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始,至1945年日本投降终,14年间,面对穷凶极恶的侵略者,中华民族誓与侵略者殊死抗争,付出了3500万军民伤亡的巨大代价。“我们有责任让苦难永远不再重演,受难者的记忆被永久尊重。”

在桂林,大批的青年志士加入到了保家卫国的抗日战争中,他们或者在桂林本地参加了桂林保卫战,或者远征东南亚,参加了中国远征军,这些抗战老兵有的还健在,有的已不在人世。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让我们铭记那段血与泪的历史,从即日起本报推出《听爷爷奶奶讲抗战的故事》系列报道。本报记者通过走访那些曾亲历抗日战争的老兵和他们的亲戚后代,听他们回忆那些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人和事。敬请读者关注。

讲述人:

伍永植(当兵时曾用名为伍远值),男,现年100岁。1915年生于全州县文桥镇栗水村庄屋屯。1938年国民革命军在全州征兵时入伍,1941年退伍回家务农。1944年,日军南下侵犯全州桂林,伍永植再次入伍,加入全州县府自卫队二大队第四中队一分队。期间多次参加对日战斗,在桂林保卫战中据守过象鼻山,右脚膝盖在光复全州的战斗中被日军步枪打伤。1945年中国军队收复全州县后县大队解散,复员回家。1948年结婚后育有三男二女,现与老伴单独住在老屋。

记者采访:

5月13日下午,在全州县文桥镇栗水村庄屋屯一座有些陈旧的泥砖混合农房的走廊上,穿着印有“民族脊梁·抗战老兵”字样羽绒夹袄的伍永植老人,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人坐在那里休息。穿过那长长的记忆“走廊”,伍永植老人满眼都是自己身着军装穿梭在枪林弹雨中的年轻时候的影子。

1915年出生的伍永植今年已是100岁了,他满头白发,胡子和眉毛也都白了,但面容看上去还有些红润,讲话也还清楚,就是听力不太好,交流起来有些吃力。在弄明白记者前来是要跟他聊聊参加抗日战争的那段经历后,伍永植显得有些激动,双唇有些颤抖,双眼满含泪水,心中有很多想说的话却一时说不出来。

由于年纪的原因,伍永植老人的记忆已有些支离破碎,经他断断续续的回忆,再加上之前知道他的一些经历的人补充,他抗战的那段经历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伍永植24岁那年在全州参军入伍,被送到柳州后分配到工兵二团。在那里,伍永植接受了最早的军事训练,这些项目包括防御阵地,负责挖山、挖战壕、掩体、爆破、架桥等。据他回忆,他所在的部队先后在柳州、来宾等地驻防。1941年,伍永植回到了老家,没有继续当兵的打算。谁知过了3年,日军为打通中国到东南亚的通道,在攻占衡阳后继续南侵。“日本鬼子都打到家门口了,而且之前我又当过兵,肯定要上前线打日本鬼子了。”伍永植说。就这样,1944年,伍永植再次应征入伍,加入了当时的全州县府自卫队。

伍永植本以为在全州可以与日军好好干一仗,谁知还没与进犯全州日军正面交火,负责守卫全州的93军就不战而退。伍永植所在的部队也纷纷撤出全州。在这次撤退中,伍永植与他的部队走散。走散的伍永植被46军170师炮兵营收编,参加了桂林保卫战。“我们当时的任务是负责守住象鼻山。”对于桂林保卫战,伍永植老人的记忆还比较清楚。

据他回忆,当时在象鼻山布放了8门山炮,桂林保卫战打响后,伍永植跟他的战友在象鼻山坚守了三天三夜。弹尽粮绝后,为了不让日本军队缴获重型武器,伍永植跟他的战友使出最后的力气把8门山炮推进了象鼻山下的漓江河里。最终他们被日军俘虏。

“我算是亲眼见过日本鬼子是怎么对待俘虏的了。”说到这里,伍永植的心情显得沉重起来。他告诉记者,被日军俘虏后,他跟没有成功突围的7名战友被绳子捆住双手,一路往全州方向走。而在路上,日军为了取乐,竟然把伍永植和他的战友当做人肉靶子,用来给日本新兵练刺刀。“以前老是听人家说日本鬼子很坏,但那次我自己也是差点被日本鬼子的刺刀刺死。”伍永植说。据他回忆,走到才湾时,日本兵示意他们站成一排后,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从左往右一路刺了过来,前面的5名战友活活成了日本兵训练刺刀的肉靶子。就在日本新兵准备刺向伍永植的时候,美军的飞机发现了他们,朝地上的日本部队射击,伍永植跟另外两个没有被刺死的战友乘机跑进了路边的山中,总算逃过了一劫。

伍永植跟逃出来的2个战友后来加入了93军挺进纵队,在全州一带继续坚持抗日。1945年,国军开始反攻桂林和收复全州,伍永植所在的部队侧面配合。这年夏天的一个早上,有消息说一队日本兵要经过五地(全州县一地名),伍永植的部队接到命令在五地、封门岭旁边的山坳布防。那一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他们就摸索着到达目的地防守,伍永植找了一棵大树做掩护,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上午9点多,就在伍永植他们等得有些烦躁,以为日本兵不会来了的时候,一小队日本兵从北边过来了。

“不晓得他们怎么发现我们了,双方几乎同时开了枪。”伍永植回忆说,被他们伏击的那股日本兵人数虽然不多,比他们的人数少,但武器要好很多。日本部队仗着有机枪,想冲破伍永植他们的封锁,但遭到了伍永植他们的顽强阻击。“差不多打了半个小时,排长就喊我们冲锋。我就是在这次冲锋中被打伤了腿。”伍永植说着挽起了右腿的裤管,指着膝盖上的一道疤痕告诉记者,当时他只管冲锋,没想到一颗子弹擦伤了他的右脚膝盖,旁边的战友就把他弄回去了。“打了那么多仗能活下来就是天大的好事,受这点小伤实在算不了什么。”伍永植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