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追忆抗战那段带血的历史:跋涉一月从增城奔延安

老人追忆抗战那段带血的历史:跋涉一月从增城奔延安

图:1938年1月,增城抗日救亡宣传队下乡前摄于雁塔下,左二:徐亮,左三:徐辛雷

老人追忆抗战那段带血的历史:跋涉一月从增城奔延安

图:徐亮老人追忆往事依然激情满怀

1938年1月24日,春节就要到了,增城的大街小巷里,人们开始在门口支起锅子炸煎堆、糖饼。

天空中突然低低地飞过几架飞机。人们奇怪地抬起头,好奇者甚至爬上了城中的凤凰山,想看清楚这些没见过的来客。突然,一个炸弹从空中抛下,轰地落在山顶,山上的20多人顿时血肉横飞!

鬼子来了。

原广州市政协副主席、85岁的徐亮老人坐在明亮的客厅里,回忆起这段带血的历史,神情肃然。

每月十块大洋,哪够抗日宣传?

1937年,17岁的徐亮刚从增城中学毕业,在哥哥徐辛雷任校长的增城县永和矮岗村县里第27短期小学协助教书。“我们这些热血青年,人人忧心如焚。民族的出路在哪里?”

当年年底,徐亮兄弟放寒假回到县城,串连发动抗日救亡。在同学的响应和支持下,“增城县抗日御侮救亡协会”组建起来了,80多人报名,并得到当时国民党驻军一五八师政治部的支持。

这群刚毕业的学生开始自编自演节目。“那时,国民党县党部每月拨给10块钱宣传费,这钱只够订报、买文具、印刷宣传品,买化妆品、制道具、租汽灯,都是自己掏钱。原本见人就会脸红的女同学,也不管那么多了,走上街头就演戏……”

要让农民兄弟也起来抗日

增城是个好地方,但因1938年初的这场轰炸改变了。

“站在凤凰山上的20多人被炸死了。尸体碎块到处飞溅,满城都是……”

鬼子的轰炸让徐亮和同学们彻底觉醒了———要让所有人都起来抗日!经过两天筹备,宣传队一行走进了农村。

晚上8时,罗岗徐屋的晒谷场聚满了农民。宣传队演一段,停下来讲一段,讲鬼子的暴行,讲抗战的形势。

“农民兄弟觉得很新鲜、很好看。演出结束后,把我们团团围住,问这问那,关心国家存亡的感情溢于言表,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抗日救亡的宣传和歌声。”

同时,在县城中心,他们借了“仓祖庙”,办起抗日救亡宣传阅览室,有《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教程》、《解放周刊》。还办起抗日墙报,那是增城街头第一张海报。

“一天,国民党一个什么队长闯进阅览室,气势汹汹地问:谁让你们展出这些书的?他怀疑我们有政治背景。不久,国民党县党部就停发宣传费了。”徐老回忆,“我们不再把民族的前途、希望寄托在国民党身上。”

一听增城沦陷了,一下哭了

1938年2月,徐亮看见《救亡日报》上延安抗大和陕北公学的招生广告,和哥哥商定一起去延安。之后半年,两人每天沿增城到广州的公路跑步锻炼身体。8月初,两人瞒着家里和另外三个同乡,把八路军办事处的介绍信缝在裤子里,北上奔赴延安。

经过整整一个月跋涉,终于到了延安!“我们高兴死了,像回到家一样。”

徐亮报学军事,学习生活刚刚开始,“10月初一天,1000多人坐在陕北公学的操场上上课,突然广播响了,说广东增城昨天沦陷了。我们一下就哭了……”

多年后回到增城他才知道,家人因为避难乡下,躲过一劫,“可日本人把整个增城烧光了……”徐亮喃喃地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