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社科报 笔谈

原题:慕尼黑:对列宁不公道

作者:上海 柴天纵

时至今日,不论信仰列宁主义的还是不信仰列宁主义的,都应当全面地、历史地看待列宁,轻率地扣帽子并不是理论家的风度。

处列宁故居难寻

列宁原名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他在流放到西伯利亚期间写文章不得不经常更换笔名,“列宁”是众多笔名之一。不过,列宁固定用“列宁”这名字,始于他躲在德国南部的慕尼黑这两年当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列宁流放结束后,沙皇惧怕列宁的能量,既不许他住大城市,也不许他住有大学的中等城市,还不许他患病的新婚妻子与他同居。他偷偷进了一次首都,沙皇又把他逮捕入狱。出狱后,列宁不得已于1900年5月以难民身份化名ULJANOW,绕道苏黎世来到了社会民主党力量比较强的慕尼黑,在慕尼黑先后住过三个地方。

列宁住过的三个地方在慕尼黑的资料上是找不到的。从别国资料里找到了,一个半世纪过去,事过境迁,现在的路名、门牌号码是什么还得继续查询,我们费了很大工夫查到了他在市区的第一、第三两次住过的地方。另有列宁的第二个住处在市郊施瓦宾村,只知道他们八个人在这村里只住两间屋子,具体是哪两间,无从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列宁在慕尼黑的第一个住处是现在的凯撒路46号,当时楼下是饭店,现在改为杂货店。我们到时正值暑期,小店不开门。门上的告示说员工外出旅游。列宁在慕的第三个住处在Siegfriedsfr路14号。Siegfriedsfr是一个人的名字。列宁在这里住三间,一间是岳母住,一间是列宁与克鲁普斯卡娅夫妻二人住,还有一间是列宁的工作室,现在仍是居民住宅。大门紧锁,我们不能随便进去。楼下左为小饭店,也不开门。右为理发店。我们绕到理发店后院看了看,只有几种颜色不同的垃圾桶。14号这里是两条大路相交处,再加上一条Siegfriedsfr路,就是个小小的五角场,也有个小小的三角花园。14号对门,正对小花园为意大利饭店。我仰望三角花园里那几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心情由郁闷开始变得舒畅:敬仰列宁主义在受到“虫灾风灾”以后仍会像大树一样茁壮成长。

报一刊还有一书

为了推动俄国的民主革命,列宁早就想办报办刊,可是,在俄国当时恶劣环境中,是办不出来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慕尼黑,列宁的全部精力都用在办报办刊上。他亲自撰稿、组稿、改稿,还包括译稿,把作者的英文稿译成俄文。他既尊重作者的原稿,又要照顾读者的理解,便为一些作者的文章加了注释。《火星报》(Искра)的选址、印刷、经费筹措、编辑人员安排都由他一手操办。经费拮据,他两次写信给有关人要求他们注意节俭。

印刷是难以保密的。列宁与有关方面反复协商,在慕尼黑编好创刊号以后,送到莱比锡印刷。编、印分两处,提高了安全系数。经过四个月的精心筹备,《火星报》终于在1900年12月11日出版了创刊号。创刊号上刊载了列宁的《我们运动的迫切任务》(社论)、《对华战争》、《国外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的分裂》等三篇文章。

他在《对华战争》一文中谴责沙俄的对华战争是残杀、掠夺,是把魔掌伸向中国。他呼吁立即结束侵华战争。《火星报》出版之后,接着而来的是如何在俄国发行这一道大难题。他早就写信给在伦敦的维·巴·诺根,劝他秘密回国,组织《火星报》的发行。1901年元旦经过列宁的精心安排,创刊号寄到了俄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多月以后,《火星报》第2号出版。又过一个月,《曙光》杂志第一期于1901年3月10日在慕尼黑出版,同《火星报》一样,上面载有列宁新写的3篇文章。5月13日列宁着手写《怎么办》一书。这时他因受慕尼黑警察的监视,被迫迁到慕尼黑郊区的施瓦宾村,过着8个人住两间房的写作生活。

1902年3月10日,《火星报》第18号登出了《怎么办?》在斯图加特出版的消息。书中反对伯恩施坦的修正主义,批评党内的“经济派”路线,认为落后群体应接受先进群体的领导,要求把党建设成一个以“职业革命家”为先锋核心、有着严密组织纪律的机构(即民主集中制)。

《怎么办?》在俄国各地社会民主党组织中广为传播。不少人受了它的影响而成为《火星报》的拥护者。《怎么办?》一书对于俄国工人阶级的革命、对于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建立,对于列宁火星派在俄国社会民主党各委员会和组织中,以及以后在1903年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取得胜利,起了特别重大的作用。

何评价列宁?

现在的德国不再分东、西德,柏林拆除了柏林墙,政治制度发生了很大变化,马克思列宁主义不再是国家的指导思想,可是德国依然有马列主义政党存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柏林 卡尔·马克思大道

柏林仍保留有一条马克思大道,一条马克思街。德国有很多城镇都保留着马克思路。

在马克思生日,柏林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举办《共产党宣言》朗诵会,带领志愿者沿着马克思的足迹散步。柏林既有马恩塑像,也保存着巨大的列宁塑像。

在2016年柏林的换届中,各党的领导人都在“爬路灯柱”(竞选者只能在路灯柱上张贴宣传品),马列主义政党也把马、恩、列三人的画像送上灯柱。有些列宁的信徒在德国的故居都有标志牌,为什么慕尼黑不可以在列宁的故居悬挂一块书本大小的牌子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里有很多误解、误读。有些人不恰当地宣扬列宁的暴力思想,认为列宁不讲人权,不讲民主。在无产阶级如何夺权的问题上列宁是主张暴力的。

在沙皇用暴力对付劳动人民的形势下,列宁曾想过议会斗争,但他很快认识到一定要用暴力对付暴力,用暴力战胜暴力。谁都知道,觉悟不是自发产生的,要有理论武装,可是,人家不许你进城,不许你传播理论,你如何在议会中取得胜利?今天联合国的“维和部队”是不是只带嘴巴不带武器去维和的?

笔者大学毕业后的第一项任务是纪念列宁诞辰90周年,后来有三年的任务就是分工学习《列宁全集》38卷。当时社会上强调阶级斗争,出版了马恩列斯论无产阶级专政等几本小册子。我当时学了列宁著作以后就曾想过:列宁那么多讲平等自由、讲“人权立法”、“权利准则”、“政治上的完全自由”,讲“实行没有任何限制的普选权”的言论为什么不选几句?

如今有人一味地批列宁的暴力、专政的思想,我又在想:列宁那么多讲平等自由、讲“人权立法”、“权利准则”、“政治上的完全自由”,讲“实行没有任何限制的普选权”的言论你看过没有?读书写文章不能“各取所需”,不能以偏概全,不能“攻其一点,不及其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还有人以列宁拿过德国当局的钱为根据,大骂列宁是“德谍”、“俄奸”。列宁在慕尼黑拿没拿过德国当局的钱是肯定的,至于在“十月革命”中是不是拿过德国当局的钱我还没有考证清楚。

我只知道有一种确切的说法,德国社会民主党人捐献、支援过俄国革命。退一万步讲,就是拿了德国当局的钱就一定是德谍吗?

孙中山的“以俄为师”的主张是派蒋介石赴苏考察后才明确提出的。孙中山、蒋介石办黄埔军校是拿了苏联的费用的。但我们绝不能讲孙中山是苏谍。还有,如果撇开背景,蒋介石的儿子加入过苏联共青团,难道就能因此说蒋氏父子是“苏谍”吗?把列宁说成德谍有点像这几天有人轻率地讲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是“俄谍”。

列宁是伟人,不是完人,他有些主张当时看未必适当,今天看更会认为失当,但瑕不掩瑜,今人不可苛求前人。不论信仰列宁主义的还是不信仰列宁主义的,都应当全面地、历史地看待他。轻率地扣帽子不是理论家的风度。慕尼黑倘若能在列宁故居上挂块牌子,让人了解列宁在慕尼黑那两年的活动,想必会有助于完整地评价列宁。(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原载于社科报总1529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