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血战,92岁国军抗战老兵杨光荣口述残酷的战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4年6月22日至8月8日,47天,湖南衡阳。中国抗战史上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城市争夺战之一,发生在这座古城。 2011年11月26日,由崔永元策划的大型纪录片《我的抗战2》来到长沙,带来了关于这场战争的纪录片《47天》。亲历保卫战的杨光荣、卢庆贻等老兵,第一次从个人记忆的角度,再现了那场战争的惨烈与悲壮。

坚守衡阳:没有地方可退,站在这里就拼在这里,抱着必死的决心

1942年,杨光荣随军从缅甸穿越野人山,九死一生。 1944年6月,他所在的第5军48师战车防卫炮营接到命令,调赴湖南第九战区配属第十军作战。6月19日,赶了七天路的杨光荣到达长沙城郊,才得知一天前,日军仅用三天时间就拿下了长沙。上级命令他们马上到驻守衡阳的第十军报到。

6月22日,衡阳保卫战打响,日军预计三天夺下衡阳,但7月2日,日军伤亡已超过1.6万,依然无法攻克一线阵地。几天后,日军开始撒发“归来证”和劝降传单:“能征善战的第10军诸将士,任务已经达成,这是湖南人固有的顽强性格!可惜你们命运不好,援军不能前进,诸君命在旦夕!但能加入和平军,绝不以敌对行为对待!” 传单飘撒了几天,没有一个人投降。

战壕修得很好,我们把这个土山在这地方(注:指丘陵底部)切掉,直上直下,跟墙一样,削成四五米高的断崖,敌人都爬不上来。我们还把参天大树底下给掏空,把炮放下去。那叫固守,你不能动地方,站在这里就拼在这里,那时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啊。

那天(注:6月30日)我正躲在临时搭建的防空洞里,一个硫黄弹把我的帽子炸飞了,衬衣也炸飞了,背上还炸伤了一大片。以前我满背跟麻子一样,今年才长好,头发也炸少了。等飞机走后别人说,你头发怎么烧了?我赶紧把头搁地上滚,滚完后用土跟洗头一样搓。燃烧弹很快引起了整个衡阳城的大火。南方房子木料结构多,好像烧了几天几夜,从南到北整个烧光了。衡阳守军囤积的物资都烧光了,伤兵没地方搁,只能在破砖烂瓦的地方,垒一垒放伤兵。粮食没有了,弹药也没法补给。我们没啥吃的,发现酱油店里头有好几十口大缸都腌着菜,就把咸菜捞出来,放到酱里泡个两三天,盐味泡得差不多了,过水煮着吃。我始终没气馁,认为有希望解围,我们一定要坚守。

勇夺西禅寺:他一喊“杀”,声震屋宇,半夜三更,听着真瘆人

1944年 7月22日,仗已经打了一个月,蒋介石一封接一封电报地承诺援军将至,但不见援军的身影。第十军伤亡超过八成,弹药几乎耗尽,池塘里的鱼虾和浮萍都早已捕食一空。一些伤兵因为缺医少药不能及时救治,活活痛死了。加之天气炎热,伤口生蛆,不少人重伤后自杀。

8月4日晨,坚守衡阳的第43天。日军开始了第三次总攻击。日军近十万兵力从南北西三面猛攻衡阳核心阵地,西禅寺阵地失守。

那天,我看到一连的副排长带着十几个伤兵走过来,告诉我西禅寺阵地失守了。我一想不妙,阵地一旦失守,城区也就洞开,赶紧跑去向营长请战。我说营长你别着急,我去。我也年轻气傲,认为别人不行我还行呢,有那么点豪情壮志在里头。他说对,你去,把营部杂役兵都集合去,什么卫生员、炊事员、军械兵啊都带去。

晚上,我带着十几个弟兄,悄悄摸到西禅寺外。我说,帽子都翻过来,月亮模模糊糊的,也看不清。我跟副排长把人分成三组,他带一组人在外面等着。还有 一组预备的在后。我悄悄地带两个兵爬墙进去,准备先把那两个日本哨兵干掉。日本人一看有东西爬过来,立即开了一枪。里面一个小队长正在看地图,点上个烟,他一听枪响,把烟吐出去,趁这个节骨眼,我上来就把他抱住了,双手抱着,抱日本兵你单个胳膊治不了他。

外面的人一听见枪响,“啪”都翻进墙里,大声喊“杀”,我一扭头,一个日本兵端起枪正向我刺来。一个军械兵来不及开枪,把枪倒过来一下就把日本兵的枪砸了。日本兵一口把这个军械兵的左胳膊咬住。军械兵腾出右手,掏出手榴弹一砸,把他脑袋砸开花了,又帮我把那个小队长解决了。

后来都跟对面的人拼刺刀。号兵是山东人,叫敌人把他的枪攥住了,他把枪丢了,把敌人抱住了,两个人就摔跤。日本人摔跤很在行的,但这个号兵也练过拳击,两个人摔来摔去,别人也不敢用刺刀刺、用枪打。把日本人摔过来以后,三个日本兵围着他,他刺跑了一个,刺伤了一个,刺死了一个。他一喊“杀”,声震屋宇,半夜三更,听着真瘆人。这时留在寺外的那组人,也翻墙杀了进来。日本人弄糊涂了,究竟翻过来的军队有多少啊?军心一动摇,我们刺得更带劲,把阵地又恢复了。

这时候月光也比较明亮了,我一个人坐在西禅寺外的一棵大树下,月光照着我就想,哎呀,我都二十三四了,爹娘养我这么大,一分钱都没给寄,我就牺牲在这个衡阳了。想起来也伤心,刚一出来,雄心壮志,结果现在弄的,里三层外三层围的,咱非牺牲不可。想着想着,自己就流泪了,完了,完了,非死在衡阳不可。

孤城突围:“残酷的战争永远铭记在脑海中”

杨光荣没有死。1944年8月8日,坚守衡阳的第47天,军长方先觉为保护城内的伤兵,双方达成停战协议,衡阳沦陷。但杨光荣和很多士兵选择了突围。晚上,他带着剩下的四个兵,偷偷将做好的木筏推到湘江上,顺水漂了七十多里,终于敲开了一户人家的门。

数十年后,面对《我的抗战》采访组,杨光荣第一次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这位年轻时不怕死的老兵回首往事时说:现在提起战争,我都害怕了。

一位当年也逃出战场的参谋在回忆中这样记录:“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受炎夏烈日的暴晒已开始腐烂。我们俩小心地躲过敌人视线,从一个一个尸体中爬行而过,时而两手插入已腐烂的人体,双手沾满血浆和烂肉,那扑鼻的臭味实在难闻,残酷的战争永远铭记在脑海中。”

据公开的数字,此战中国军队伤亡17000余人,日本军队伤亡共30000余人。1945年8月,曾担任过第10军军长的李玉堂将军,在湖南接受日军投降时,曾询问日方将领,衡阳之战日军究竟伤亡多少,日军将领答道:“48000余人。” 1946年,南京政府授予衡阳为中国抗日纪念城,并建塔纪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