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30年西方对华态度360度反转 专家:西方国家自卑了

第45届澳大利亚议会开幕,澳大利亚总督发表讲话。 图片源自网络 国内知名经济学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解释,在两三年前,澳大利亚是欢迎中国投资的,因为中国资本创造了就业,并且中国是澳大利亚最主要的出口国,而目前在澳大利亚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中国以同样方式投资就被认为是资源剥夺和国家安全问题。 王义桅认为,在全球经济危机下,西方社会和民众不首先进行反思,反而将问题归咎于中国和中国国民。 中国开放30年 西方态度360度反转 在西方人眼中,目前的中国不是不开放,而是“太开放”。 今年年初,华人首富李嘉诚在英收购英国第二大移动电信运营商O2 UK遭遇封杀,英国通信办公室首席执行官莎伦-怀特给出的解释是,担心李嘉诚的并购会打击与其竞争的实体零售商,扰乱现有的网络安排。 甚至连制造业强国德国也出现了并购担忧。今年6月,中国最大家用电器生产商美的集团近期向德国机器人专业公司库卡集团(Kuka AG)提出50亿美元收购要约,部分来自德国的声音认为,中国投资公司在德国大规模收购会道指德国失去对本国先进技术公司的控制权。 而在2015年9月,国际的舆论声音认为中国的改革出现倒退,可能回到计划经济时代,或者指责“中国改革不开放”。更有甚者,英国一家媒体根据去年夏天中国股市和汇市的行情,得出中国“经济模式走向终结”的结论。 短短一年时间,西方国际舆论对中国的态度发生了360度大转变。 “西方的态度反转验证了一句老话‘左右不是’,不开放的时候批判中国,但开放后又说中国太开放了。”王义桅解释。 9月22日商务部发布的《2015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公报》显示,2015年中国对外投资实现历史性突破,创下了1456.7亿美元的历史新高,仅次于美国,首次位列世界第二,首次成为资本对外输出国。 《华尔街日报》8月24日社论以美国批准中化收购先正达和澳大利亚否决中国收购新州电网为例分析指出,面对如潮水般涌入的中国投资,西方政府纷纷加强国家安全审查,这种做法本身无可非议。但西方在加强外资安全审查的同时,也要注意保持本国经济的开放性;既不能向中国投资完全敞开大门听之任之,也不能什么都拿安全说事把中国投资统统拒之门外。 陈凤英解释,过去中国的并购案例比较少,西方社会很少关注,从去年开始,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投资国,中国企业并购案例在全球发生,面对国内产能过剩,现有中国企业在经营困难的情况下都会一窝蜂往外走,出现了并购案井喷现象。 陈凤英认为,西方国家竞争实力不如新兴国家,所以在心态上有所改变,变得有些力不从心,在经济上直接表现为“防范中国”。 “当西方国家在经济上考虑的时候政治上也就会考虑,所以就形成了地缘政治。”陈凤英解释。 竞争力下降 西方国家自卑了 目前,发达国家普遍存在反全球化的倾向,将本国的经济低迷、就业困难、治安问题等归咎于全球化,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 王义桅认为,中国的崛起并没有造成“中国威胁论”,反而是中国的崛起在反哺全球化。 陈凤英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西方社会对中国开放政策态度的反转实际上体现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近二三十年中竞争力的升降。 “最早全球化是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引领的,所以全球跨国公司也是西方国家为主的,而在当时情况下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是相对不开放的。”陈凤英表示,二三十年后,发展中国家实力上升,新兴市场更加接近发达国家,所以发达西方社会出现逆全球化和反全球化主要是实力丧失后的心态问题。 目前,中国银行已经进入全球前10,作为全球第二大投资国,中国的资本、投资都在向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转移。 面对这一转移趋势,发达国家的投资门槛上升了。而30年前,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也通过吸引外资、依靠本国优势资源来发展本国经济。 陈凤英认为,发达国家对全球化的理解比较狭隘。 “发达国家有着较为成熟的机制和法律,中国资本不会打破西方国家既定的规则,只是在原有规则下增加生产而已。”陈凤英认为西方发达国家的一味排他是一种自卑的表现。

运营人员: 魏宇波 MX008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