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基廷还说,“我不认为中国人和美国人需要我们应对他们或在他们之间周旋,因此我们国家甚至正变得比二十年前更边缘化。”基廷认为,对澳大利亚来说一项有利有用的外交政策或是加入东盟,将自身安全置于“亚洲之内而非之外”。

对于南海问题,基廷评论说,中国找到了向美国施加战略压力的“低成本方式”,但中国并非寻求成为“具有支配地位的世界战略强国”。

澳大利亚前总理:中国已崛起 不能跟着美混了

“美国想成为控制北美、大西洋、中东和亚洲的世界头号战略强国,而中国人在亚洲虽然占据有利地位。”基廷说,“他们走向世界的方式和美国完全不同,”美国下一届政府或将不得不与中国形成新型关系。

澳大利亚得罪中国 没想到报应来这么快

澳大利亚前总理:中国已崛起 不能跟着美混了

过去十多年,澳大利亚的经济持续高增长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中国大量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煤炭、天然气及其它矿产资源,可以说过去十多年澳大利亚人的美好生活中国出了不少力。

更何况,有不少中国人移民澳大利亚,这给澳大利亚带去了人才和投资······总之,中国对澳大利亚可谓是有百利而无一一害。

中国与澳大利亚的距离很远,中国不会跑到澳洲去拓展中国的地缘利益存在,中国不会对澳大利亚构成军事威胁,中国只会与澳大利亚合作共赢。在笔者看来,中国没有任何敌视澳大利亚的理由,考虑到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空间,未来澳大利亚人依然能从中国这里得到巨多好处,澳大利亚人的幸福生活还得靠中国中国的发展。总体上说,中澳之间没有任何利害冲突,全是利益。

然而,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友好的“财神爷”,澳大利亚在换了左派总理特恩布尔后,不但在对华关系上意识形态优先,还试图插手与澳大利亚毫无关系的南海问题,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大放厥词,要求中国接受南海非法仲裁。甚至,澳大利亚还准备在最近中俄南海军演时派军舰到南海巡航、侦察。前不久,澳大利亚政府还和日美政府苟且,发布了针对东海南海的美日澳联合声明。

澳大利亚前总理:中国已崛起 不能跟着美混了

事实上,在正常的思维逻辑下,根本无法理解澳大利亚的总理特恩布尔的思维。与美国和日本一起遏制中国能给澳大利亚带来什么好处?经济利益?安全利益?都没有。事实上,就经济而言,交恶中国就是自砸饭碗撵走“财神爷”的自残行为;从安全上来说,本来中国对澳大利亚没有半分敌视,澳大利亚根本不会有来自中国的安全威胁。

然而如果澳大利亚一定要为虎作伥,那反而会引发中国敌视,这只会降低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而不是提高。所以,客观上说,澳大利亚现政府不是一个正常的理性政府,是一个被意识形态迷了心智缺乏正常逻辑思维的政府。

澳大利亚前总理:中国已崛起 不能跟着美混了

特恩布尔任用的外长更是一个二棒槌女人,经常放一些不过脑子的幼稚言论,你甚至无法理解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如此高官的。不过,看看澳大利亚奥运代表团的素质,或许能明白几分。正是基于对澳大利亚特恩布尔政府错误政策的不满,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指责澳大利亚政府缺少应对中国崛起和美国影响力渐衰的外交政策。基廷说,“面对世界形势的巨大变化,我们都需要,并应该有精细的外交政策。

我们不能再埋头助美遏制中国,以保持美国在亚太的战略霸权地位。美国在亚太的战略霸权地位无法保持,因此我们作为朋友,应敦促美国友人认清,美国的角色必须从制定者和担保者,调整为平衡者和调和者。”

核心提要:澳大利亚曾跟中国相互交往紧密,现在之所以澳大利亚人不能够理解中国,是因为澳大利亚会考虑,美国如果是世界老大的话,我可以跟着喝点汤,但是如果中国当了世界老大,我连汤都没得喝。

凤凰卫视9月27日《中国战法》,以下为文字实录:

杜平:它跟中国这个相互交往那么长时间,各个层面的交往,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甚至过去人权方面的对话都是有的,而且是相当紧密的,那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澳大利亚人不能够理解中国呢?

澳大利亚前总理:中国已崛起 不能跟着美混了

宋忠平:澳大利亚的角度来看的话,它毕竟是西方阵营里面重要的一员。

杜平:嗯。

宋忠平:所以它的思维方式基本上跟美国,跟英国这些人的思维方式是比较相近的。

杜平:嗯。

宋忠平:而且澳大利亚又是英联邦国家,所以它有很多体制呢,跟英国跟美国还是比较类似,这是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现在实际上就是有两种中国威胁论的声音,一个就是在美国澳大利亚,包括英国这些国家里面,它认为中国是,包括日本,说中国是军事威胁论。那么在欧洲也在炒作中国威胁论,只是炒作的是中国经济威胁论,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它站的角度不一样。

欧洲不认为中国的军事能力对它构成威胁,但是中国的产品它总认为是倾销,对它构成了经济的威胁论。那么作为日本,作为美国,包括作为澳大利亚,他们毕竟离中国家门口还算是比较近,美国它会认为什么呢?

澳大利亚前总理:中国已崛起 不能跟着美混了

它会认为你中国崛起是为了取而代之,占据世界一把交椅,把美国挤下去,那么澳大利亚会考虑呢,美国如果是第一把交椅的话,是世界老大的话,我可以跟着它喝点汤总该可以吧,但是如果你中国当了世界老大的话,它点汤都没有得喝。

马鼎盛:中国作为一个和平崛起的大国,两位说的很清楚。

两手,一手是钱,一手是枪,这钱也多了,是枪也强了。那么澳大利亚它在这个思维上边就很矛盾,钱我是要人民币,要跟你做生意,这是现成的好处。但是枪,你向南海发展,它必然思考,特别是作为澳大利亚这样只有两三千万人的一个人口小国,面对一个13亿,14亿人的这么一个人口世界第一大国。

杜平:嗯。

马鼎盛:再加上这个华人,在澳大利亚的这个人数和它的实力,它不能不思考。而且咱还要知道,澳大利亚是一个很奇怪的国家,它既然是一个亚太国家。但是它又是一个白人国家,战术技术上边,武器装备上边,到这个国际战略方面,到这个软实力,文化层次方面,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不信任感,在发展到这个威胁论,可以不同意,但是必须理解。

杜平:必须理解它。

澳大利亚媒体发表该报经济版编辑基亭斯(Ross Gittins)的文章说,我们中太多的人对中国的观感过时,以为中国仍然是在血汗工厂生产廉价服装、玩具、小饰物的贫穷国家。

澳大利亚前总理:中国已崛起 不能跟着美混了

深圳风光

人口1100万的天津,是距离北京最近的巨大海港城市,拥有最新的时髦文化中心和城市建筑。在天津自由贸易区,欧洲的空中巴士公司有一家工厂,生产的所有喷气客机都在中国售卖。

深圳直到36年前还只不过是个与香港一河之隔的小渔村,后来成为经济特区。记得1984年1月,笔者作为香港的一日游旅客访问了深圳。

当时那里还是个满地尘埃的乡村小镇,有一间接待外国游客的新酒店和几间工厂,还有些向游客兜售物品的摊点。笔者买了一顶带有一枚金属红星的毛式帽子。

今天深圳是拥有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人均年收入达到29,000美元,公园和森林等绿化区域占总面积的45%。

深圳仍然有一些低端制造厂商,但当局鼓励它们搬迁到内陆地区或一些东南亚国家如越南去,因为深圳现在的土地和工资水平,对低附加值生产已经太昂贵了。去年中国的消费物价增长了2%,但平均工资却增长了8%。

深圳的一些制造企业正向高端技术和服务业转移,后者现在已占其经济总量的60%。2014年,深圳的研发开支已经占GDP的4%。在澳大利亚,这个比例约为2%。

比亚迪是1995年在深圳设立的一家私人企业,初期为手机制造电池,但现在在研发、生产太阳能农场设备、移动式可再生能源储存站、电动汽车等方面领先。比亚迪仍然生产传统汽车,但对制造油电混合动力汽车和全电动汽车更感兴趣。

北京华大基因研究中心1999年开始在深圳落户,现在是世界最大的基因研究机构之一,为基因缺陷问题开发产前检验技术,以便早期发现遗传疾病。在农业方面,该中心使用遗传技术协助育种,开发更好的鱼类和小米品种。中心拥有800多位科学家,在《科学及自然》杂志上发表不少引人注目的成果。

前解放军工程师任正非1987年在深圳创办华为公司,开始时制造办公室电话交换机,现在已成为世界最大的电讯设备制造商。华为将收入的10%投入研发,去年的研发经费约为120亿美元。公司由员工拥有,任正非的股份只占1.4%。

华为为桑托斯矿业公司装设了澳大利亚最大的私人4G通讯网络。在中国,华为帮助神华煤炭公司将其黄烁铁路的运力提高到每年2亿吨。其4G系统可以同步控制多个机车车头,拖曳长达3公里的单一列车,运载能力达到20,000吨。

中国是巨大的,我们自己是渺小的。中国满怀信心,急躁地向更好的未来奔去。我们害怕了,只能等待好运来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