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爱的团长退伍那天 竟没有一人去送

有一个兵,他是我们团最老的兵。三十年的军旅生涯,从一个兵提干一步步做到副团长。后来上升无望又受了处分提前退伍,没有人送别,悄然无息的回了地方。

刚来部队不久,新兵班长就说:“在我们团有这样一句话,XXX团可以不知道团长是谁,但不可以不知道谁是周LD。”

周LD,周副团。从不骂兵,从不打兵。只骂干部。听老兵说,他曾在全团出早操时让营以下干部,在全团兵面前示范匍匐前进。来回干了十几遍,地上都是泥泞十分狼狈。无论是兵提干的,还是军校出来的干部。在他面前都像小学生一样服贴。

我也曾看到他在训练场上和士官打闹,我想他在看着这些年轻的兵时,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已。我想他的武装五公里当年应该很快,但随着提干,交际越来越多,腰越来越粗,去训练场也渐少。声音却是依旧洪亮。

后来团里有个兵违了纪,全军通报。周副是管理副团长,被记了过。当年就提前退伍走了,我想他当兵三十年,送走了战友,送走了自己的班长,送走不知道多少他带的兵。到最后他离开团的时候,没有全团夹道送别,他理应有这份殊荣。但他是受了处分的,他肯定觉得这是耻辱,低调的走了。

一个兵,无论时间长短官居何职。到最后走的那一天,才发现原来他什么也没有留下。唯一留下的只有一份感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获得基层群众称赞的干部,下场几乎都是这样。

好干部都是这样的

第一,正如前面朋友说的,军官不存在退伍问题,只有退休、转业和自主择业。

第二,通常团职不可能干到三十年军龄,按照现在的《现役军官法》或者是以前的《军官服役条例》中的规定,副团职军官最高任职年龄,作战部队是43岁,省军区系统是45岁,如果军官达到本年职务最高服役年龄但无法晋升更高一级职务时,则要做现役安排。如楼主所述,你所在的部队应该是属于作战,你们副团长已经30年军龄了,难道他13岁就当兵,如按你所说的他是提前退伍,那他当兵时年龄会更小,这可能吗?而且,按规定团职军官服役满30年,不能继续晋升,可享受本级全额工资,直接退休,不再安排转业或自主择业。当然,在很久以前,至少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年龄偏大的老团职确实有,但你文中说到在训练场上他和士官打逗,既然有士官了,那就应该不会是太久远的事,因为以前根本不叫士官,叫志愿兵。

第三,凡在部队呆过的人都知道,下级犯错受处理,上级领导逐级都要服领导责任,但上级领导因负领导责任受处分是越往上越轻,一个兵与一个副团长级别差距有多大就不用说了,如果因为负领导责任,一个副团长受了记过处分,那个兵犯的事就是肯定不会是违纪那么简单了,肯定是严重刑事案件了。当年我们团卫生队一个兵因为在外与老百姓打架致人受伤,要赔人家钱,可他自己一时又拿不出那么多钱,就心生歹念持械抢劫出租车,并致出租司机受伤,被军事法院判刑三年,因负领导责任,直接领导卫生队长记过处分,后勤处长警告处分,而分管后勤的副团长什么事也没有。如你所述,要让一个副团长受记过处分,由他往下层层加码,那个惹事的士兵犯的事应该有多大?反正肯定不止是违纪。

部队带兵要以身作则。我当兵时在直属队,有一位处长分管我们。处长当时训练能亲自示范动作, 只要是他负责训练课目,就会陪着我们一起完成训练。每年拉练,他佩戴手枪走在队伍的第一位,我们打背包肩枪跟随他行军走完拉练全程。

我提干离开连队后,听说他又提了两职,后来是地方的副厅职干部。现在回头想一下,当时我的营团职领导干部中他算最出色的一位。真正苦干出来的出色。

话说回来,你这副团长如果真正带兵严格,那也就要对自己严格,要求部下能做的事,自己要带头做完,做好。能做到这点的干部,就不会在部下面前人缘这么差。

有的领导干部在位时严厉过头,我有一位领导离休后在干休所里连车都要不到,驾驶员一听是他要车就避开不理。他的级别是两人配一辆车。


有一位领导退下来十几年后给我打电话,我担着干系都要帮他把事情办好。还有一个领导在我需要他的帮助时避开一边,日后他打电话来要我照顾他的亲戚,我告诉他一句:‘这事超出我能力范围。’实际我肯卖脸面去托人还是能做到的事。

9楼 中校军衔
第一,正如前面朋友说的,军官不存在退伍问题,只有退休、转业和自主择业。

第二,通常团职不可能干到三十年军龄,按照现在的《现役军官法》或者是以前的《军官服役条例》中的规定,副团职军官最高任职年龄,作战部队是43岁,省军区系统是45岁,如果军官达到本年职务最高服役年龄但无法晋升更高一级职务时,则要做现役安排。如楼主所述,你所在的部队应该是属于作战,你们副团长已经30年军龄了,难道他13岁就当兵,如按你所说的他是提前退伍,那他当兵时年龄会更小,这可能吗?而且,按规定团职军官服役满30年,不能继续晋升,可享受本级全额工资,直接退休,不再安排转业或自主择业。当然,在很久以前,至少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年龄偏大的老团职确实有,但你文中说到在训练场上他和士官打逗,既然有士官了,那就应该不会是太久远的事,因为以前根本不叫士官,叫志愿兵。

第三,凡在部队呆过的人都知道,下级犯错受处理,上级领导逐级都要服领导责任,但上级领导因负领导责任受处分是越往上越轻,一个兵与一个副团长级别差距有多大就不用说了,如果因为负领导责任,一个副团长受了记过处分,那个兵犯的事就是肯定不会是违纪那么简单了,肯定是严重刑事案件了。当年我们团卫生队一个兵因为在外与老百姓打架致人受伤,要赔人家钱,可他自己一时又拿不出那么多钱,就心生歹念持械抢劫出租车,并致出租司机受伤,被军事法院判刑三年,因负领导责任,直接领导卫生队长记过处分,后勤处长警告处分,而分管后勤的副团长什么事也没有。如你所述,要让一个副团长受记过处分,由他往下层层加码,那个惹事的士兵犯的事应该有多大?反正肯定不止是违纪。

部队的情况并非一成不变,总有一些你不知道的特例存在。你不知道的情况,并不一定就是没有。各军兵种的情况也是有比较大的差别。

我自己也是副团长离开部队,组织找谈一次话,大会上宣布一下,班子里喝顿送行酒就没什么了。没有正规的送行仪式,没有二十多年送老兵离队时的激动场面,是每个军转干部最大的遗憾!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