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还有一个兵,叫王文。和我同届,他父母肯定希望他成为一个有文化的人。讽刺的是他是个文盲,在新兵考条令条例时,我看到他的卷子上大多空着,偶尔有几个字还歪歪扭扭的。整张卷就他的名字写得最好。

接着就听见,新兵营教导员骂:“他妈的,都说了不要文盲。接兵干部搞的啥。”

王文个不高,身体单薄,胆子也挺小。我一度在想他是不是东北人,咋这怂?他当兵就想套个士官留部队干,没别的想法。新兵下连后分班排,新兵班长看上本班的哪个就可带走。然后脑瓜转的快算术好的就去当计算兵或者炮长,跑的快手脚麻利的去通信班放线,剩下的有体力的当瞄准手和炮手。王文呢?只能炊事班了。

王文去了炊事班,也很高兴。炊事班新兵也就他一个,以后留部队希望也多了几分机会。还有当连长有一次说到团里曾经有一个人养猪提了干,冬天冷他就和小猪睡一个被窝。就他养的猪最好最肥。王文听了这事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进炊事班,学的第一件事是蒸馒头和鸡蛋。每天他起床最早,他会让每天凌晨那班哨的人去叫他。刚开始馒头蒸不起来都成了面疙瘩,然后我们全连都强忍着怒火吃了。他当然也没少吃,还是一边军蹲一边被骂着吃。鸡蛋也老是蒸破,破的鸡蛋也没少吃,快撑破了肚皮。

吃完饭收拾碗筷都是新兵,自已班的弄完还要给炊事班打扫,且炊事班的人牛逼的很,天然的优越感。每次都是王文叫我们下去干活,口气就像老兵。我们同届对他都不是很待见,常把对炊事班老兵不敢发的火变成恶语相加不给他好脸色。

有一次他馒头蒸的不错,我打趣的说:“王文,今天馒头蒸的不错呀。比这刚发育的姑娘还要饱满,我硬是多吃了两个。”

他笑道:“以后会更好的。”

结果第二天,就看到他军蹲在炊事班门口嘴里叼着面疙瘩,炊事班长拿着筷子敲打他的脑门在训斥。

后来老兵退伍,他不知怎么了突然回了班排,可能是和炊事班闹矛盾了。冬季拉练,他跟班排一起。他平时在炊事班训练少操都难出几回,体能本就渣。虽然吃的不错,但也扛不住。第一天就累趴了,他在当天下午脸色就不太好。我们还是鼓励他,让他不要掉队。也许是我们的鼓励让他激起了火焰,他在努力翻过一个坡顶后,下坡时,借着坡势奔跑大声的嘶吼。边吼边叫:“让开,前面的人让。”

老兵新兵我们就像看傻逼似的看他,后来的结果证明刚才的表现是回光反照。他下了坡,再走了一公里就像条死狗,怎么拉都拉不动。晚上到了目的地,与炊事班会合。吃饭时,连长说了句,你还是滚回炊事班吧。

不到一星期,又回了炊事班。当老兵后,他挨骂少了许多。但同届兵还是不咋待见,后来还是没套上士官。退伍那天他哭的稀里哗啦,他心里有太多的委屈和不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