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赵瑞兰:从小交通员成长为战场上的“南丁格尔”[align=center] 年近九旬赵瑞兰最喜欢的还是军装

[/align]

八年抗战中,无数英勇的中国女性像男人一样走上战场。她们有的直接拿起枪与日本侵略者正面战斗,有的乔装打扮在敌后为抗日军队传递情报,有的成为战场上的白衣天使,救护负伤的抗日勇士……已在通辽工作生活了60年、河北籍老战士赵瑞兰就是其中之一。在抗日战争期间,她从一名地下小交通员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八路军女救护员。她对记者说:“我与日本侵略者有着国恨家仇,八年抗战既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史也是血泪史,我们要铭记历史、警醒未来!”

小交通员:怕被捕泄密曾吞下情报

l927年赵瑞兰出生于河北省滦县西辛子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她不满十岁时母亲积劳成疾去世,父亲为了生计远走他乡,留下她与年迈的祖父相依为命。

上世纪40年代初,日本侵略者侵占华北、山东、长江以南大半个中国领土,在一些沦陷区施行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1941年1月25日,农历腊月二十八,3000多名侵华日军在驻伪丰润县顾问佐佐木二郎的带领下,对河北省丰润县潘家峪那里的村民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全村1700多人,近1300人被杀害。这就是骇人听闻的“潘家峪惨案”。当时赵瑞兰亲耳听闻受害者亲属讲述惨案发生的经过。1943年,赵瑞兰的一位大伯也无辜被日军和汉奸残忍杀害。15岁的赵瑞兰由于生活贫困营养不良,看上去还像个10岁左右的孩子,但日本鬼子和汉奸的暴行她铭刻在心,牢记“国恨家仇”。一天村子里来了一男二女三位年轻人,他们对百姓特别热情,看到食不果腹的赵瑞兰还帮她缝补衣服送给她食物,赵瑞兰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抗日地下组织成员。赵瑞兰回忆:“他们经常召集当地的贫苦百姓和妇女儿童宣传抗日斗争。在他们的教导我懂得不少革命道理。”后来赵瑞兰与他们三人联系越来越紧密,并主动给地下党组织站岗放哨,传递情报成了一名地下交通员。

赵瑞兰回忆:l943年春天,河北省滦县附近鬼子和汉奸活动非常猖狂,地下组织工作越来越危险,敌人在各个交通要道对来往行人无论男女一律搜身盘查。这年7月,赵瑞兰化装成挖野菜串亲戚的小姑娘,执行了第一次送情报任务。70多年后的今天,赵瑞兰仍清晰地记得,执行任务前,高、李两位大姐对她说:“这个小纸条非常重要!关系到革命工作的胜败,如果遇到鬼子汉奸千万要毁掉。”虽然执行这次任务途中也遇到了敌人,但凭着瘦弱的外表和机智的头脑,赵瑞兰化险为夷最终成功将情报交到上级朱友德同志手中。此后赵瑞兰多次成功完成传递情报的任务,受到地下组织负责人的表扬。

在当时残酷的环境下,做为地下交通员随时都面临着生死考验,执行任务时精神也高度紧张。在一次送情报的途中,赵瑞兰突然发觉路边有人埋伏并迅速包围过来,她立即将情报塞进口中吞了下去。结果却让她哭笑不得:原来这是一只八路军的部队在此设伏。时至今日,赵瑞兰仍觉得遗憾:“那是唯一一次没有成功完成任务。”

赵瑞兰:从小交通员成长为战场上的“南丁格尔”

[align=center]赵瑞兰战友合影留念
[/align]

女救护员:为掩护伤员独自引开敌人

1945年6月,经过高、李两位大姐介绍,赵瑞兰参加河北省翼东军区十三旅部队救护队,成为一名战地救护员,负责战场上救护伤员。

赵瑞兰告诉记者:那时,八路军武器装备很差,与敌人作战伤亡非常大。部队药品奇缺,普通伤员只能采取用盐水洗伤口和用草木灰止血的治疗方式。如今人们听起来感觉不可思议,但这是当时的真实状况。

由于敌人实施残酷的“扫荡”,按照上级指示救护队的同志化整为零,每人负责三四名伤员就近隐蔽养伤,部队将赴前线作战。得知大部队离开的消息,日伪军和地方反动武装开始兴风作浪,疯狂地残害地方干部和留下的伤病员。

赵瑞兰带领3名伤员躲在河北省丰润县的一个山洞里,到了晚上她才一个人进村为伤员寻找食物和盐巴。虽然每次都十分小心,但还是被敌人发现了,就在敌人搜索到洞口的危急关头,及时发现险情的赵瑞兰故意发出声响,边跑边引开敌人。奔跑中,她失足掉进了一座被水冲毁的坟墓,才侥幸躲过了敌人的追捕。

回忆当年那惊险的一幕,记者问赵瑞兰当时夜晚掉进坟墓并躲藏在那里是否害怕时,年近九旬的赵瑞兰率直地回答:“当时都顾不上害怕,只想着伤员和自己千万不能落入敌人的手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