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日来由于辽宁铁岭监狱毒品犯罪的曝光,狱警为犯人私带物品、打包饭菜、传递白酒、倒卖手机以及“夫妻房”等违法违纪事件逐渐进入公众视野,可谓铁岭监狱腐乱象起底。而其实“监狱腐败”实已算不上什么爆炸性新闻。

监狱不可能成为社会腐败的真空地带,只是转型中社会腐败林林总总的一部分。权力不受监督是腐败发生的根本原因。纵观此事件引发的舆情,对监狱内部监管不严、知法犯法,外部监督不力的抨击占据了主流。诚然,建立切实有效的监督机制对于筑牢司法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不可或缺。

但是对于监狱腐败而言,绝对的监督并不必然遏制腐败。“监狱腐败”有社会性腐败的共性,也有其特殊性。腐败是不良环境里滋生、孕育、形成的不良心理支配下的产物,与周围环境息息相关。对于警察,很多人都会想到忠于职守、无私奉献、公正执法。但说起监狱警察,可能很多人并不了解其工作性质。

监狱作为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军事化的管理和高度戒备的状态,使监狱警察长期处于一种谨慎和紧张的状态;封闭的环境和单调的交往,直接影响其认知方式和思维观念,使他们易产生心理问题;物质待遇差、社会地位低,少数人容易受金钱和物质利益的驱动,法制意识淡薄,导致失职渎职。监狱民警长期处于“两眼一睁,忙到熄灯;两眼一闭,提高警惕”的紧张状态,承受着从事一般职业的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巨大的身心代价。

有调查显示,监狱警察88%的人认为工作压力大,影响身心健康,产生家庭问题。反映每日工作时间在8小时以上的占85%,其中10小时以上的占60%。尤其是监狱警察在躯体化、焦虑、恐怖、偏执和精神病性等各方面和普通人群存在显著差异。这些不健康的因素直接导致了监狱民警职业倦怠感、不平衡感增强,职业认同感、归属感和荣誉感的淡化,面对巨大的工作压力难以排解,一些民警,尤其是基层民警容易以消极的态度对待工作,对监狱民警执法权力的合法使用产生着冲击。

健康的监狱法治需要作为权力主体的监狱民警的价值自觉与实践。但是在监狱安全监管“零容忍”的主导下,高压态势维持稳定成为一种常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成为监狱民警的一种普遍心理。所以,对监狱腐败而言,监督机制建设固然重要,但正视监狱民警现状尤为紧迫。如果没有监狱警察队伍身心健康的改善和监狱管理模式的创新变革,再严格监督就像是对一根接近弹力阀值的绳子继续用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