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国秀玄幻短篇小说集-鬼借狐体还魂的故事

鬼借狐体还魂的故事

作者:国秀

过去听说过有借尸还魂的故事,可是听说过鬼还能借狐狸的身体还魂的么。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这样的故事,这事也许是真的,不过距离现在已有几十年了。


一提起鬼,人们准会想到那些恐怖片。想到那些青面獠牙、披头散发、眼睛放着绿光、血红的舌头耷拉着,伴着恐怖的音乐上场的怪物。要么就会想到那骷髅、那僵尸。提起狐狸呢,就会想到那些会迷人的,狡猾、奸诈的动物来。


其实满不是的,鬼长的和真人没什么两样,而且有些鬼还很美的。狐狸呢,它们虽然是异类,可我们故事中的狐狸,也是美女呢。相信看完故事后,说不定你也会喜欢这只狐狸的。


那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说他小,是因为村里只住了二十几户人家。那时,不但没有电脑之类,就连电也没有。晚上,人们都是用豆油灯照亮的。那豆油,也得跑上三十里路,到集市去买。这二十几户人家,祖祖辈辈在这里居住。常言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靠着自己的辛勤劳动,过的是自给自足的生活。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满山遍野的庄稼成熟了,到处一片金黄。山上的核桃树、山揸树、枣树等都结满了果子。这些山货,拿到集市上,一定会卖个好价钱,他们也就不愁一年的柴米油盐了,这个小山村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当然,最高兴的还是我们故事里的主人公山花了,因为她就要做妈妈。山花是这个村里最能干的女人之一,她不但能干活,而且心灵手巧,心眼也好。在这个小山村,她也是一个有名的美女呢。她同丈夫结婚才一年多,她说,要给自己亲爱的丈夫大梁子,生一个胖儿子呢。


因为小两口都能吃苦耐劳,生活过的很舒适。两人的感情更不用说了,如果用文人的语言来描述的话,他们曾发誓,“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他们愿意生生世世都做夫妻呢。


但是,往往老天总是不遂人愿。人们常说,“人有旦夕祸福、马有转缰之危,”不幸的事发生了,这事当然是谁都不会想到的。这天晚上,天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那雷声咔拉拉地连成了一串,象是要将这美丽的小山村炸掉似的。正是在这时,山花却要生孩子了。


大梁子见妻子在炕上肚子疼得死去活来,知道要生小孩。他赶忙起身,告诉山花,一定挺住,他要出去找人。他穿上蓑衣,冒着倾盆大雨,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村东头,找来了接生婆。这村里出生的孩子,全由她接生呢。接生婆到屋里一看,赶紧叫大梁子做准备,告诉他说,你媳妇就要生孩子了呀。


接生婆仔细一检查,吓了一大跳,孩子的一只脚已经下来了,是立生。如果用现在的语言说呢,是难产。这位接生婆接过很多孩子,但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因此,她出了一身冷汗。但不管怎么说,这里只她一人,孩子还要生的。她忙了半天,终于将那孩子接下来,果然是个胖儿子。


风停了,雨住了,霹雳闪电过去了,早上的阳光照进了小屋。山花看了胖儿子一眼,脸上现出了满足的微笑。可她自己却不行了,她只用微弱的声音,对丈夫说了一句话,“梁子啊,我这辈子不能再陪你了,我是个没有福分的人,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也要将我们的孩子抚养大,将来会有出息的。”说完,她就闭上了眼睛,再也没睁开。她是失血过多,死去的。见妻子断了气,大梁子悲伤极了,尽管他是个大男人,还是哭得死去活来。乡亲们都过来相劝,帮助他为山花料理后事。


山花不想死啊,她惦记着自己的儿子,也惦记着丈夫,她还那么年轻,她多么想永远陪在丈夫身边啊。她的灵魂没去酆都报到,只是在她家的小院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她背着那来拘魂的鬼差,偷偷地潜伏在自家的枣树下,她要留下来,照顾自己的儿子,照顾自己的丈夫。


她在自家枣树下藏匿时,看到丈夫哭得那样伤心。她知道,那是为了自己啊。因此,她也在那里偷偷地,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她又看到,丈夫找来人,给自己做了一口棺材。那棺材用了紫色的油漆,漆了好几遍,然后,丈夫将自己的身体装入了那棺材。


出殡那天,村里的人全来了。没人给自己戴孝,丈夫自己在腰上系了白布,她知道,那是丈夫爱她,是对自己的怀念。


她看到,自己的身体被埋在了村头的小山坡上,那山坡,是她同丈夫初次见面的地方,她喜欢那里的。坟头起来了,丈夫站在那里,对她说,“你放心去吧,我会把孩子拉扯大,让他读书,将来让他有出息的。”听到丈夫的话,她很满意的笑了。


山花非常想念自己的儿子,儿子刚出生,就没了母亲,孩子多可怜啊。孩子没有奶,丈夫急得团团转,她见到孩子饿得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可她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已经变为鬼了呀。还好,邻居的李嫂,也是生了女儿不久,见到孩子可怜,每天过来给孩子喂奶。


孩子满月了,李嫂的奶水不够喂两个孩子的,山花心里十分着急。她见到,自己的丈夫,每天用玉米面,作成面糊糊,喂养着孩子。营养不够,孩子长的十分瘦弱。不能这样下去了,山花要想办法,她要让儿子吃饱,让儿子长的健壮,有什么法子呢,她在翻来覆去的想着。她想到过“借尸还魂,”如果能借尸还魂也好,她就能照顾自己的孩子了,可是最近也没有女人去世。她想到过自己的尸体,可是借自己的身体还魂,会把别人吓坏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自己是死人啊。就是行,也已经晚了,炎热的天气,自己的身体已经腐烂了。


就在山花一筹莫展,四处转悠的时候,她遇到了一只狐狸。那是在一天深夜,又是霹雳闪电,这个小山沟又遭遇了暴雨的袭击。突然山洪爆发,山花正躲在自己的坟里闭雨,突然听到在暴雨霹雳声中传来一声声细微的喊救命的声音。听到喊救命,山花呆不住了,她心眼那么好,自己是鬼,也不能见死不救啊。山花冒着暴雨和霹雳,从坟里冲了出来。


在深夜,鬼的眼睛是亮的,山花顺着呼救的声音看去,她看到在浑浊的山洪中,有一只狐狸在浪花中挣扎,那呼救之声,正是那只狐狸发出的。看到这情景,山花丝毫没有忧郁,她立即飞过去,一把手抓起那只狐狸,抱回自己的坟里。那只狐狸在水中挣扎得已经唁唁一息,山花立即对她采取了紧急抢救。慢慢地,那只狐狸缓过气来。怎么回事呢,这狐狸也是刚生了孩子才三天,她住的那小山沟突然被山洪灌满了,她拼死的逃了出来,几个孩子却被山洪卷走了。本来狐狸是有能力救自己的孩子和救自己的,是因为那霹雳闪电,是她无法使用法力,这可能就是相传说的劫数吧。


那狐狸苏醒过来,她非常感谢山花,两人磕头拜了姐妹,狐狸小,叫山花姐姐,山花自然叫狐狸为妹妹了。妹妹见姐姐每日为儿子没有奶吃发愁,自己的孩子没有了,可她的奶水还是很足啊。就对姐姐说,“姐姐,你不要发愁了,让我来喂养你的孩子吧。”山花一听,心里想,你是狐狸,狐狸的奶人可以吃么。可妹妹既然提出来,也许可以,就让她去试试吧。山花高兴地答应下来。见山花同意了,狐狸又想出一个好办法,“她说,姐姐你等一等啊,我会变化的,就让我变成你原来的样子,然后再去你家,可以么。”听狐狸这样一说,山花高兴起来,这样最好了。可她又一想,觉得还是不行,因为全村的人都知道自己是死了的,如果这样回去,会把自己的丈夫和村里的人吓坏的。狐狸一想姐姐说的也有道理,怎么办呢,好吧,那就随便变个女人吧。山花同意了,就见那只狐狸在地上打了个滚儿,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位少妇。这少妇长的很美,白白胖胖的。


山花看到她变的摸样,也非常满意,就说,“哦,妹妹长的很美啊,如果我是男人,我愿意娶你做妻子呢。”听山花这样一说,那狐狸还很害羞。“对山花说,姐姐是不是很想念姐夫啊,这样吧,我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姐姐既然满意,你就附在我的身体上,这样我就成了你,你也就是我,让我们来共同侍奉姐夫和照顾孩子,这样可以么。”山花听后,想了一会,对狐狸说,“妹妹想的很周到,只是这样做委屈妹妹了。再有,我已经是死人了,我的阴气能不能伤害到你姐夫呢。”那狐狸也想了一会,说,“没关系的,我愿意帮助姐姐,怎么会说委屈呢。我的家也没有了,同姐姐、姐夫在一起,我也会很快乐的。只要姐姐、姐夫不嫌弃我,我们就共同生活吧。你是附在我的身体上,就不会有阴气的。我虽然不是你们人类,但我也是生物啊,对姐夫不会有任何影响。”山花听她说的很有道理,她当然愿意和自己的丈夫破镜重圆了,她不但感激狐狸妹妹,她也感谢上天对自己的恩赐,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呀。


听山花同意了,那狐狸又仔细地算了一下,又担心起来。她告诉山花说,“姐姐,我们这样做,也许会触怒上天。因为你是躲过了阎王的追捕,偷偷地藏匿在这里的,他们见少了人,也许会来找你。让他们知道了,会让姐姐吃很多苦的呀。不过三年内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他们不会这样快就知道的。姐姐再想想看吧,我们后悔就来不及了。”听狐狸妹妹这样说,那山花却丝毫没有忧郁。她想,能再同自己的丈夫、儿子生活三年,哪怕是只有三天,她也是愿意的,如果为此而受到惩罚,她也认了,她愿意为此而承担一切的。“那好吧,姐姐你就附在我的身体上吧。不过我们只能在那里呆三年,三年后我们必须离开,也许就不会有什么事了。到那时,你可以再去托生,我呢,也要去修炼了。”


那山花的灵魂真的就附在了狐狸妹妹变的那身体上,她们一块走出了那座坟头,向村里走去。这些天山花没在白天出来过,她看到天上的太阳感到十分的亲切,看到绿色苍茫的田野,看到开满各种鲜花的小山,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她感到一切都是这样的美好,她觉得,人要是永远活着,那该是多么美好啊,人为什么会死呢,有了死,倒不如开始就不生了。对于这些,谁又能说得清呢。


这天清早,大梁子起床后,正在这里为儿子没有奶吃而发愁。他将那玉米面,熬成面糊,准备喂给儿子吃。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他知道,李嫂的奶,现在不够自己孩子吃的,他不能再去麻烦人家了。他想到,等喂完孩子,他准备去集市上,想法买只奶羊回来,他决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挨饿的啊。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有人在敲自家的门,他想,这是谁呢,这么早就来串门么。等他打开门一看,自己楞在了那里,一个美丽的少妇,拿着一个小包袱,来到这里。看她年龄,也就是二十左右岁。他仔细辨认,不认识啊。来人并不是自己村里的。


见到大梁子开了门,那少妇羞答答地开了口,说到,“大哥行行好吧,我是过路的,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到你这里,讨口饭吃,可以么。”啊,听她说话声音怎么这样熟悉呢,就象是自己的妻子山花的声音。当然可以了,大梁子是个心眼非常好的人,怎么能不答应呢。“他说,可以,不过你得等一等,我现在就给你作饭,你到屋里坐吧。不知道大妹子你是哪里人,要到哪里去啊。”说着话,大梁子就将那少妇让到了里屋。


农村人家,到屋里那少妇就坐在了炕边上,两只眼睛打量着室内的陈设,看到了炕里边的小孩,就不眨眼的看了好大一阵子,然后又开口问那大梁子。“大哥,你的孩子多大啊。怎么就你们爷两个在家么,大嫂呢,怎么不见呢。”她这样一问,那大梁子眼睛可就含了眼泪。见他这样伤心,那少妇连忙说道,“啊,对不起了,大哥,我不该问的。”大梁子见那少妇赔礼,也连忙说,“哦,没什么的,孩子刚刚满月。你大嫂是生完孩子就走了呀,留下我们爷两个。咳,大妹子你先坐着。我去弄饭,一会我们再聊吧。”说完,大梁子就去了厨房。到了厨房里,大梁子自己非常纳闷,怎么,这女人说话的声音,怎么这样象自己死去的妻子山花呢。


大梁子刚到厨房,儿子就醒了。孩子饿了,醒了就哭起来。听见儿子的哭声,大梁子赶忙进了屋。她见那少妇已经将儿子抱了起来,正在解开自己的衣服,将奶头放在了儿子的小嘴里。儿子含了奶头,不住嘴的吸吮起来。那少妇的奶水很足,儿子在她怀里,吃得很是起劲。见到这情况,大梁子一下又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那少妇见到大梁子的模样,她又羞涩地笑了,说,“大哥,孩子是饿了,我这奶水很足,就让他吃吧。”大梁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啊,谢谢大妹子,孩子没了妈妈,我现在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说完这句话,大梁子又连忙进了厨房。她感激那位少妇,他要赶快去做饭,来报答人家。


那么这位少妇到底是谁呢,不用问了,当然就是山花和狐狸变的啊,到这里,就是为了照顾自己的丈夫和儿子的。但是她不能说,只能装成一点都不认识。山花知道自己的丈夫心眼好,她知道丈夫见到讨饭的,一定会收留的。没过一会儿,大梁子就把饭做好了。在农村,也没什么好吃的,米饭还是有的,家里养着鸡,大梁子给她煎了一盘鸡蛋,端了上来。见孩子已经吃饱奶,那少妇正在抱着他,好象十分喜欢的样子。大梁子就说,“谢谢大妹子了,把孩子先放下,你快过来吃饭吧,两天没吃东西,一定饿坏了。吃完饭,你还要赶路吧。”


见大梁子这样说,那少妇突然哭了起来。大梁子弄不清是怎么回事,见她哭,自己也心里难受,就劝她说,“妹妹怎么了,有什么为难事么,你告诉我,看我能不能帮助你,可以么。”那少妇停止了哭泣,连忙说道,“谢谢大哥了,大哥有所不知,我家住在离此一百多里的后山村里,我娘家姓冯,我的名字叫冯山花。”大梁子听她说也叫山花,他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的妻子,怎么和自己的妻子重名呢。又听那少妇继续说道,“我今年二十岁了,十七岁就和丈夫结了婚。丈夫对我很好,我们的感情也很深。只是好景不长,就在去年,我身怀有孕之际,我丈夫突然得病,请了许多医生,也没治好,他年纪轻轻,竟离我而去。前几天,我生下了孩子,我以为,这回还有个寄托,我们夫妻一场,总算有了后代。可是更没想到,半夜里天降大雨,山洪爆发,将我和孩子一块冲走,一个大浪打来,我们淹没在洪水之中。我在洪水中挣扎之时,被人救了上来,可我的孩子,却再也找不到了。我的命是保住了,可是家却没有了。更想不到的是,我的公婆,说我方夫克子,是个妖孽。就连村子里的人都不容留我,说我要祸及全村,将我赶了出来。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这才从家中跑到这里,同你要口吃的,我现在是无处可去啊。”说完这番话,那少妇放声大哭起来。


见那少妇哭泣,大梁子也不觉伤心地掉下眼泪。那少妇却停止了哭泣,对大梁子说,“大哥,我已经无处可去了。我见你家中也无旁人,孩子又小,你、你就收留下我吧。我只要有一口饭吃,有个安身之所,我也就别无它求了。我来帮你带孩子,就象我的亲生孩子一样的带他。什么洗衣做饭,收拾房间,照顾家务,就是下地干活,我都会的,你就留下我,可以么。”说完,她又哭了起来。


听她诉说完身世,大梁子觉的她是那样的可怜。是啊,一个女人,丈夫没了,孩子没了,她比自己的命运还要苦啊。又一想,自己的孩子确实需要一个妈妈来照顾。可又一想,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山花。山花刚刚去世,我这样做,山花会怎样想啊,是不是对不起自己的山花呢。想来想去,自己拿不定主意了。见大梁子在沉思,那少妇又说到,“难道大哥也嫌弃我么,怕我也连累你么,你也相信我是个妖孽么。”她这样一说,那大梁子就没了言语。见大梁子不说话,那少妇想了想,又说道“这样吧,大哥也不要多想了,我知道,你同大嫂的感情好,大嫂刚刚去世,我们又是才认识的。你现在让我留在你这里,帮你带孩子。我们兄妹相称,你就把我当作是你的妹妹好吧。”他这样说,大梁子还能说什么呢。他十分高兴地答应下来。孩子再不用发愁了,妹妹可以照顾他,而且妹妹是失去孩子不久,奶水是很足的。大梁子收留了她,他们要在一块生活。


见大梁子答应了,那少妇的脸上现出了十分高兴的表情。她连忙下地,到厨房里又拿来一副碗筷,好象她对这屋里的一切都十分熟悉。当然,对于这些,大梁子是没有在意的。“哥哥,我们一块吃饭吧”。说完,那少妇先盛了碗饭,放在了大梁子面前。吃饭时那少妇又说道,“哥哥以后你就去地里劳动,家里和孩子有我照顾,你就放心吧。你以后就叫我山花,我就称呼你为哥哥了。村里有人问起,你就说我是你失散了多年的妹妹回来了。”大梁子一边吃着饭,一边答应着。的确,大梁子也想到了这些。可是妹妹比自己想的还要周到,他还能说什么呢。


家里有人照顾,大梁子可以放心的去地里干活了。他回来时,见山花把屋里屋外收拾的干干净净,把自己这些天坏了的衣服都缝好洗干净了,孩子也已经喂饱,在那里睡的正香。他感觉,这妹妹真象自己的妻子山花呢,他再也不用为自己的儿子发愁了。


到了晚上,他们吃过饭,该休息了。在这个小山村,他们睡的都是火炕。山花活着的时候,房间中只有一铺火炕,这回有了个妹妹,他们也只能住在一个房间。大梁子住在炕头,那个山花住在炕稍,孩子在中间,挨着山花睡,晚上还要喂奶啊。小山村里没有电灯,甚至连煤油灯也没有,只能用豆油灯来照亮,因此,他们晚上睡觉是很早的。大梁子在地里劳累了一天,身体很困倦,特别是孩子有人照看,他的心情轻松了,躺在炕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他真的进入了梦乡呢,因为他睁开眼睛,看见了自己的妻子啊,那正是自己的山花啊。她一点都没有变,她正在炕的那一边给孩子喂奶,而且还微笑着看着自己。不对啊,给孩子喂奶的不是那个刚刚认识的妹妹么,怎么会是山花呢。对了,妹妹也叫山花呀。可再仔细看看,那确实是自己的妻子山花啊。


大梁子再也睡不着了,他忽的一下坐了起来,在那点点豆油灯的亮光下,他看见那给孩子喂奶的,正是自己的妻子山花。他刚要同妻子说话,却见妻子对他摆了摆手,又指了指孩子,意思是说孩子要睡了,你不要出声。大梁子坐在那里,没有出声。过了一会儿,孩子果然睡着了,那山花轻轻地起身,吹熄了豆油灯,钻进了大梁子的被窝。小两口久别又重逢,真是胜似新婚呢,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亲热着,相互抚摩着,搂抱着,在一阵如同狂风暴雨般热烈地相爱后,大梁子搂住自己的妻子,带着满足的微笑,沉沉地睡去。


外边的雄鸡叫了,天已经亮了,大梁子带着幸福地笑容醒来了。他睁开眼睛,见那位妹妹正搂着自己的儿子在熟睡。怎么回事,昨天晚上的事。哦,大梁子明白了,自己是因为想念妻子,作了一个美梦啊。她看了看那熟睡的妹妹,一点也不象昨天刚来时的样子。她躺在那里,脸上似乎也带着幸福的笑容。粉嫩的脸蛋上,那成熟的,柔软鲜亮的双唇微闭。弯弯的双眉下,是一双眼角微微上翘的、细长的眼睛。大概是睡觉的原因,两只鼻翼轻微的煽动着。大梁子不觉看的浑身发热,似乎全身的血液也沸腾起来,他真想过去,吻一吻妹妹那诱人的双唇。他突然意识到,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啊,那是妹妹啊。他脸红了,心里在责备着自己。妹妹晚上要照顾孩子,她一定是累了,让她多休息一会吧。想到这里,大梁子轻轻起身,去厨房准备早饭了。


大梁子刚到厨房,那山花就醒了。她急忙起身来到厨房,洗了手就帮助做起饭来。她告诉大梁子,“哥哥再去休息一会吧,以后的饭就让我来做,你还要去地里干活的。反正白天孩子也会睡觉的,我有的是休息时间。哥哥就不同了,地里的活很累,这些家务活,你就不要做了呀。”说完,她硬是将大梁子推到里屋。大梁子见妹妹对自己这样好,他心里是非常感动的。想起刚才自己的那些非分想法,他突然脸红起来,自己是怎么了,决不能做那些对不起妹妹的事啊。不大一会,饭就作好了,他们兄妹二人吃过饭,大梁子又去了地里干活,这一天也没什么事。


到了晚上,他们又该休息了,结果同昨天一样,大梁子又做了同样的梦,梦中还是见到自己的妻子山花在喂孩子。孩子睡觉后,那山花又来到自己的被窝里,早晨起身时还是什么也没有。大梁子非常奇怪,但又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他想把自己的梦讲给妹妹听,但又觉得十分的难为情,怕妹妹笑话他,他只好把这些压在心里。到了第三天晚上,大梁子想,今天我先不睡觉,我要让妹妹先睡,看看还做那种梦么。省了我一觉醒来,就把妹妹看成是自己的妻子了。因此晚上他告诉妹妹说,“山花呀,你和孩子先睡觉吧,我要到外边去串个门。你嫂子死后,乡亲们帮了不少忙,前些天因为我自己带孩子,一直也没去答谢人家。现在有你在家,我白天还要下地,所以趁现在没事,我要去几家走走。”山花说,“哥哥放心去吧,不过早些回来,外边天很黑,不要太晚了啊。”大梁子答应一声,就走出了房门。


大梁子没有远走,他来到自家院子外边,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看着天上的星星。他知道,现在家家都很忙,地里的活都很多,劳累一天,每家休息都很早的。他只不过是躲出来,要让妹妹先睡觉的。这样,他在门外坐了一阵子,等到自家的灯熄了,他才回了房门。他轻轻地进门后,怕惊醒妹妹和孩子,没敢点灯,就进了自己的被窝。他刚一进被窝,怎么发现被窝中早已躺着一人。凭感觉他就知道,那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妻子山花。这下他可害怕了,他知道自己这不是做梦啊,他不顾有没有声音了,呼的一声就从炕上跳下地来,颤惊惊地划了根火柴将灯点着,边喊着“妹妹、妹妹,你睡了么。”他往炕稍一看,哪里还有妹妹,只是儿子一人在那里睡觉。


他这一点灯,妻子山花也从炕上坐了起来。急忙柔声说道,“梁子啊,你不要害怕,听我慢慢对你说啊。我确实是你的妻子山花啊,我是死了,不过,我是不会害我的丈夫啊。”见她居然会说话,那大梁子更害怕了,他一边向后退着一边说,“山花啊,你难道有什么不满意么,我是你丈夫,我可以陪你去,可是我们的孩子,你想想,我们的孩子太小,他是需要人照顾啊。你走时不是告诉我,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拉扯大,将来孩子是有出息的啊。怎么这么几天,你就变了么。这样,你缺什么,我明天多给你烧些纸钱,你还是走吧。你不放心么,告诉你吧,我不会再娶妻子了,我已经认了个妹妹来帮我照看孩子的,你就放心的去吧。”见他害怕,山花尽量用十分温柔的语调微笑着说,“梁子,我死了,可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么。你千万不要害怕啊,我的确是你妻子。就是鬼,也是你妻子啊,我是不会害你的啊。你快坐下来,听我说好么。等我说完后,你就明白了啊。”


“可是、可是,”大梁子可是半天,也没说出话来,他本想问,这屋里的妹妹呢,他是惦记那可怜女子呢。他想,自己的妻子是鬼了,是不是已经将妹妹----,他不敢再想了。好吧,切听她把话说完吧,他也相信,妻子是不会害自己的。想到这里,他果然不再害怕。他在炕边上坐下来,“好吧,山花,你就说吧,我听着呢。不过,你千万要留下我们的孩子,那怕是把他送给人,也要让他长大啊,孩子是无辜的啊。”他心里还是惦记孩子,他总以为那山花是来叫自己,他也想好了,自己就陪同山花去另一个世界吧,他对妻子的感情是深厚的,只是他还舍不得孩子呀。


见他还是这样说,山花更加着急了,“好吧,梁子,你不要着急,你看看我到底是谁,你得听我把话说完啊。”啊,大梁子一看,怎么妻子山花不见了,坐在那里的还是妹妹啊。他见妹妹一丝不挂的坐在了自己的被窝里,他急忙闭上了眼睛。那妹妹又说话了,当然还是妻子山花的声音,却不叫哥哥,还是说“梁子,你睁开眼睛吧,你看看我到底是谁。”大梁子没办法,只得睁开眼睛。他这一看,坐在那里的还是自己的妻子山花。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的眼睛有问题了么。怎么一会是妻子,一会又是妹妹啊。他急忙跑到厨房,用冷水洗了洗脸,又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到清醒了许多。他又回到屋里,涨着胆子问到,“你到底是谁,你真的是我的妻子山花吗,那你为什么还要变成妹妹。你是死了,可我也没有忘记你啊,我都按你说的做了,我要想法把我们的孩子拉扯大,你就不要来吓唬我们了好么。等明天我还去你的坟头,多给你烧些纸钱,你就放心的去吧。等我们的孩子大些,我就去陪你啊。”


见他还是这样说,山花又开口了,她说,“梁子啊,你不要害怕,听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你就明白了。你先不要打岔好么,听我说完,你再说啊。”说这些话时,那山花是极尽温柔,她真怕吓坏自己的丈夫啊。“好吧,你就说吧。”大梁子也不再害怕了,他就坐下来,听山花说。山花把从自己死后,灵魂没有离开说起,一直说道如何救起狐狸妹妹,如何借妹妹的身体,变成了人,来这里照顾自己的儿子和丈夫。并且把自己和狐狸妹妹只能有三年的时间在这里,都告诉给了大梁子。最后那山花说,“为了感谢狐狸妹妹,你就把狐狸妹妹当作自己的妻子吧,因为自己在白天,不可能变成自己的模样,如果那样会把村里的人吓坏的。”她说完这些话,大梁子看到,妻子山花,又变成了妹妹的样子。


听完这些话,大梁子果然不再害怕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不会骗自己的啊。他相信那些话都是真的,他知道了在自己炕上的女人,就是妻子和那狐狸妹妹的结合体,妻子也告诉了自己,为感谢狐狸妹妹,他要把狐狸妹妹也当成妻子一样啊。他想说些什么,可是却看见那妹妹也在看着自己,并且还在微笑着。他不再忧郁了,他也知道了,这不是在做梦,眼前这些都是真实的。他一下子搂过了狐狸妹妹,当然也是妻子,这一夜也是新婚呢。两个人,不,应该说是三个人,那份恩爱自不必说了。自那日起,大梁子又有了妻子,孩子也有了母亲。


三年后夏季的一天,孩子早已不用吃奶了,而且会叫爸爸妈妈了。大梁子从地里干活回来,不见了妻子,只听儿子告诉他,妈妈说她走了,她要去很远的地方,告诉他不要想她,因为她要去更好的地方。大梁子知道妻子是要去托生了,是啊,那狐狸妹妹也照顾了自己和孩子三年了,人家还要去修炼成仙的,自己是留不住人家的啊。为了不忘记狐狸对自己的情谊,大梁子在自己的家中供起了狐仙的牌位。并且把他遇见的这些事讲给了村里的人听。后来这个村家家都供起了狐仙,还在村外为那义狐修了个小庙,直到解放后,那小庙才拆掉的。又听说那孩子长大后,果然十分聪明,读了大学呢,父亲告诉他,他是吃狐狸的奶长大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