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bbc报道,美国的立法权主要掌握在国会手中,但国会通过的议案都要总统签字才能生效成为法律。美国总统可以否决国会提出的议案。这时,议案要回国会参众两院重新表决,两院都以2/3以上票数通过,才能推翻总统的否决使议案自动成为法律,否则该议案作废。报道说,美国前总统罗斯福曾频繁动用否决权,被人们称为“帝王总统”。但大多数美国总统都谨慎使用这一容易导致国会和政府矛盾的权力。而在法案遭总统否决后,参众两院重新表决强行通过法案的例子更少。美国国会2007年11月曾推翻总统小布什的否决,通过一份水资源管理法案,但这一法案的重大程度显然比不上“9·11”法案。

沙特阿拉伯电视台称,这一法案是对奥巴马的“致命一击”,是美国总统换届之前的危险赌注。推翻总统否决显示了奥巴马作为“跛脚鸭总统”的尴尬境地,乃至民主党党员都弃他而去。俄罗斯“今日经济”29日发表题为“国会报复奥巴马”的文章称,参议院的否决对奥巴马政治生涯来说是一个失败的结束,将严重损害他的声誉。莫斯科大学教授拉古列夫29日对俄媒说,该法案的通过给希拉里竞选总统蒙上一层阴影。29日,奥巴马与国会的冲突在俄新社网站上引发热议,有俄罗斯网民称:“这是奥巴马时代即将结束的一个标志。他是一个假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这将是一个没有总统签名的法案。”陈力简对记者说,在历史上,美国总统否决法案有大约1500次,其中约有100次后来被反否决,所以不算很罕见,罕见的是大批民主党议员投自己党总统的反对票,这是对奥巴马和民主党政府的重大打击。

为什么大部分民主党议员不支持奥巴马?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朱威烈29日对记者说,“9·11”法案允许美国人起诉沙特政府,这对美国人来说是“正义”的。民主共和两党“都不想站在民众的对立面”。

根据相关报道,“9·11”法案的内容非常广泛而且也非常深入。它介绍了“基地”组织最初如何出现,到后来美国“9·11”发生的过程,甚至is形成的基础。内容涉及沙特王室成员介入了恐怖活动,当时的背景是美国、沙特为了反对苏联介入阿富汗,在阿富汗当地扶植极端组织,包括给予资金和武器。

朱威烈对说,“美沙反恐也‘用恐’,利用他们来反对什叶派,这其实是‘基地’组织和is壮大的基础”。他表示,作为法案直接针对的对象,沙特政府已经表态,如果这个法案通过,他们要从美国撤资。现在参众两院都已经通过,就看奥巴马还有什么手段了。如果没办法挽回,那么沙特政府应该会有行动,而且沙特是海湾国家的老大,如果沙特与美国搞翻了,美国与那些海湾国家的关系也会受到影响。

“在未遂政变和居伦事件后,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已渐行渐远,现在在中东,美国就剩下与沙特的关系了,如果这最后一个支柱也塌了,那么美国在中东的盟国体系将受到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影响。”朱威烈告诉记者,还有一个背景不能忽略,即当今世界格局处于剧烈变化之中,从亚太、欧洲到中东,客观上美国的影响力都在削弱,因此,美国国会的这个否决意味着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已受到根本性影响,这会触及美国对全球的主导战略,“对美国政府而言是非常糟糕的消息。”[记者张朋辉韩晓明任重柳玉鹏高颖胡锦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