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的我第一次见首长 竟忘了敬礼

我爹的工厂关板了,他成了佳木斯第一批下岗人员。这对于一个多年的劳模来说,心理打击实在太大了。习惯了的生物钟突然停止了,他感到无所适从。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每天三顿酒从早和到晚,除了骂大人就是打孩子。我一般不是为了吃那口饭是不愿意回家的。

这一天,我爹的一个工友找到家来。对我爹说他在黑河和老毛子倒腾服装没少挣钱,劝我爹和他一起干。我爹动心了,拿出家里仅有的几千块钱和那人去福建上货了。就这样我爹就干起了服装生意。听我爹说老毛子太傻,咱这没人要的几十块一件的造革夹克卖给毛子就是几百。一件衬衣的利润就是20几块。就这样几年下来我爹虽不能说是大款,但也挣了百八十万。我妈在哈尔滨开了个服装店,专卖广东做的的港式服装。生意也很火。于是爹妈的脸上逐渐的笑脸常开了。我也不是“败家玩意儿”“鳖犊子”“小兔崽子”了。

我对学习不感兴趣。经常逃课,整天和一群“棍儿”们胡闹。父母不在家,更使我无法无天。零花钱有的是,整天就是糟。考试的时候有人代劳,因此父母很得意,经常和别人夸口“咱儿子学习可用功了,将来肯定能有出息”。听的人即使有知情的,也不好意思揭穿。

高考就要来临了。老师和同学对我说,这回你可不能靠别人了,监考很严的。你要是考不上大学,将来可是连工作都没有了。我爹似乎也有所察觉,总是对我说,"你小子要是考不好,我削折你狗腿。"他生意也不做了,天天在家监督我。还花钱请了一位大学老师给我补习。还好,我这人虽然贪玩,但是脑子还够用。居然在很短的时间里让老师由惊讶至无奈以及愤怒改为高兴。居然对我爹说,这孩子问题不大。我爹听了当然很高兴,当天就整了个山鸡炖蘑菇。还有大马哈鱼。破例还让我陪他喝两口。

虽然没有考上名牌大学,但也算有了大学生的招牌了。不料我的一次心血来潮,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那是我看到公告栏里有一个征兵的广告。当时啥也没想就去报名了。一切顺利,武装部的通知书送到了家里。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当时家里就炸开了锅。最后我被我爹拿菜刀撵出了家。躲到武装部眯了起来。直到接兵的把我带走。在火车站等待上车时,我忽然看见爹妈也来了。我妈擦着眼泪喊着我的名字,在穿着一样的人群中寻找着我。我答应着迎了上去。我妈拉着我的手一边哭一边叮嘱着。我爹铁青着脸走过来。看了半晌说道,“小子,你翅膀硬了。不用再听爹的了。可是这句话你给我记住了。你到了那可得好好干,不的话,这辈子咱缘分就尽了。”说完从包里拿出一打钱塞给我,然后转身就走了。

我们乘坐的是闷罐车,在送行的人们挥手和嘈杂的喊声中,火车驶离了车站。路上的疲劳不必细说了,终于到了目的地。下了火车点名后,又上了卡车。新的颠簸旅程又开始了。

新兵受训

新兵们按照花名册被分到各自的班里。安排完宿舍和床位后,又被召集到操场训话。无非就是意义啊,纪律啊等等的吧,反正我也没咋听进去。接着就是开饭,可能是路上辛苦和人多热闹的关系,似乎每个人的饭量都不小。当时的环境不像现在。没有正规的食堂。每个班抽出人用盆打来饭和菜,大家蹲在地上就开吃。虽然如此大家吃得依然很香。

受不了的是队列训练。向前走,向后走,向左走,向右走,没完没了的走。烦死人了。你不是烦了吗?好嘞,不走了。“正步走分解动作1!”天啊,那个二可等的没日子了。训练完了两腿都打鳔了。回到宿舍就往床上躺。排长进来高声喊道“起立!”大家不知道咋回事,赶紧起立。排长说以后休息时不准躺着,马上整理内务。啥叫内务没人告诉咱啊。后来才知道就是打扫卫生,把宿舍拾掇利索了。连长说听到哨声就要马上集合,迟到者做五百俯卧撑。妈的,五十个都费劲,五百个?还不得累成王八样。

好容易熬到熄灯睡觉了。可算躺下了。马上鼾声四起。正当睡的美时,忽然哨声急促响起。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连长的话,爬起来就往外跑。站好队后就是点名1.2.3.4.还好都到齐了。可是连长大怒,说道“哪过让你们不穿衣服就出来的。瞧瞧你们撒子么”大家相互看着,有的人光着脚,有的人穿着一只鞋,统一的是都穿着裤头背心。还有的人因为匆忙不知道撞到了哪里,脸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这样的夜间集合反复的进行多次,大家也就熟练了。

每个人都叠过被子,但在军营里叠被子是一项科目。迅速的叠成豆腐块需要练上几百次。军容要求很严格,否则会受到警告。可惜了我的钱,成了废纸花不出去。在那个年代我在营中也是大款了,可就是没有炫耀的机会。

授衔

训练期终于到头了。新兵们被集合到礼堂。首长讲话,总结,然 后就是宣誓。“我坚决服从中国共产党领导,服从军队指挥......”授衔开始。有了帽徽,领花军衔才是真正的军人了。当时兴奋的快晕了。感觉这身服装是世界上最帅的。大家最希望的就是马上去照个相。纪念意义啊。

调令

再分配的日子里,大家对兵种部门都不了解。互相打听着哪个部门好。但没有明白人。眼看着一个一个都报到去了。我这心里有些慌了,开始胡猜乱想起来。是不是那个小子让我整一顿的事给告发了,晚上站岗偷着睡觉让人发现了.....想的我头都发晕了。连长终于找我了,通知我去复检。晕,我身体难道不及格?没办法只好去吧。这回的检查可严格多了。我被医生们翻来调去的进行人体艺术展示。最终通过了。然后有人领我去见首长。我被通知去潜艇学院报到。他妈的,刚离开学校又让我进学校。首长对我的表情很不理解,说这是多少人挤破脑袋也进不去的事,怎么你好像还不愿意。然后给我做了一些关于学院的介绍,和选择我的原因。哦,原来大学生的招牌还真好使啊。(那时高等教育普及时间不是很久)又高兴了一回。忘了敬礼就跑了。首长也没计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