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的文艺汇演 成了我8年军旅的唯一

到现在为止,加上军校的四年,在部队的时间已经快要八年了。

印象最深的是今年跟着文工团的演出小队下部队,到某军驻扎的营区演出,我是跟着采风和采访的,没有什么演出任务,所以总体来说比较清闲。

当时的演出小队要负责到所有驻扎营区演出,所以一天要跑四五个地方,从凌晨五点到夜里十点,都在路上,有一回,我们乘坐的大巴差点儿没从山路上翻下去,最终能全虚全影的坐在这儿回答问题,也是万幸。

书归正传。当时正好是上午11点左右,演出完毕后,大家就留在营区吃饭。为了欢迎翻山涉水赶来的文工团,炊事班的战士在每桌都放了一瓶大瓶的统一橙汁,饭菜的水准也提高了好几个档,每桌都有鱼有肉,丰盛而且精致。吃饭的时候,我拧开橙汁给大家倒水,下意识的看了一下瓶盖,竟然中奖了,我就超兴奋的说,哇,我从小到大第一次中奖,可惜不能兑换……旁边一个班长听见了,就跟他身边的一个小战士说:“把咱班的那箱饮料拿过来,让记者拧着玩!到时候咱们给她换!”我一听吓了一跳,赶忙说不用不用,千万别,那不就浪费了嘛!班长说,没事儿!正好都没舍得喝,大家一块儿喝了多好!最后,在我极力拦阻下,班长才放弃了这个大脑洞的想法,但在我上车之前,还是抱了一大瓶橙汁硬塞给我,说什么都让我拿走,圆我一个中奖梦。

上车之后,我发现相机落下了,就赶紧返回营区食堂寻找,刚一进门,就看见几个战士在吃我们剩下的菜,我一下就愣住了,一个小战士发现了我,赶紧解释,说他们就是嘴馋,还特别不好意思,笑得一脸憨厚。可我却差点儿没忍住眼泪,我认得那几个战士,他们是炊事班的,为了给文工团的演员做饭,他们没有去看演出。于是,我们在吃完饭后又给他们几个人加演了一场,但我们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没吃饭……

基层的战士是什么样的人呢,就是拿自己心去铺路,还生怕膈了你的脚……

现在,很多不太知道部队内情的民众都嚷嚷着裁撤文工团,身为也许将来的三十万分之一,我担心的不是失去自己所谓的铁饭碗,而是,如果真的没有文工团,还有谁愿意顶风冒雪,跋山涉水,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不辞辛劳的给基层的前线的战士们唱首歌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