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民币入篮在即我们将期待什么?

10月1日,人民币将正式成为SDR第五种超主权货币;分析称海外购物、对外贸易结算便捷度将提升

10月1日,人民币将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有人说,这只是“小学生完成作业”,也有人称“意义重大”。

SDR最早创设于1969年,创立之初被定为0.888671克纯金的价格,即等值于当时1美元。1976年各国开始采用浮动汇率,SDR与黄金脱钩,演变成为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即人们口中的“纸黄金”。

在人民币加入之前,SDR“货币篮”中共有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四种货币。SDR已成为基金组织分配给会员国的一种使用资金的权利。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的贷款,还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

中国执意要加入的货币篮子究竟是什么?对企业、个人、国家又有什么重要影响?新京报记者遍访数十位留学生、大型企业、研究人士,解读“入篮”给普通人带来的期待。

[企业]

直接换算 有利于节省成本

大岳咨询总经理金永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火热的中国企业海外投资虽然是在项目层面上进行的,但加入SDR之后伴随着人民币可兑换性、外汇储备的提高,将令企业“走出去”的成本和便捷程度不断提高。

“加入SDR看上去不会对我们海外业务带来任何改变,但是随着人民币计价的资产越来越多,人民币的需求会提高,有助于提升人民币的汇率;同时,现在很多结算要结两次甚至更多(以美元为中介),以后在许多国家就可以直接一次换算,这些节省的成本其实是很高的。”一位500强油企业务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此前,国际范围内用人民币结算的还是“少数”。业内人士称,一类是外汇储备不够,所以想选择人民币作为替代美元的结算方式,另一类是资本市场不开放或者半开放,由于自己国家的限制,所以只认定某一种货币,比如以前传统的俄语国家第一结汇的是卢布。

“现在有了SDR这么一张‘门票’之后,可能不需要政府,只需要企业和对方企业约定好用哪一种货币作为投资的结算,这种约定背后有国际经济组织这样一个超国家的金融机构的准入制度。”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瑞认为,这将给类似航企、油企这样的大型对外投资结算带来便利。

“上个星期拜访一个企业,跟我说最近一个季度的股价涨了30%多,就是因为这些诸如电信运营商的‘走出去’,包括基础设备的出口、销售,将产能供到了海外。”安永财务交易咨询大中华区主管苏丽表示。

[个人]

不直接牵扯零售但结算会更方便

“现在去韩国、泰国等一些商店,很多商户都主动要求,欢迎使用银联卡,欢迎使用人民币了。对于使用银联卡结算的用户还有一定的折扣。希望有一天我们不用办外汇,不用带美元了,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可当外汇使用。”在旅行社工作的张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说。

“其实SDR跟人民币在海外消费没有特别大的关系,并不直接牵扯到零售。”一位支付行业人士对新京报记者分析,但随着中国人购买力的增强,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认可,中国人在海外花钱结算会越来越方便。

一些第三方支付软件也开始进入国际社会。在新西兰工作的刘女士对新京报记者称:“大约有30%的店铺可以使用银联卡,有部分地方商家还可以使用支付宝,大多是在旅游胜地,礼品店、酒店。”

此前的人民币贬值多少影响了海外华人的生活。“感觉我凭空蒸发了一些钱,新西兰的物价又很高,一棵包菜10块钱,西红柿25块钱一斤,生活压力自然就会上涨了。但好在这边工资水平比国内高很多,所以还算过得去。”刘女士这样表示。

另一个海外华人聚集的热门国家——韩国也是如此。“九月初要交学费,因为人民币兑换韩元的汇率低了,所以换成韩元的话钱就比以前少,我们大概多交了3000块钱人民币的学费。”人在韩国的赵女士称,周围的中国留学生都叫苦不迭。

不过这种局面有望得到改变。渣打银行资深中国经济学家颜色此前透露,长期来看,加入SDR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和人民币汇率会有重大提振。

[国债]

对中国对外发债会有良好影响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认为,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中国国债会受到关注是毫无疑问的。SDR使人民币国际地位提高,人民币在国际结算过程中也更加灵活。人民币正在逐渐变成储备货币和可兑换货币。

人民币正式加入SDR,意味着在SDR中有份额使人民币变成国际货币了,人民币就成为了“纸黄金”,成为硬通货。国际金融机构的担保,会使人们更加信任中国国债。包括中国国债以及外币的国债,都会引起高度关注。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提高,我们的债券也会更受欢迎,对外发债的成本降低。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对于中国对外发债有良好影响。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吕随启认为,SDR体系吸收人民币作为计价货币,对于中国金融市场不会带来本质上的影响,中国经济与中国金融市场不会因为SDR把人民币作为计价货币,就发生脱胎换骨的改变。

所以SDR吸收人民币作为计价货币短期内对国债市场影响很小。不过长远来看,人民币汇率的国际化程度会略微提高,人民币的流动性与可兑换性程度也会相应提高。

吕随启表示,虽然国内债券市场处于“牛市”,但是其主要原因还是利率没有完全市场化,现在的债券市场并不是供求关系的真实反映,加之国内信用体系并不完善,所以债券价格现在很难说是一个真实的价格,投资者需要警惕风险。

[楼市]

国内高房价“拐点”将出现?

资深金融风险管理顾问陈思进认为,中国目前房价和中国人民币的高汇率形成了跷跷板,而学界普遍认为,汇率与房价只能保一头。从经济学角度而言,不太可能同时保持高汇率和高房价。

他认为,从人民日报近期针对楼市的发声,以及人民币最近不断强化、国际化的形势来看,政府更有可能保人民币汇率,那么就意味着可能会放弃高房价。但人民币加入SDR不意味着楼市将立刻进入拐点,具体还要看国内经济状况。

长远来看,人民币早晚要在资本项目下自由兑换,成为和美元、英镑一样的国际硬通货。人民币成为国际硬通货的意义远远大于房地产对经济的作用。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中国加入SDR与国内房价没有直接联系。赵锡军称,中国加入SDR,是人民币得到国际金融机构认可的标志,跟国内房价没有直接联系,国内决定房价的因素很复杂,房子的标价与人民币加入SDR没有直接关联性。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原主任易宪容也持相同观点,人民币加入SDR的实际作用,还需要看国际金融市场的实际使用情况,现在不宜下结论。人民币加入SDR与楼市涨跌没有联系。易宪容认为,目前中国楼市处于泡沫状态,市场已经失去理性,目前就是看泡沫破裂的时间问题。

■ 背景

备战“入篮”一年人民币发生了什么?

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日,美国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将人民币纳入SDR(特别提款权)篮子。人民币成为了继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后第一个成为超主权储备货币的新兴市场货币。IMF表示,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将正式成为SDR第五种超主权货币。

为“入篮”,央行动作频频

自去年以来,央行为给人民币加入SDR铺平道路,动作频频。

加入SDR的货币需要满足发行国货物和服务出口必须位居世界前列(总额占1%),货币必须在国际贸易支付中被普遍使用、在外汇交易中广泛使用,即“可自由使用”两个主要标准。在2010年的评估中,IMF就曾以人民币没能满足“可自由使用”的要求,拒绝人民币“入篮”。

在去年12月IMF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之前,2015年9月至10月,央行先后向境外中央银行类机构开放国内银行间外汇市场。同时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一期成功上线运行,为境内外金融机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业务提供资金清算、结算服务。2015年10月23日,央行宣布放开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利率市场化在名义上完成。

2016年4月,中国央行同时发布以美元和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数据。央行认为,SDR作为一篮子货币,其汇率比单一货币更为稳定。以SDR作为外汇储备的报告货币,有助于降低主要国家汇率经常大幅波动引发的估值变动。

2016年8月,世界银行在中国银行间市场发行首批人民币结算SDR计价债券,规模为5亿SDR,约合人民币46.6亿元,期限3年,结算货币为人民币,票面利率0.49%。它的出现,标志着人民币国际化再进一步。

资金流出创新低

自去年12月IMF宣布将人民币纳入SDR(特别提款权)篮子之后,人民币汇率一度出现的剧烈波动导致跨境资金大规模流出。不过,到今年第三季度,跨境资金流出已经趋于缩小。

根据外汇局最新数据,2016年8月份,银行结售汇逆差95亿美元,环比下降70%,为2015年7月以来月度最低值。值得注意的是,居民和企业的结汇(亦即将外汇换为人民币)意愿大幅增强,显示出市场主体对本币的信心日益稳定。

根据外汇局数据,8月份,银行客户卖出外汇金额与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59.2%,较7月份提高0.9个百分点;银行客户买入外汇金额与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7.4%,较7月份下降1.3个百分点。

比如,8月份仍是境内居民境外旅游、留学购汇较多的时期,但当月旅行项下购汇环比下降3%,同比下降16%。国家外汇局在近日的答记者问中对此解读称,前期个人购汇需求得到较大释放,也显示当前个人购汇仍较理性。

从更宏观的国际收支数据角度看,今年一季度我国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1233亿美元,比去年四季度减少26%。目前9月数据尚未发布,但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此前透露,二季度逆差比一季度进一步收窄60%。

此外,衡量跨境资金流动还有外汇储备这一指标。今年年初,外汇储备余额降幅比较大,但2月份以来降幅明显收窄,月度变动也呈现有升有降的态势。目前,外汇储备基本稳定在3.2万亿美元上下。

■ 展望

人民币距离国际化还有多远?

“其实SDR挺被边缘化,使用非常不频繁,跟企业和个人也没有直接关系,主要是主权国家对主权国家使用,类似于记账凭证,一般来说,也就是国际收支不平衡的时候进行调节,还有一些大型主权国家用来偿还IMF的利息。”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分析。

民生海外认为,人民币国际化通常有三个层次,第一是被承认,作为国际化货币要被所有的国家承认你的国际地位、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再次是有需要,拿了人民币,在很多国际事务上用得到,比如国际贸易、金融支付,可以用人民币计价;第三是可获得,这个是加入SDR的主要意义所在。人家想拿你的货币也拿得到,“这是未来努力的三个方向”。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人民币在国际化进程中,要做的工作“非常多”。首先是要保证稳定性,包括经济、金融、汇率的稳定。再次是人民币汇率政策的透明性。

有研究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来讲,还是要取决于人民币币值的稳定,而币值稳定的背后,是中国经济能不能长期向好。

“加入SDR不是一劳永逸。”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曾公开表示。中国国际交流中心徐洪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随着人民币的国际化,国人出国消费、旅游将带来便利,人民币可以直接支付,但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记者 宓迪 王全浩 赵毅波 实习生 洪紫桐 杨砺 莫文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