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凤凰山上的绥绿县国立中学(今为柳桥二中)和西长国立中心小学(今为西长小学)的师生们热血在沸腾,抗日救国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争先恐后的参加抗日活动。在程绍温校长、黄启先教导主任的带领下,成立了几支抗日救国儿童团,并在凤凰山上“西长战役纪念塔”里举行了授旗仪式。有的拿着红缨枪、弹弓箭,为抗日游击队站岗放哨;有的篇斗笠、织草鞋,送给亲人游击队,为抗日救国做出应有的贡献。特别是日本侵略者和社鼠城狐的无耻之徒,妄想把“日语”成为老百姓屈从顺民的工具。要求学校必须把“日语课程”列入教学大纲,代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汉语文教学,成为中小学生的必修课程,遭到了全体师生们的坚决反动和抵制,愤怒的同学们一起用大火焚烧鬼子拉来的日本教材、教具。并把几位戴着金眼镜,外表温顺,内心狡猾,披着羊皮的狼的日语教师,连夜被驱逐赶出校门口,滚出西长关!

李华兵石弘毅宽厚,志向远大。他在游击队中多次提出“以武强国,以武报国”的思路。用武术国粹练兵,强国必先强兵,继承了中华武术绝技中的精髓,强身御敌两全其美。他主张创新发展,强调讲究实战,力求功夫招数做到“简捷、快速、有效”。结合当地实际,开展军事和武术相结合的训练课程,以适应战场冲锋格斗的需要。游击队员们厉兵秣马,缮甲治兵,韬光养晦,厚积薄发。我和黄昌战友在陈家祠堂院里负责队员们的军事训练,传授基本功,动作和举手礼、持枪礼、立跪卧式射击,投掷手雷手榴弹、埋地雷等和利用地形地物进攻等基本常知。李指导员西南寺主持龙江,在卧龙山的红军岩里负责武术训练,传授拳的步法、身法、拳法,全部领会“擒、拿、摔打”三大要素的基本功。并将南北各路派的风格集为一身,融为一体娴熟有力,爆发力强。尤以腿功造诣更为精深,掌握了飞檐走壁、飞刀飞镖等杀手锏的绝活,使队员们斗志更高,士气更旺。

1940年3月2日,本侵略军为了在西长建机场,在卑颜屈膝,巧伪趋利的汉奸带路下,日本鬼子到各村屯强征民夫来拆除民房,砍伐树木,毁坏良田。 不少人被日本侵略军强迫拉夫到西长的甫岭亭(地名),修建西长军用飞机场。西长机场印记了日本侵略军残暴的罪行,印记了当地人民奋起抗战的那段岁月。在机场建设期间,鬼子把军用物质源源不断的往基地备战。民夫们没日没夜挖山刨土,昼夜不停的施工。稍有反抗便遭棍子毒打皮鞭抽,个个身上伤痕累累,皮绽肉裂。西长街青年黄绍基因出言不慎,被鬼子们轮番毒打,遍体鳞伤痛不欲生,留下耳聋常年头痛欲裂的后遗症。来自各地的民夫住在临时搭建的窝棚里,在不足一百米的窝棚,里面挤满了上百名民夫。由于劳累过度和地面潮湿以及人员住宿拥挤的状况下,许多工人疲惫不堪,积劳成疾。吃的都是玉米窝头,黑黢黢的,一群群民夫们饥寒交迫,在黑暗当中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惨不忍睹。稍有反抗或拒服,平野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喝道:“给我打!狠狠的打!”七八个鬼子立即围着拳打脚踢,棍打鞭抽,甚至有时被活活的打死,岜垅的黄启秀一家三口就是这样被打死的。日本侵略军残暴的罪行,民族的灾难唤起了中华民族觉醒,那里有侵略者和压迫者,那里就有反抗!我们众志成城,同仇敌忾,决心用自己鲜血和生命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面对强大的敌人,民团、学生军、战工团和被沦陷的民众愤愤不平,底死谩生。在游击队陈福禧、陈福棋等队员的带领下,民夫们纷纷拿起刀枪,奋起抵抗,以死相拼。子弹打光,他们就冲入敌群,与鬼子拼起刺刀。一些队员手中没有武器,就随手拿起铁镐、铁锹、铁铲等,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3月12, 日军开始四处扫荡。一支分队向华兰一带进犯,路经板细,在亭板屯遭抗日游击大队阻击。日军丢下一批军火,继续向十万山的德安方向进犯。403团团长蒋雄率部在华兰乡那岩村与德安村交界的黑山与日军开展战斗,持续3小时,日军死亡3人,伤若干人,蒋雄部阵亡3人,伤2人。在激战过程中缴获了一批日军新式武器,命令手下人带走所有新式武器,一行人拎起几袋新式武器离开塔楼,日军士兵追了出来,一个战士被敌人枪击身亡,英勇献身。

3月15日,日军占领县城后,四出扫荡骚扰。一次日军几十人,窜到板烹村叫驮山区,发现河对面有逃难的群众,便过河追赶,企图抢劫财物。游击队员黄和三、黄瑞山在足智多谋在李指导员的率领下,带有土造手提冲锋枪,在准淌水河与日军激战,几次打退日军进攻,让逃难的群众转危为安。

1940年3月16日,雷练屯有8名姑娘未来得及逃离,被日军抓去轮奸。华兰一带村民,跑到较偏僻的顶婆屯躲避日军,遭日军袭击,多数人来也逃离不及,100多名妇女被日军赶进一间大房,进行轮奸。平福圩有一年逾60的妇女,身患重病卧床,被几十个丧失人性的日军鬼子轮流强奸致死。

日军撤退路经龙楼,有一骑兵掉了队,走过联惠村六梁屯田间,马蹄陷入烂泥里,六梁屯的游击队一拥而出,把敌兵连军马一起擒获。

3月17日,鬼子从上思退回西长基地。

3月18日,日本侵略者把中国人称为“东亚病夫”,安藤利吉派出松井几个武林高手,从登陆后一路打到西长,号称雄霸天下,孤独求败。日本鬼子在西长关的城墙口摆武林擂台争霸赛,以势欺辱中国人。自称为东洋魔掌功的威力无比,把精忠报国的武堂一一打掉,傲气凌人。南疆几路高手也不堪一击,在寡不敌众的逆境下,他坚持孤注一掷,绝地反击。首先运用击一点,伤一片;击一片,伤一身,先发制人的本领,胸有成竹,镇定自若。继而空中来回翻腾,-回儿仙鹤回头、一鹤冲天,一回儿蝙蝠出洞、螳螂洪拳等招数,一鼓作气,连续挫败松井10多个的爪牙帮凶,把鬼子打得满地找牙,狼狈不堪。李的武术功夫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接暇。他把十八般武艺运用得出神入化,有效地震慑了对手,博得场外阵阵的喝彩声。

自高自大的松井,乘人之危,大摇大摆走的走到前台,对李连续发出挑战的手势。并傲睨自若,鼻孔撩天,口出狂言:“中国功夫简直是以卵击石,拿蛋去碰石头,李根本上不是我的对手”。李华兵面对不共戴天的强大对手,他泰然自若,宁折不弯,从容不迫的剑指松井,狭路相逢,一争高下。双方手起刀落,针锋相对,左推右挡,龙争虎斗,势均力敌,扣人心弦,全场观众鸦雀无声,万籁俱寂。几个回合虽不分上下,但松井略占上风。这时,李虎步生风,有时踏雪无痕,百步穿杨之功,行云流水,刚劲有力,大显身手,势如破竹;有时出手软如棉,沾身硬似铁,越挫越勇。李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一鼓作气,乘胜追击,稳操胜券。把松井东洋魔掌功打得屁滚尿流,只有招之功,无还手之力,面目全非,口吐白沫而死。李精湛的武术功夫,技惊四座,独占风骚,让鬼子不寒而栗,真正尝到了中国功夫的厉害。

顿时,人群沸腾起来,扬眉吐气,全场响起了暴雨般的掌声和欢呼声,经久不息。这时,躲藏在人群的松井爪牙帮凶,阴险卑鄙,居心险恶,故意玄虚。当李一转身走向欢呼胜利的人群时,帮凶把身藏刀飞暗器,往李投郑。在危急关头,在场观看的美国拳师迈克奋不顾身,纵身一跃到擂台上推开李避刀,使飞刀从他俩擦身而过,有惊无险,让大家虚惊—场,令在场的人手捏一把汗。当李双手抱拳要谢他救命之恩时,他突然双腿跪下拜李为师,场面非常感人。擂台结束以后,人们才知道美国青年拳师迈克曾几度败给了松井,李指导员为他报了一箭之仇。黄头发蓝眼睛的迈克和我游击队员虽然是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要打击日本侵略者,消灭法西斯!迈克加入了我游击队,成为了一名抗日游击队员,他非常高兴,感到无比荣光。从此,他和游击队密切配合并肩作战,踵趾相接,亲如兄弟,情深似海。

3月20日林合成同志从南宁专程赶赴西长前线,将延安手抄简谱的《游击队之歌》送给游击队。曲调轻快、流畅、生动、活泼、脍炙人口“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铿锵有力、充满激情、简明的歌词、朗朗上口的曲调,脍炙人口。这首振奋人心的歌曲一响起,一夜之间迅速传遍前线阵地,激动不已,彻夜未眠,全身充满着无穷的力量。队员们把这首《游击队之歌》传播到遥远的敌人后方,嘹亮四方岭,震荡八方。唱出了机智勇敢、坚韧不屈的民族精神,经久不衰的魅力,赢得了广大群众的喜爱,感受到革命与集体的力量是无穷的,信心百倍,英勇杀敌。

3月26日,日军近卫混成旅团主力2000余人,由西长一带经贵台、大塘进犯邕宁、上思。

3月28日,日军进占上思县城,并继续向西南窜犯。日军傲慢的自称自己为战神,天下无敌。敌人根本不把咱们西长抗日游击队放在眼中,于是对机场械严空虚,有防无备。为了配合国军第31军188师抗击敌人,经我方过侦察,确定了敌人军火粮仓为袭击目标。我们游击队从四方岭岗一带正面修工事佯攻迷惑敌人,采取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战术。掩盖自己的攻击路线,使敌人的后方兵力空虚,不备的策略,而从两侧翼进行突然袭击炮台粮仓,声东击西,出奇制胜的目的。

在夜色作掩护,我们游击队摸进了日本人的西长军械粮仓。两头包抄,把两栋一百多米长的仓库包围,我飞檐走壁爬上了仓顶,往下一瞧,鬼子有的站岗,有的来回巡逻,有的睡觉,有的在炉前烤火。迈克和黄启龙、黄尚全、程绍衡、黄绍启等几个队员如神兵天降,同时空中翻腾一跃而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采用快、巧、猛、准、狠,擒拿摔打的特点,勇猛精进,拿中有点,点中带拿,点拿融为一体的绝技,把一个又一个的哨兵撂倒,出奇制胜。 再采用叠加五毒、秘籍赤雾花等绝招,直接从门缝往里面吹。一会儿,屋里的鬼子一个接着一个中招变成僵尸殭屍,死有余辜。这时我们齐心协力,不约而同的撬开敌人的军械仓,又撬开敌人的粮仓,看见里面堆着满满的军械、大米、罐头等军用物资,大伙们有的扛背,有的扛,满头大汗,就像蚂蚁搬家一样,装了一车又一车,缴获颇丰。“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耳熟能详,嘹亮雄伟的歌声,让人们沉醉在胜利喜悦之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