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共地下党员智斗日军 破坏日占炸药原料厂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以后,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饱受日军折磨的广州市民积极投身抗日运动。78岁的老党员谢岳,是当年迎接广州解放的168名中共地下党员里的一个,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记者讲述了日军当年的滔天罪行,以及中共地下党人在艰苦的条件下开展抗日活动的情况(见上图,陈安摄)。

1938年,童年谢岳为避战祸跟随着父亲从广州逃回南海大沥老家。“没想到,刚回老家不久,日军的铁蹄就踏进了广州。 ”谢老说。广州沦陷以后,日军很快就进驻大沥。村民每天都要交粮、鸡、猪,慰劳“皇军”,日军还不定时进村抢掠,搞得鸡飞狗走,人心惶惶。

发动工人降低日军工厂产量

1944年,谢岳进入广州化工厂当工人。这家工厂是由日军军官和汉奸蓝穆仰筹建的,名为化工厂,实际上是利用民间土法为日军制造炸药原料硝酸铵的工厂。

“当时越秀区的贫民区内到处都是泥墙瓦房,这些泥墙因为天长日久发生化学反应,墙泥可用作提取硝酸铵的原料。日寇为了收集墙泥,强行将当地住户赶走,限期拆屋取墙泥,使得大量贫民流离失所。”谢老补充说,“日军当时驱使工厂工人拆墙,根本没有任何的安全措施,不少工友被倒下来的泥墙压伤。但工厂不仅不赔偿医药费,还把工友赶走。我实在看不下去,就为受伤工友出头抱不平。由于我的表现比较积极,打入工厂内部的地下党员马文羲同志主动与我接触,还发展我加入党外围组织,让我进行破坏日寇炸药原料生产的斗争。”

谢老说,硝酸铵最后一个生产流程是冷却结晶,但一般要一个晚上。在谢老的带领下,进步工人常常偷偷将已经结晶的小瓦盆抽走三分之一,使产品减少;又发动工人“偷懒”,迫使工厂产量直线下降。日寇发现产量下降,就大骂厂长,厂长就找工人出气,不少工人主动离开工厂另谋出路。

1945年4月,谢岳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负责收集情报和进行抗日宣传。不久,中共“七大”在延安胜利召开,如何将“七大”精神传播开去,并让广州市民知道抗日胜利在望的消息,是谢岳的首要任务。

散发传单迎接抗战胜利

“7月中下旬的一天晚上,我和马文羲同志为一组,将宣传小册子放在书包里,趁着夜色来到宝华路市场和多宝路,选择位置高过人头以便围观的地方进行张贴。我们事先约好一旦谁吹出危险口哨,就马上转入附近小巷。我和文羲同志一前一后到预定地点逛了一个圈,看到没有可疑人物以后,立即将《论联合政府》等小册子张贴到墙上。文羲同志个高手长负责张贴,而我则在路边放哨。我的心情十分紧张,文羲同志就镇静沉着得多,经过一个多小时我们就胜利完成任务了。第二天,我到张贴传单的地方,发现不少群众都在围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