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题记:1944年8月8日衡阳失守的当天,《新华日报》发表题为“向衡阳守军致敬”的社论,向在衡阳与日寇浴血奋战47天的18000名中国官兵表示敬意。

1944年8月12日,《解放日报》发表毛主席赞“守衡阳的将士是英勇的”社论。

衡阳失守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通电全国军队于8月20日上午6时,为衡阳殉国守军默哀三分钟,藉表敬意!

冯宗恺

1944年6月23日至8月8日的那场震惊中外的衡阳保卫战,距今已60多年了。当时我任七十四军炮兵团第六连上尉连长,有幸参加这场伟大的保卫战,更幸运的是劫后余生得以幸存。每当回忆在那炮火连天、枪林弹雨、血肉横飞的残酷战场上,中国守军发扬爱国主义精神,孤军奋战47个昼夜,痛击敌人三次疯狂进攻,使敌人每占我一寸国土,都要付出惨重代价的难忘场景,便心潮翻滚;每念当时为国牺牲的亲密战友,更是感慨万千!

奉命保卫衡阳的是国民党第十军,另配属七十四军炮兵团野炮营,四十八师一个战炮连,四十六军一个山炮连,总兵力18000人。战斗打响前,我营驻防于城北白露坳整训。6月上旬,日军攻陷长沙,直逼衡阳,我营奉命进驻衡阳城南高地迥雁峰,构筑工事,准备迎击来犯之敌。

站在迥雁峰北望,衡阳全城尽收眼底,射击角度广阔,可以支援全军作战;但又很暴露,易受敌人四面围击,更是敌机轰炸的明显目标。我连配置的法国造七五野炮射程达15000公尺,是守城炮兵射程最远、威力最大的炮种,因此我连的任务是支援全军作战。

6月23日下午,敌军挺进至湘江东岸的火车站以东一线,与我前线部队接触,我连奉命炮击支援。瞬间,沉静的衡阳紧张起来了。我野炮发出隆隆的巨响,一发发报仇的炮弹怒吼着飞越湘江,落在敌阵地,打得敌人心惊胆战,四处逃窜。守军士气得到极大鼓舞,衡阳保卫战就此揭开序幕!

接前线电话:敌人山炮四门在城北以东高地,伪装隐蔽,准备向我射击。我用望远镜搜索发现敌炮后,决定直接瞄准,以快速火力突然袭击。一时炮声雷鸣,雨点般的炮弹倾泄敌阵,彻底摧毁了敌人阵地。敌人在我强大火力压制下,无法还击,山炮四门全部被我击毁。我方守军士气更加振奋鼓舞,方军长传令嘉奖,并给奖金一千元。

数天来,我连有力地支援步兵作战,给敌人沉重打击,但因我阵地十分暴露,受到敌四面袭击。又由于我们不断炮击江东岸的敌机场,敌机对我炮连恨之入骨,利用黄昏连续对我阵地狂轰滥炸,企图摧毁之。26日下午,在衡阳火车西站东面高地,敌山炮四门对我阵地猛烈射击,我将炮口对准敌阵给予还击,官兵们奋不顾身地与敌展开激烈炮战,一时炮声枪声互相交响,震塌了雁峰寺,整个阵地硝烟弥漫,林木房屋被夷为平地。入夜,敌人以燃烧弹、毒气弹向我袭击,掩护步兵疯狂进攻。冲杀声、号声、枪炮声惊天动地。在激烈的炮战中,忽然一发炮弹在我连上空爆炸,李先明排长左腿炸断,重伤殉国;彭锦元排长腿亦受伤,班长以下死伤十多人,另有通讯班10多人全部牺牲。官兵们满腔愤怒,誓死要为牺牲战友报仇。

我炮阵地在迥雁峰受敌机敌炮威胁,无法立足,即将阵地转移至山脚。步兵电话报告:敌人约一营在城北天主教堂旁边的树林里集结,望我炮兵迅速消灭之。我连立即对敌人实施突然袭击,十多分钟发射60多发炮弹,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

7月上旬,敌人对我守军实行第二次总攻。外围援军增援受阻,城内守军伤亡惨重,阵地逐渐向城内缩小,我连阵地亦从雁峰寺山脚移市中心的敬一堂附近。

一天中午,敌机30多架,飞临衡阳上空,对市区大肆轰炸,投下大批炸弹和烧夷弹,把城内残余房屋彻底摧毁,我炮阵地更是敌机轰炸目标,炸弹雨点般倾泻,敌机还来回低空扫射,阵地陷在火海烟雾里。我领着士兵,冒着敌机轰炸扫射,抢救火炮,最终还是被轰坏了一门,仅剩下一门炮能用,炮弹也不多了,情况更趋于严重。

7月下旬,守军已苦战了30多天,伤亡惨重,军预备队已用尽,各部勤杂人员、各特种兵、工兵、炮兵、辎重兵均已抽调补充到前线。我连亦无炮弹可用,所用炮弹均系降落伞投下,每只降落伞只能载投三发炮弹,也难保安全能用;有时落在敌人阵地,更是白白浪费了。连里只好挑选身强体壮的士兵补充前线当步兵用,他们英勇杀敌,屡挫敌锋,最后也全部为国牺牲了。

守军在战斗初期的后勤供应正常,还有大米、油、盐、粉丝、豆类和鱼等。后来旷日持久,城里被敌机敌炮炸光烧光,一切供给都断了。医疗条件也不堪设想,受伤官兵激增,医务人员很少,医药奇缺,重伤官兵连包扎的纱布也没有,眼看着流尽最后一滴血而牺牲了。

到8月初,守军已苦战40天。外围援军无法破城解围,守军的希望完全破灭,但仍顽强抗击敌人。敌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仍屡攻不下,遂调兵遣将,集结强大步、炮、空兵力,于8月3日起发起第三次总攻。西南北各线敌军齐向我军阵地猛扑,我英勇战士坚强奋勇抗敌,阵地前遗尸累累。8日晨,敌人由北门突入,经激烈巷战,我伤残余部无法抗击敌人强大进攻,指挥官为保全幸存官兵生命下令停止抵抗,衡阳陷落。

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春,衡阳守军殉国官兵的尸骨仍暴晒于衡阳四周原野,后由守军师长葛先才将军经数月搜集,将阵亡官兵遗骸6000多具集体安葬于张家山麓,并建立阵亡将士纪念碑,让牺牲的烈士们流芳千古,永垂不朽!

迥雁峰昔日的炮兵阵地、厮杀的战场,今日已建成美丽的公园供人休闲游玩。但游人们是否知道,就在他们的脚下,还静卧着数不清的无名抗日烈士的遗骨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