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便饭故事

许多战友都离开了,我还有幸,虽然因从警几十年积劳成疾如今退休后身患恶疾尚在苦战!回想往事,历历在目,有许多值得书谈一番的。比如就因为一顿便饭没有享用,就发生了一系列问题,成为便饭背后的故事。

那是在我因“正常交流”被转岗到“唯我方能胜任”新岗位“高就”。免不了同地方打交道。大家知道,地方从来是吃人家的而没有被人家吃的。曾经有过一次人家是客气地请我们吃顿“便饭”而我们这些边远山区的人直率地太过分了真的去吃了一回。事后得知为了请我们吃这顿“便饭”,光那层层请示报告就费了大事。真是不好意思的一顿“便饭”

但是地方吃我们那就非常便当,都认为咱是唐僧肉有钱好吃!所以吃起来也不计较神马。一次请人家用个工作餐。人家习惯如常招呼服务员上这酒拿那烟,再不然加个鱼翅野味神马的。搞得服务员一头雾水,餐后结帐直追着人家要,结果碰了一鼻子灰,弄的经理出来再三陪不是还打了个折!这当然也怪咱们大山里的人对人热情实在的优良传统太浓了。

还说一顿便饭的事。一次因为工作关系需要地方协商解决。本来那件事根本不需要啥协商解决的了,因为按照文件办理即可。但是实际的事嘛,无论整啥事,“沟通”这个环节如果没有提前做好,那绝对做嘛都是浮云一番。这就是国情!

协商的准备工作非常顺利。地方声称就差吃顿便饭一切都搞定了。有关部门呢,不错,也给了我个莫大的脸子,在豪客来酒家预订了一桌“便饭”。看来这事就没啥麻达了嘛。

不料临近便饭时,地方突然通知,临时增加几个“贵宾”一同“便饭”。据说有上级部门的有旁级部门的还有部门的部门的更有部门的相好的,总之据地方说这些人的光临对有关部门来说是莫大的荣耀。于是我急忙向有关部门汇报也就是“沟通”,看是否再加点便饭呀,这增加贵宾,预订的“便饭”显然不够了嘛。

有关部门闻知后很生气,当即决定不增加,还特别强调就是大事不办了也不增加便饭!理由很简单,咱这行当虽是二等之名但在本地也是坐主席台的在政府里也是有地位的更不是软柿子谁想捏就捏的。我当即转告地方因为有关部门非常忙,是不是改期再“便饭”?地方这气可大了,大概从来没有遇到过改期“便饭”的事吧,也非常坚决的拒绝了我的建议,大发一顿雷霆之怒。这点理解,人家那面子算是丢惨咧。当然,我的面子也丢了,那倒好说,因为一个转岗的还有神马面子,但地方的面子丢了那就有些伏笔了。但不管怎么说地球离了谁也转的嘟噜噜的,虽然便饭之事大事也泡汤了倒也无碍甚事。大伙谁也是哈巴狗添牛牛各过各的日子各扫各的门前雪!

过了一段时间地方升官发财了成为有关部门的直接上司咧。虽说领导肚子大容积也不小但当年扫了面子的事人家哪能忘的了呢!故这事那事就都来了。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关部门的脑袋是比咱这转岗的快,聘请写手给过去的地方如今的上司上了一份报告,认真检查一番自己的不是,深入分析当年(当然不能说便饭而是工作中的若干问题)的原因,恰如其分的总结发生问题的缘故都是“我单位转岗人员刚到新岗位,工作协调出现差错。为严肃纪律挽回影响以儆效尤,经采用民主测评差一票的方式对其作了职务升迁的否决”。

不巧的是,只因我天生不信邪,从来没有把这事当回事更没有神马可畏惧可担心可害怕可后悔的,故对我而言这事很快就过去了,就连党的一位高级干部在亲切接见我时都说“这事到此为止”。

不过这件事到此为止还真是难以“到此为止”。我倒是被差了一票吃了亏倒了霉不管咋接也就是个人受委屈学学刘少奇彭德怀等老前辈还有啥事看不开呢。但有关部门的大事没办了并不好受,这以后的事业总有些磕磕绊绊,常常一副灰头土面连帮鸟贩子都看不住。唉,就一顿“便饭”没“便饭”了,可伶了那些在囚笼里无奈的无辜的无力的无路的无盼的刺猬、猪獾、喜鹊、木鸽、麻雀、百灵、黄雀等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