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年幼时经历的事情颇多,时间久远,大多已经忘却,唯有日本侵略军轰炸湖南常德、横行乡里,制造血案,邻里乡亲外出逃难的事情,至今铭刻在心,永远不会忘却。

我家住在沅水河边,与厂窖背靠澧水,相距约三十华里。一九四三年五月,日本侵略军聚在作新乡厂窖一带(一九五五年划归南县管辖)屠杀国民党溃兵、当地居民和外逃群众;在河中用汽油焚烧木船,堵塞交通,大肆杀害无辜百姓达三万多人,酿成震惊中外的“厂窖惨案”。

那一年,我家及周边邻里乡亲惊恐万状,一有风吹草动,有的逃奔僻静山区投亲靠友,有的驾着木船,往洞庭湖芦苇丛中逃窜,也有个别的留守家中,见机行事。那时我家三口,备有一条小木船,承载力不足一吨,靠双桨划行,俗称“双蓬叶”,又叫“木划子船”。在那兵荒马乱、血雨腥风的年代,我的母亲终日愁眉不展,提心吊胆,时时牵着我的小手朝河边探望,看看门前河中是否有船来往以及沿河周边的动静。一天晌午时分,她突然听到有一股日本兵从厂窖那边横渡澧水,朝酉港方向奔来。父亲闻讯,赶忙将家中存放的三石多稻谷肩挑上船,然后急急忙忙地和母亲一道将我安顿在船中,又赶紧插稳桨桩,套紧桨环,用脚猛登船后仓(划桨的船仓)使劲地划着双桨,往洞庭湖芦苇方向驶去。事态稍微平静,母亲忙递毛巾,擦干父亲身上的汗水,又驾着木船往回赶路,小心翼翼地回到家中。在那风云变幻的年代,象这样往返折腾逃难的事经常发生。

是年,日本涂有太阳旗的飞机经常在西洞庭湖区一带低空盘旋,有时还冒着黑烟施放子弹,为了避免遇难,父亲和伯父约定,两家在目平湖大林障废堤垸内人烟稀疏的河湖地带避难。白天分散行动,晚上两家木船集聚,停靠在河流弯道隐避处歇息。数日内大家以为相安无事,放心大胆在露天洗晒衣物,烧柴做饭。一天中午,天空晴朗无云,伯母娘和我母亲都在一处土堆旁筑临时土灶,生火烧柴,一时浓烟四起,雾气冲天。不一会儿两架日机朝烟雾方向飞来,先是低空盘旋,我们立即分散,依地势傍堤坎边扑倒,接着飞机吼叫,不一会儿只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子弹雨点似地落在离我们百米左右的水中,激起一层浪花。这时我们早已紧扑地面,而我那幼嫩的心儿紧贴在母亲的怀抱微微抖动。伯父见状,走近我们,抚摸我的额头,低声说:“红儿(我的小名),不用怕!日本飞机很快会赶走!”果真,伯父的话音刚落,那两架日本飞机向西溜走了。我们趁隙抓紧吃完饭,收拾餐具,各自奔路。

父亲出生在汉寿湖区水乡,由于祖父祖母早逝,他从小跟着伯父长大,练就了游泳、划船、捕鱼本领。他深黯湖汊河流水性,又能辨天空风云变化,在湖区驾船几次都捕捉到恶劣气候的变幻,躲过雷雨闪电狂风大浪的袭击。他驾着木船,紧握双桨,双脚紧贴小船后舱,两眼目视前方全神贯注地用力划桨。他叮嘱母亲抱住我居守小船中央不要挪动,而他用双手紧握桨把,一刻不停地来回摇桨。我望着平静的湖水,又望着父亲,只见他那紧握的双桨像叶片似的在水中起落,轻轻地溅起团团水花,而那船身忽溜溜地向前穿梭般飞奔前行。

不一会儿,猛然间一只蓬船向我们驶来。船上的两个日本兵,一个用手扶住蓬沿,目视桨手,一个站在船的前舱,用力向我们呼喊。父亲听不懂喊话,但知道他的大概用意,只想要我们的船向他们靠拢,将我们掳去为他们服务。父亲不顾一切,使劲地划桨,而对方那船手,看来是被掳的湖区人,不愿卖力,表面佯装用劲,却怎么也赶不上我们的船只,眨眼功夫将他们扔得很远很远,于是我们的小船便向芦苇深处前行。父亲见对方那只船没有跟来,便就势停留休息。这时,母亲开始露出笑容,脸上也焕发出一丝红润。她轻松而疑惑地对父亲说:“那两个日本兵还好,怎么没朝我们开枪?”父亲轻蔑地笑着说:“他们只身两人,大概子弹不多,一开枪就暴露了目标,会引火烧身,自己反而葬身水中。”父亲越说越起劲,善良的母亲接着他话茬说:“那也是的,日本鬼子兵是没有一个好的!刚才吓得我出了身冷汗呢,真可怕!”

我们在湖洲飘泊,在芦苇荡生活,提心吊胆渡过了半月,偶听外面风声平静,我们便怀着沉重的心情赶回家中。家乡的村子里,是那么沉静,简直象闷热的天气沉寂得使人气都喘不过来。刚进村,眼前一片狼藉,家家洗劫一空。留守家中的单身老汉、浑名“花和尚”的沉痛地控诉日本鬼子进村肆虐的暴行。他告诉我们,日本兵到村里来了两次,见抓不到人,就放火烧屋,杀猪宰羊,他们将一群群活鸡活鸭用刺刀捅死,然后掮在背上,大摇大摆地哼着小调,他们还将农户家中的一点剩余腊货,坛子里的咸菜洗劫一空,然后将空坛灌上屎尿,掺满水,横七竖八地放在地上,数日后蚊虫满屋,臭气扑鼻,苍蝇老鼠乱飞乱窜。他一边讲,眼里便不停地流着眼泪,哽咽地说:“我躲在家中房间挖的一个隐秘洞内,经常偷偷地出来张望,亲眼看到他们无恶不作的残酷暴行。”我听着听着,细小的心灵顿时沉浸在阵阵惊怵之中……

七十二年前发生的这些事,深深地铭刻在我心中,至今还历历在目,永远不会忘却。血的历史告诉我们,国弱挨打,国强才能安宁。原市委党史办副主任陈大雅的父亲就是在“厂窖惨案”中被日本侵略军杀害的,他曾经深情地对我说:“我的父亲是死于国家贫穷落后的年代,要是现在,谁敢轻易欺侮我们!”是的,历史见证了中华民族,经过八年的浴血奋战,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换来了今天的和平,换来了国家的强盛。这就是历史,这就是一部中国人民奋斗史。历史是真实的,也是客观的,是谁也抹不掉的,我们将永远牢记它,珍爱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