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石头坑中爬出的女新四军

石老讲述抗战故事

她风华正茂的岁月是在硝烟战场上度过的,中国人民抗战八年,她在敌后根据地和新开辟的边区开展民运工作、群众工作六年。几次遭遇到日伪军的搜捕,她都一次次化险为夷。她就是93岁高龄、现居住在西京医院安居楼的抗战老干部石先。

“王校长领我走上革命道路”

石老原名穆钟平,出生六个月时,由于贫穷,举家迁徙到安徽省和县乌江镇。引领她走上革命道路的是自己的小学校长王易今,王易今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当时王校长经常在课堂上宣讲中国共产党的抗战思想和主张,这让我幼小的心灵里萌发了要参加革命的念头。1939年,新四军到了乌江镇,我就到处打听新四军的住址,当我听说新四军住在离乌江镇三十里地的香泉街时,我就来到了新四军五支队八团和县服务团,受到了同志们的热情接待,这更坚定了我参军的决心。虽然母亲当时坚决反对我参军,但好在有父亲的支持。当年6月,我动员了小学同学汪廷芳、范培琦、谢宗玉等3人一同奔赴香泉街新四军所在地,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那时,我才17岁。”石老说。

“小穆,快跑,小鬼子还跟着你!”

参军后,石先入役新四军五支队八团教导三队,部队官兵团结友爱、相互帮助的学习生活场景,真切地让石先体会到了部队大家庭的温暖。1939年7月24日,鉴于石先出色的表现,她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随后,石先被部队派到民运组工作,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和筹建农、青、妇、儿童团等组织。1941年6月的一天,石先正在参加乡里抗日骨干会议,会场临近一条大路,却没有设置警戒。大会刚开始不久,会场就被日本鬼子包围了。石先她们没有武器无法抵抗,只有赶快疏散。“当时,我身着军装,又是女同志,目标非常明显,在奔跑撤离时,我发现有一个头戴猪耳朵帽的鬼子正紧紧追我。我当时想,绝不能让鬼子活捉。那时年轻,跑步飞快。鬼子看追不上我,就在后面开枪,子弹从我耳旁擦过,我摸了摸耳朵还在,就加快速度。跑过左边麦地时,见到一名女同志正负伤坐在地上,便想过去救她。可她一个劲挥手,不让我靠近,还高声大喊:‘小穆,快跑呀!小鬼子还跟着你呢!’我没办法救她,很心痛,只好加快速度奔跑。当我跑到前面小村庄一个路口处,幸好遇到一个民兵一把将我拉到他家中,我迅速换上这位民兵老婆的便衣,他才将我送出了村。”石老说。

石老表示,她是幸运的,过后才得知麦地里负伤的女同志被后面追击的那个日本兵枪杀了,妇女主任也被抓走了,她由于沉着冷静,幸运地死里逃生。

因过封锁线经历得新名

1940年秋,当石先在定远县积极开展民运工作时,组织决定要她到津浦路东江北指挥部江北干校去学习军事、政治。当时抽调的有部队的、地方的二十多人,都是女性。

路西区党委指派宁都起义的团长宋康,将她们带到路东。路西与路东虽然距离只有一二里地,但狡猾的日本鬼子在路的两侧都设置了严密的封锁线,构筑了碉堡,配备了重机枪,并有鬼子在路的两侧来回巡逻。要确保20多人安全通过,不掉一个人,宋康决定石先她们各解下绑腿带,连接成一条长带,拴在骡子后腿上。二十多个女同志,没一个人有过突破封锁线的经历,所以大家听从了宋康安排。但过封锁线跑步行军时,人是跑不过骡子的。结果一条绑带中间断裂,二十多人都跌倒了,石先她们四五个人像叠罗汉一样地跌入一个深三四米的大石头坑中。石先被压在下面,腿跌破了,鲜血直流,最终从石头坑中爬了出来,到如今还能见到腿上的疤痕。

突破鬼子的封锁线后,她们20多人安全到达安徽天长县叉涧镇江北干校,干校领导面对复杂严峻的斗争形势需要,为确保学员安全,决定要她们改名换姓。为了纪念跌入大石头坑这段过封锁线的经历,石先和同学唐玲商议后决定改名。一个叫“石先”,一个叫“石锋”。石老说:“为何改成这个名字,因为新四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共产党员又是先锋队,所以取‘先锋’两字。”从此以后,“石先”代替她原名穆钟平,在皖南大地传开了,一直延用至今。干校还未结业,组织通知石先赴苏北盐城开辟抗日根据地,在一次过敌人封锁线时她见到了胡服(刘少奇同志当时的化名)。1941年,石先在新四军军部机要科担任译电员,后调入新四军后方政治部秘书科,负责收发文电。1942年担任华中抗大女生排排长。

沉着冷静巧避日伪军搜捕

1943年,石先被分配到江苏省甘泉县(现邗江县)公道区任组织科长兼桑园乡指导员。10月全县扩军,区委书记杨布到桑园乡来协助石先进行扩军工作。

一天晚上,她们在斗坛大寺庙开动员大会,拂晓前散会。杨布与通信员于宝来,和石先同住在离斗坛很近的新党员张保田家。当晚,石先还未睡熟,忽然听见有人砸门。于宝来没经验,爬起去开大门,被一枪打在腿上。石先判断日伪军这次行动是冲着她来的。因为石先在这个乡已工作一段时间,在当地群众中影响很大。果然,狡猾的敌人一进来就一个劲喊:“石同志,我们是县政府派来的,检查你们扩军情况的。”一面喊一面搜索着,杨布同志从过道后门猪圈上跑掉,但被敌人打中了肩膀。

石先坐在床上听着动静,灵机一动,叮咛张保田的母亲说,你出去告诉鬼子和伪军就说石同志走了。张母听话出了房门。石先表示,当时她想这次肯定是跑不出去了,并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是幸运之神再次眷顾了她。当时过道门开着,正好将她住的房门遮挡严实。加之天色朦胧,敌人害怕我军武工队过来,不敢多停留,听张母说石先走了,乱打了几枪后,三十多人又向斗坛寺庙方向去了。随后,石先他们赶紧撤离。

回到乡里后,老百姓见到石先非常高兴,揪着的心也落了地。随后,石先和民兵们经过多天的跟踪和严密布控,终于抓住了透露他们行踪的叛徒,就地枪决了。石先说:“当时边区经常有敌人化装成便衣下乡抓人。我为了安全起见,晚上睡觉都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有时吃了晚饭要跑三十里外去睡觉,翌日再返乡工作。虽然生活艰苦动荡,形势严峻,但我们在老百姓的大力支持下,发展了10多名党员,壮大了党员队伍,建立了党支部,选出了自己的乡长、民兵、农救会等组织负责人。”

1945年日本投降,组织又派她去东北地区开展工作,她愉快地服从组织决定,竭尽全力继续为党工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