优待俘虏,不允许打骂他们,所以只能对着他们忍气吞声,3个月后日军才撤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