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还记得当兵第一年的时候,部队那时经常集合新兵,一天不知道集合多少次,说是练习新兵的紧急反应和着装的速度。大部分新兵心里都是很厌烦的。

有天半夜睡的正香,就听三声紧急集合哨响起,排长吼了声:紧急集合!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速度的穿衣服。同班有的战友在骂:草,天天集合,真TM变态。我也跟着附和:是够变态的。

我赶紧穿好衣服,尿急赶紧奔到厕所,解决后迅速往操场集合点跑,我心里还在骂排长变态。跑到操场发现其他人都到齐了。排长站在队伍的前面,我奔到排长的身边距离7步远,站好立定,敬礼,大喊了一句:变态!

结果全连人狂笑,我被罚站到早上6点起床,理由侮辱领导。

其实我想说的是报告!


第二个故事:

我们连队紧集集合的铃是安装在走廊墙上的,是用一根线拉的那种,新兵刚下连,一日半夜有一可爱的新兵,站岗看到线后很是好奇,用手使劲一拉,好玩啦!全连队所有人在睡梦中按着标准的紧集合的要求,起床,穿衣,拿枪,在班长的督促下,一个跟一个又不准出声地跑步来到操场,然后是整理军容,队列站好,小声点名检查装备。然后等待下一步命令,然后,连长和指导员这时衣着不整地出现在队列前,谁它妈地拉地铃!出列!!


第三个故事

某天本人炊事班帮厨,在司务长的带领下,练习首长到来时的报告词,就是首长来的时候,班长喊“停”,其余人立正大喊首长好,如此反复练习多次,大家都累了,也是做饭的时间,都忙自己手里的活儿,我没啥事溜达溜达的,一回头发现团长大人推门进来了,我大喊一声“停”,沉寂两秒,尼玛啊,没人鸟我,紧接着配菜的哥们来了一句,“别他妈的玩儿了,那死老头子团长是不会来的,净扯没用的。”说完头也不回的朝门蹬去,砰的一声,尼玛的,团长脸都贴在玻璃上了,糗大了,搞不好全团做检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