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帮禽兽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我亲眼见过被日军强奸后用刺刀挑死在米缸里的妇女,他们不是人!”99岁的抗战老兵黎德对罪行累累的日军恨之入骨,在交谈中常把日军称作“禽兽”。

黎德1917年3月出生于广西桂林市丽泽门附近一贫苦家庭。1938年从黄埔第4分校(广州燕塘)14期步科毕业后,他参加抗战,历任65军154师少尉排长、中尉排长、上尉连长和少校营长。1945年在江西追击日军时,黎德被日军子弹击穿下颌,失去牙床的他70年来只能吃稀饭等流食。

黎德说,1938年10月,日军在广东大亚湾登陆,其所在部队奉命在淡水一带阻击敌人。“这是一场恶战,我手下有3个班48人,牺牲了18人。”想到牺牲的部下,黎德一度哽咽。

日军占领广州后,黎德随部队节节北退,驻防粤北。1939年12月,第一次粤北战役爆发。“在广东河源县一个叫赤白泥的地方,我带了一个排三十七八个人在路边伏击日军的运输车,缴获很多物资。但清扫战场时我被冷枪贯穿肚皮,幸亏没伤到内脏。”黎德撩起衣服,两块花生粒大小的伤疤依然清晰可见。

黎德告诉记者,第三次粤北战役失利后,其营队退往江西“三南”(龙南、定南、全南三县)地区修整。在“三南”的小江镇,黎德第二次负伤,并且终身残疾。

“我们营和鬼子的一个联队遭遇,干了起来。”黎德激动地说,“鬼子撤退时,我带人追击,没想到下颌被击中,子弹从左到右贯彻面部,牙床被打断。我被战友背到野战医院治疗。”

“医生看着我6英寸长的伤口直摇头,为了补下颌骨,只好从我身上取一节肋骨。”黎德告诉记者。

目前,黎德和女儿、女婿住在桂林市区一栋狭窄的单元楼里,他每天都会看新闻,每当看到日本右翼势力否认侵华罪行的言论时,他都会生气地直跺脚。

“人在做,天在看,这帮禽兽造的孽怎么也否认不了!”黎德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