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太不幸运了,出生在那样残酷的年代。”时光荏苒,战争的硝烟虽然早已散尽,但在已年过八旬、满头银发、步履有些蹒跚的陈乃文老先生心中,战争的创伤似乎还未被抚平。

经历过保安队事变、日军在通州城放毒、强制学日语等事件,陈老目睹了通州在战争年代的创伤,深切地感受到了日军的残忍。

如今,这位“历史的收藏者”已将当年亲历亲见亲闻撰写成书,以让更多的后人了解那段历史。

炸弹袭击险些丧命

避难不忘保护密符扇

“万寿宫,东头高,西头有座鬼王庙。

鬼王庙,改殷(阴)府,旁边就是双老鼠(商老胡同俗名)。

双老鼠,吱吱叫,北边是座五道庙。

五道庙,一间房,后面紧挨大苇塘。

大苇塘,噗噜噜,前边笑来后边哭。”

年过八旬的陈乃文老先生,现在仍能清晰记得不到四五岁时唱过的儿歌。那时,汉奸殷汝耕在通州成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是日本的傀儡政权之一,在统治的区域不断推行奴化教育。老百姓对其恨之入骨,就编了很多嘲骂他的儿歌、顺口溜。

“在1937年的时候,驻守通州的伪军冀东保安队对日军发动了攻击,捣毁了他们的机关,逮捕了殷汝耕等人,但后来又让他逃跑了。”陈老告诉笔者,当时他还不到五岁,听到有枪声后,母亲和大嫂子、侄子还有他就躲到了后院屋里的八仙桌下,并把花棉被盖在桌子上。事变正值7月底,天气炎热,他们在棉被“掩护”的八仙桌下一直等到夕阳落下才敢出来。“我当时还背着一个梳妆匣子,父亲说里面有非常重要的东西,不能丢。”陈老父亲口中“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军粮经纪密符扇”,它是漕运交易的验证凭据,是从陈老先高祖陈培芳(清道光年间担当军粮经纪)手中传下来的。后虽几经波折,但密符扇总算得以完善保存,成了重要的历史文物。

保安队发动的这场事变史称“通州事变”。陈老告诉笔者,事变中,他和家人险些死于炸弹之下,“命不该绝”。事变后,他曾看到过好几个炸弹轰炸后留下的大坑,还有小木桩做的墓碑,以及腐烂的尸体。

日军戴面具放毒

居民遭“烧辣椒”熏

据陈老回忆,抗日战争期间,不只看到了炮火的威力,也经历过毒气的伤害。

在1943年6月的一天上午,刚十岁出头的陈乃文在院子里玩耍,就听见前院二大妈喊:“这是谁家烧辣椒,这么呛人?”接着,同院的刘大婶就跌跌撞撞地跑进院子喊:“快关门,快放卷窗。”大家忙放卷窗、堵门缝、糊窗户缝,但还是被熏得难受,慌乱中找毛巾等用水弄湿后捂在鼻子上,才好一点。

直到下午,气味才稍微淡些,大家互相询问后才得知,原来这是日本兵放的毒气,还有人看到两个戴着大长鼻子面具的日本兵,手拿笛子似的东西对着一个老太太,一股黑烟扑来,又辣又臭的气味便将老人熏晕了过去,之后她就被日本兵带走了。

“日军不但在战场上使用毒气,光天化日之下竟在居民区施放毒气,将平民当作试验对象,充分暴露了他们残酷的行径。”陈老提起当时的场景,仍然十分气愤。

日语强制进学校

老师备两套课本应对

在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统治通州时期,曾不断推行奴化教育,强制增设日语。当时陈老的父亲是一所学校的老师,也被迫学习日语并教授学生。

“我父亲是不愿学日语的,更不愿教给学生们,但没有办法。”陈老说,当时如果老师不教日语,就会丢了饭碗,甚至遭到日军“惩罚”,那日子是“脑袋别在裤腰带里过的”。

老师们不敢公然反抗,但也想了自己的办法。他们通常准备两套课本,日军不巡查的时候就上汉语的课,如果日军来巡查,就马上让学生们把日语书都拿出来。当时有一位私塾先生,根本没有学日语,连片假名(为日文的一种)的“ア、イ、ウ、エ、オ(片假名前五个字母)”都认不全。在日军巡查的时候,他本想向日军示好,把正在玩耍的孩子们都叫回课上,但一张嘴,他根本不会念,错把“イ”念成了“人”,日军一下就怒了,上去就是几个大嘴巴子,然后把这位私塾先生赶回了家。“现在听起来像是笑话,但当时真是很无奈,日本人说一套做一套,说得好听,但对中国人却非常残忍。”陈老说,当时人们真是受尽了屈辱。

对于学生来说,被迫学习别国语言,接受所谓“大东亚共荣”理论也是极不情愿的。“抗日战争胜利后,很多人都把日本的教科书撕了扔了,我也是。”陈老说,“因为被压迫之深,所以反压迫之情才切。”

年高不畏“持久战”

亲历亲见亲闻成书

20多年前,陈老便开始将当年的“亲历、亲见、亲闻”写成文稿,这些文稿现已编撰成《京门碎拾录》。

《京门碎拾录》全书约10万字,由《漕运觅踪》和《通州忆旧》两部分组成,追踪漕运历史的人、事、地、物,回忆抗日战争时期通州人所遭受的迫害,更有通州旧时儿歌,带着读者拨转时间齿轮,回望通州的历史。

“我写这本书算是持久战了,从工作到退休后一直断断续续。”陈老告诉笔者,自己虽已年迈,但“自奋前行”,所写内容都是经过多方求证,尽可能去实地考察,还历史本来面目。

时光飞逝,转眼抗日战争胜利已70周年,但当年日军残暴的行为仍历历在目,“每次想起那段岁月仍倍感痛心,没经历过战争的人,永远无法体会那八年的昏天暗地。”陈老说,“现在的生活也算小康,我只希望不要再有战争,战火摧残下的日子完全没有人的尊严,和平值得人们珍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