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山(序曲)[乌龙山原创]

城市是依山傍水而建的,南岸的盆地是老城区,最为繁华,顺着主街道“解放路”前行三四公里,就会到了老城区的边沿,那是一段坡路,坡路快到平地的衔接处建有一个城门洞子,城门洞子是历史悠久的了,老人们都说足有四百年的历史。过了城门洞子再往前,就是南岸的新城区了,中学的时候我家就住在离城门洞子仅几十米的老城区里。

北岸是很少去的,以前的北岸是没有灯火和少有人的庄稼地,自三线建设后通了火车才稍有了些繁华;还有火石岩水电站的建设使北岸多了近十万的外地水利建设者以及他们的家属,他们自成一体的在北岸的山丘上建立了一座小城市,早些年几乎是自给自足的,很少和南岸的本地人往来。不知是什么原因,火石岩大坝的建设用了二十多年的工期,直到九十年代的中后期才完工,建设者的子女差不多都已经成人结婚了。


家乡的山,是被汉江分割开的,北岸是秦岭,而南岸就是多情的巴山。

北岸的山,大部分都是土山(或可以叫做丘林地带吧),是可以种庄稼的,而且在每个山与山连接的沟里都是有小溪流淌。

记忆里最清晰的山,还是在南岸的巴山。巴山的俏丽不在于她的高度,而在于她每个不经意的转弯处变化多端的绮丽、以及她的薄雾、以及她的绵绵小雨。如果你认为秦岭是伟岸的男子,那巴山定是托腮底眉的婉约女子。喜欢这巴山,是因为少年的我曾经将她浏览无疑并且用文字将她无数次的赞誉。


高中时的学校后面就是山,很近,最多走几百米也就是山脚了。

一般是不走正门到后山的,因为要绕很远的路。高一的时候都是翻墙到后山去玩耍的,到了高二的时候,也不知是哪个捣蛋鬼为了方便,把学校的后围墙给砸了一个洞,也就是刚好一个人可以猫腰过去。以前翻墙的时候是不可能带女同学去后山的,自有了这个便捷之洞后,也就偶尔可以和女同学到后山交流思想和互相提高学习心得了。

走出学校后围墙,一片开阔的杂草地就展现在眼前,望眼草地的尽头,是一片挡住了视线的竹林。记得第一次入竹林时,我就深深的被竹林里的满目翠绿所震撼,那绿色,是绝无仅有的浓烈,除班驳的光线外,在竹林里是找不到别的颜色的。

穿过竹林后,另一翻景致别样的让你欢欣;一个平坦的,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平坦草地出现了,草地上有些不知名的花儿,三三两两七七八八的绽放着,蝴蝶儿也是成群接队的在空中追逐,惟有蜻蜓比较孤单,他们或停或飞的,总是身单影只。草地的边沿,除了竹林,另外三边都是环形凸起的山梁,如果少了竹林而变做山梁,呵呵,一汪小湖定会更加让人流连,那时侯是常这么想的。

如果你过了围住草地的山梁,巴山的风光才在这个时候向你展现;不远处的小溪经年的流淌着,小溪边稀稀落落的芦苇后面是两三只芭蕉树在张着巨大的叶子招摇,在过去就是遍山的松树和柏树了。记忆里的山石好象都是一种叫做油石的山石,拿起山石使劲的揉搓,它就会层层的剥掉,最后都变成泥土一样的粉末。鸟儿是一定会有的,就是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它们在这彻地连片的树林里的叫声是极其清脆的,甚至回音都有。

如果你打算再往前,劝你最好是带上帐篷和猎枪,因为你会在天黑以前回不了家的,狗熊出没的巴山,没有猎枪,也许你会变成安康人的一个笑料。


好了,今天这个作为家乡巴山的一个序吧,有时间再说巴山的下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