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日军战斗到底”——抗战老兵李辉煊讲述抗日故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月19日,记者来到桂东县增口乡金兰村金塘组,找到当年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的97岁抗战老兵李辉煊。在炮火纷飞的抗日战争年代,他临危不惧,勇敢战斗,经受了生与死的考验。

老人虽近百岁,但记性仍好,身体硬朗、健谈,特别是讲起当年的军旅生涯就精神矍铄。

“炮弹如雨点般下,打得敌人抬不起头”

李辉煊1918年9月出生于桂东县增口乡金兰村。父亲佃租富裕人家50石谷田耕耘,家里仍很穷,他只读了一年的私塾就辍学回家种田了。13岁时,父亲病故,他借了三斗谷把父亲掩埋。17岁,母亲也离开人世,3个妹妹被送给别人了,家中只剩他和弟弟。

“七七”卢沟桥事件后,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在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争中,国民党军为补充兵源,大量征集强壮劳力入伍。“1939年,我被抓去当了壮丁。先转寒口,再送县城。”李辉煊说,当局怕他逃走,将他关在县城的关帝庙。最后,把他遣送到第9战区第4军90师270团炮兵连服役。第九战区归薛岳指挥。

李辉煊到部队后,在长沙高桥训练了一段时间。“我所在的炮兵连共有120人,配有6门82式迫击炮,主要训练迫击炮的使用。”李辉煊回忆道,“一门炮由3人负责扛运、使用,其余人负责炮弹运输,提供后勤保障。”

1939年9月,日本军队由北向南入侵湖南。为保卫长沙,李辉煊所在的炮兵连被部署在岳麓山阵地,他告诉记者:“根据作战安排,等敌人进攻时,炮兵先发炮弹,给敌人造成一定杀伤,然后步兵再攻击。” “当时一声令下,炮弹如雨点般在敌人阵地开花,打得敌人抬不起头。”讲到此处,老人脸上不时浮现阵阵笑容。

李辉煊等连续作战10多天,他所在的炮兵连虽没和日军直接短兵相接,但敌人的飞机和炮弹也让他们连损失不小,中途补充了两次兵员,史上称“长沙第一次会战”。

此后,李辉煊和战友随部队到捞刀河、汨罗河战场作战,跟日军在湖南打了大大小小几十次战役。面对日军的狂轰滥炸,他们毫无畏惧,奋力抵抗,虽不断转移阵地,但给敌人也造成很大伤亡。

“日本投降前几天,打得天都是红的”

1941年,李辉煊随薛岳的部队从平江转战到了江西铜鼓县,他说:“日本的飞机跟在我们屁股后面轰炸,迫使我们不得不白天隐蔽,晚上行军。”

为回击日军的嚣张,部队在井冈山一带排兵布阵,李辉煊的炮兵连占据一个高地,观察哨所不停地向炮兵阵地发出敌人位置信息,指引一个个愤怒的炮口,喷出团团复仇火焰。“指挥我们打哪就打哪,每天打出的炮弹不计其数。”李辉煊说,“每场战斗下来,双方伤亡都很大。”

部队从井冈山转移,又在泰和、吉安等地设防阻击敌人。飞机是日军一个有利的作战武器,让李辉煊所在的部队吃了不少苦头。于是部队摸清敌人机场后,派出一支高射炮部队悄悄摸近江西遂川飞机场附近,敌机刚起飞不久,炮弹就直接命中,2架敌机顷刻间化为乌有。

“看着敌机在空中冒黑烟往下直窜,部队官兵个个欢呼雀跃。”李辉煊介绍,遂川飞机场遭重创后,日军组织骑兵、炮兵、坦克、步兵等,对他们进行疯狂反扑,双方连续打了几场恶战。

遂川与湖南桂东交界,在一次行军中,李辉煊的部队来到桂东县寒口乡,离家只有20多公里,因思乡心切,李辉煊向连长请假回家探亲,批准后他兴高采烈地往家乡跑,可一进村,才知道为躲避日军侵略,很多村民都逃到外地去了,他家的房子也被毁了,弟弟也不知去向(后来参加解放军)。

“当时有种家破人亡的感觉,这一切都是日军造成的。” 李辉煊义愤填膺地说,“原本请了两三天的假,想多呆几天,但看到如此场景,在村民家借宿一晚就回部队了。我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早点回去和日军战斗到底!”

在一次战役中,李辉煊离鬼子最近有几百米远,鬼子穿黄色衣服,他恨不得也像步兵一样,拿枪和敌人贴身肉搏。在江西,李辉煊的部队和日军作战4年多,打了上百次战役,直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日本人宣布投降前几天,我们和他们在遂川大汾墟一带,连续打了4天4夜,双方都想争夺最后的胜利,炮声连连,打得天都是红的。” 李辉煊形容自己的体能已到了极限,日本人宣布投降时,部队很多官兵都以为有诈,直到部队长官去遂川接受日军投降回来,才信以为真。

1949年,李辉煊在浙江溧阳投诚解放军,参与解放浙江和上海。1952年5月,老人谢绝组织上安排到食品站等单位工作的好意,回到了桂东老家,与侄子等一起生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