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叫什么咱先不说,可本人有一个亲身经历想和大家叙述一下,让大家说说看。

早上还没有上班,我就带领四名协警来到农场集市维护交通秩序,直到11点20分许,才都回家吃饭,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手机响了,当时是嘉荫分局值班室电话,给我打电话的是当天值班室,说在农场十字路口(集市的地方)有个纠纷,让我去处理一下,我放下电话就往报警地点走,走了几部我一想不对,当时就我一个人,还没有单警装备,没有执法记录仪,当时我就往值班室打了个电话,并说明我当时的现状。可值班室说没什么大事,副局长说让你去看看调解一下就完了,我一听副局长都发话了,那就去吧。离现场还有十多米左右的时候向我走过来一个人,并和我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经过,说与那个女的(当时不知道那个女的名字)发生纠纷的是他爸。他爸在集市上骑个电动三轮车,把一个女的脚给压了,这女的说脚疼,他们几个就把这女的送到了嘉荫农场医院做了个CT,检查结果是骨头没事,就是有点脚踝韧带拉伤,还给开的药。可从医院出来后那女的说疼,不敢走。那个女的就报警让公安局来看看怎么处理。听到这里我就问那个人呢?他们说在前面。我从人行道上越过树带就看到一个红头发,胳膊上有纹身的女的坐在马路牙子上,我上去就问是你报的警吗?她说是,我就问她你还有什么要求,你想怎么办。她说脚疼。我说那你该上医院上医院,我们该调查调查。这时这个女的就对我说你和我喊啥!当时我就有点蒙了,我说我和你喊啥了?我说话就这样,你要是对我处理方式有异议,我现在就给局里打电话,换别人来处理。这时她和旁边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的说,把他给我拍下来,他们是一伙的,告他把他皮扒下来。我一听她这么说我掏出电话想给局里打,同时我转身往后走了几步,这时就听那个女的在后面开骂了。什么狗,什么艹你妈的全来了,并说要告我扒我皮什么的。我听着很气愤,就回头问她,你骂谁呢?这时围观群众好几个人过来把我拉走并说别和她一样的,她是疯子。这时我就给值班室打电话说明这里的情况并要求局里派人来处理。大约过了10多分钟,看到局里来人了,我就回交警队了。在交警队的时候局里教导员来问我事情经过,我就简单的叙述了一下。教导员还说这就是讹人,说那个女的的爷爷,爸妈还有孩子都从新青林业局来了,说她爷一下车还给他好几拳呢。说要见局长,见局长后事情是怎么说的我就不知道了。下午4点多局长找我了解情况我才知道那个女的叫“康婷”是新青林业局的,8月22日晚局长说康婷在伊春林业医院住院,说明天让我和局里教导员一起也就是23日去看看,23日我和教导员到医院,进病房看到康婷她们全家都在,并在个个角落放上手机开始录像,康婷当时还引导我让我说怎么打她了,怎么骂她了。当时我就和她对质一下,说我根本就没有那些动作和语言。康婷一看套话没有成功,就开始装抽,教导员和我当时看到这情景也没法说话,我俩打算出病房等一会,这时康婷的妈妈就过来要求教导员拿钱。教导员说我们今天来是了解一下事情经过没有带钱,说了几句并安抚她们好好养病我们就往电梯那里走,在等电梯的时候康婷她爷爷过来了,一把抓住教导员说什么也不让走,非得让拿钱。我抽空从楼梯跑到停车场,后来听说教导员也是从楼梯间跑下来的。我和教导员见面商量一下这没法说话,决定就回农场了。回到农场如实跟局长汇报了当时的情况。第二次去医院几号我忘记了,也是局长通知我说起早去的,当时去的还有副局长,在路上局长告诉我说康婷把我告到绥化管局公安局了,今天来的还有绥化管局的领导也在往伊春林业医院赶。到了医院管局领导和局长还有副局长他们去病房谈的,还是没谈好,就是不依不饶的,就说我打她了,骂她了,把她心脏病吓犯了,把月经吓没了。又去过几次我都记不清了。最后一次去也是局长让我去的,说康婷她们家去总局公安局闹事了,让我明天再去医院和康婷好好谈谈。我去后把康婷约到了楼下,在说话的过程中,康婷威胁我说,你这身衣服值多少钱,什么你们局里也乱哄哄的,至于谈怎么解决这事的谈话中,康婷是一句话也不说,全让我说然后她点头还是摇头,最后康婷管我要十万块钱,说这事就拉到。谈到这我就出去给局长打了个电话,说康婷要十万,局长在电话里说让我先稳一下康婷,然后就回来吧。到单位后局长,教导员,副局长在会议室里等我,我去把情况跟他们三人汇报一下,并把录音交给局长,我就回家了。

后来局里对我做出停止执行职务两个月,停发两个月的执勤补贴,期间去伊春的所有费用都由我个人承担,最后局长找我说这事必须“平”,他们已经协商完了,给康婷三万五千元。这钱由我出,我没有同意。我为什么要出这个钱?是局里派我出的警,并且当时我没有任何装备局里领导也知道,事后管局督察,局里都做了相应的调查,对我也做出了相应处罚,就这个事情而言我也对康婷说过,你拿出证据,由法院判决,如果事实成立我个人承担一切后果,但是如果你提出一切无理和过分的要求,我无法答应你。这是我对此事一开始就有的态度,至于为什么一开始就去和康婷谈,第一是局长让我去。第二我也不想把事情扩大化,给局里造成影响,给局领导造成什么麻烦。可就是我的一味忍让,更助长了康婷的气焰,再加上局里的态度(停止执行职务期满也不让我回到工作岗位),使我在公众眼里失去了公信力,无法再去开展工作,所以我在11月提交了辞职报告。

在辞职快一年的光阴里,我是天天做梦回到了奉献了二十多年青春我热爱的工作岗位,我无时无刻不在想,这是为什么?难道是我错了?还是法律错了?虽说现在的执法环境不好,警察这个职业是弱势群体,可我们是在执行法律职责,这是国家赋予我们的权利和职责。可对于这么一个无耻的赖子,这么样无理的要求,就一个毫无事实根据的心脏病,毫无根据的“例假”没有了。就能让一个执法机关对自己人做停止执行职务的决定?就因为一个无赖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提出天价赔偿,而我不同意赔偿就让我停止执行职务处分决定期满也不让我回到工作岗位?就因为一个无赖能够四处告状,作为一个国家行政机构法律的执行者去和她谈判,直至妥协,赔款?这和当年外国列强侵略我们的国家还要割地赔款有什么区别。做出这些难道就是为了某个人的政绩和“所谓的和谐”。

事情到这我想大家也许看明白了,请大家用理智的态度回复我,谢谢大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