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讲述者:姜启家(姜启家当时为国民党陆军第10军1托师5功团机枪3连中尉排长)

1944年初夏,日军为了在中国大陆作垂死挣扎,疯狂发动了豫湘桂战役。6月24日(农历五月初四)傍晚,敌进入衡阳外围。

当时,我担任第10军190师570团机枪3连中尉排长,我营担任军之前线警戒,首先在最前方江东岸五马归槽与敌接触,在敌人整队前进距我们大约l,500米时,我首先用重机枪向敌人猛射,敌人随之散开隐蔽。由此,衡阳抗战烽火在我身边燃烧。不久,天色已暗,细雨檬漂,我以谨慎的神情,固守阵地。凌晨,奉连长之命,我只带一挺重机枪,在粤汉铁路和公路之旁的一个小高地,占领阵地,向正面大道之来犯敌军和左小道之来犯敌军猛射横扫,进行阻击。这时,我前面的一座小山失守,营长命第7连向上进攻,力图收回。目睹我方官兵向上猛冲,英勇拚杀的情景,浑身不禁热血沸腾,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当时,我机枪发挥了最大威力,给了敌人以沉重的打击。部队攻到山腰时,敌机赶来增援,投弹轰炸,并有伞兵徐徐降落。我军攻击受阻,营长也受了伤,枪声渐稀,而我仍固守原阵地,密切注视,时刻准备打击来犯之敌。约过三刻钟时间,耳闻敌机零星乱射,而不闻我之枪声。我立即往右侧方连指挥所联络,不料他们已撤走,阵地已被敌人占领。我们13人已陷入敌人重围。于是,我率领仅有的12人奋力出击,拚命突围,敌人在各处堵截。约一刻钟时光,我们终于突出了重围。但有十人已为国牺牲,仅剩下包括我在内的三人尚在战斗。我们三人跑到了湘江岸边,正值汛期,江水暴涨,渡江不成,我们只好沿江而下,忽走忽隐,经一小时左右才达我们退守的阵地。当时连长正在吃饭,看到我们,他显出尴尬的神情。

我们对连指挥所提前撤走的作法展开了激烈的指责。最后,他向我道歉,并说责任属于他自己。

经此一战,因我营伤亡较大,即改为担任师之二线防守,由团、569团担任一线的任务。他们在江东岸一华里左右的地带和敌人拚命搏斗。连续三天的垒战,全师伤亡惨重。第4天的深夜,奉令轮渡过江,退守衡阳主城,与军共同保卫衡阳。

此时,敌人由衡阳段湘江上游、下游相继渡江,市郊之守军即和敌展开血战。等到第6天,敌人以两个半师十余万人之兵力,将城围得水泄不通,我军已成受困孤军,形势10分严重。

战斗刚进行了四五天。我军炮兵已经将炮弹全部打光,所有的轻重炮兵一律将炮交库,由官员发给步枪使用。从此,全军便以手榴弹、机枪为主要武器,相继即在街道展开激烈的巷战。尤以扼守的几个主要据点,如五桂岭、张家山101高地争夺最为激烈。象张家山的两次失守,我们将辐重兵团的扁担队从来没打过枪的队员,组织成徒手敢死队才10人,每人只带六枚手榴弹,利用我军之机枪仰射掩护,向敌猛扑过去,敌人即狼狈逃窜,先后两次均如此收回。

我将士们这种大无畏的气概,真乃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罕见。

在第6天,敌人觉得不能完成任务,即施行惨无人道的“毁衡阳为焦土”的反动策略。大量的敌机狂轰猛炸,炮群滥发炮弹,并全部使用燃烧弹,市内房屋被烧光,全城到处断壁残垣,柏油路也烧得行走不得。其凄惨之状,难于笔述。

在第8天,我奉命带领仅有的8名士兵,携两挺重机枪死午泰梓码头,共计39天,先后迎击欲渡江的入侵之敌,被击毙的敌军何止千人。敌人因强渡不能得逞,对我之阵地特别痛恨,于是先后对这里发射千余枚炮弹,妄图将我方官兵同阵地全部毁灭。

在衡阳被围后的六、七夭,我方第3师第8团驻防衡山。但他们尚在外围,军长命令团长率部一鼓作气冲了进来。这支生力军担任五桂岭据点的防守,直到最后一夕。

作战到八九天后,全军仿亡过大,全部退守街道,与敌人展开全面的巷战。尤其打了一个多月后,某营失去街道四个碉堡。此时,全营只剩下20员兵,即时由泰梓码头右邻防守之防毒排员兵20余名补充。方军长令该营反攻回来。从凌晨攻到傍晚,业已收回三个碉堡。最后伤亡太大,无力再攻,结果军长将营长枪毙,同时那防毒排长等也阵亡。

本来打到一个月后,团长以上官员,看到不能解围,意欲突围而出,但军长仍以与衡阳共存亡的决心,毫不动摇,所以官员一致拥护继续打下去。同时士气依然旺盛,没有什么懈怠情绪,而且还有不少士兵发出解围后如何追杀鬼子的豪言壮语,即此又打了半个多月,终因寡不敌众,孤军无援,致使所有街道几乎全部被敌人侵占,只好坚守城南五桂岭、泰梓码头和城北电灯公司附近一片。但最后,军长自己反倒堕落,居然在五桂岭上插了白旗,直到第47天的凌晨,我们的团长、副团长和师长、副师长来到我们面前发令:不管插不插白旗还是要继续打。谁知士气已受动摇,并且敌我力量相当悬殊,最终城陷敌手。我方仅存数百名将士。

衡阳抗战,敌人多在傍晚进行攻击,我们的机枪、手榴弹发挥了最高威力,在我军战壕前边,留下了一具具敌尸,我们在这里捡了几万枝步枪和轻机枪。据此推算,敌人死亡人数决不会在枪数之下。

此役历时47昼夜,飞机如云,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全城皆成废墟,乌烟瘴气,其悲惨之情,目不忍睹。到最后几天,粮食缺乏,多以霉变之粮胡乱充饥,油、菜全无,且吃了不少牛皮、老鼠肉之类令人作呕的东西,其困苦之状,非口所能述,非笔所能书。

以上都是我亲身经历的真实记录。谨以此对衡阳抗战牺牲的先烈表示沉痛的哀悼和深切的怀念!

讲述者:姜启家(姜启家当时为国民党陆军第10军1托师5功团机枪3连中尉排长)

1944年初夏,日军为了在中国大陆作垂死挣扎,疯狂发动了豫湘桂战役。6月24日(农历五月初四)傍晚,敌进入衡阳外围。

当时,我担任第10军190师570团机枪3连中尉排长,我营担任军之前线警戒,首先在最前方江东岸五马归槽与敌接触,在敌人整队前进距我们大约l,500米时,我首先用重机枪向敌人猛射,敌人随之散开隐蔽。由此,衡阳抗战烽火在我身边燃烧。不久,天色已暗,细雨檬漂,我以谨慎的神情,固守阵地。凌晨,奉连长之命,我只带一挺重机枪,在粤汉铁路和公路之旁的一个小高地,占领阵地,向正面大道之来犯敌军和左小道之来犯敌军猛射横扫,进行阻击。这时,我前面的一座小山失守,营长命第7连向上进攻,力图收回。目睹我方官兵向上猛冲,英勇拚杀的情景,浑身不禁热血沸腾,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当时,我机枪发挥了最大威力,给了敌人以沉重的打击。部队攻到山腰时,敌机赶来增援,投弹轰炸,并有伞兵徐徐降落。我军攻击受阻,营长也受了伤,枪声渐稀,而我仍固守原阵地,密切注视,时刻准备打击来犯之敌。约过三刻钟时间,耳闻敌机零星乱射,而不闻我之枪声。我立即往右侧方连指挥所联络,不料他们已撤走,阵地已被敌人占领。我们13人已陷入敌人重围。于是,我率领仅有的12人奋力出击,拚命突围,敌人在各处堵截。约一刻钟时光,我们终于突出了重围。但有十人已为国牺牲,仅剩下包括我在内的三人尚在战斗。我们三人跑到了湘江岸边,正值汛期,江水暴涨,渡江不成,我们只好沿江而下,忽走忽隐,经一小时左右才达我们退守的阵地。当时连长正在吃饭,看到我们,他显出尴尬的神情。

我们对连指挥所提前撤走的作法展开了激烈的指责。最后,他向我道歉,并说责任属于他自己。

经此一战,因我营伤亡较大,即改为担任师之二线防守,由团、569团担任一线的任务。他们在江东岸一华里左右的地带和敌人拚命搏斗。连续三天的垒战,全师伤亡惨重。第4天的深夜,奉令轮渡过江,退守衡阳主城,与军共同保卫衡阳。

此时,敌人由衡阳段湘江上游、下游相继渡江,市郊之守军即和敌展开血战。等到第6天,敌人以两个半师十余万人之兵力,将城围得水泄不通,我军已成受困孤军,形势10分严重。

战斗刚进行了四五天。我军炮兵已经将炮弹全部打光,所有的轻重炮兵一律将炮交库,由官员发给步枪使用。从此,全军便以手榴弹、机枪为主要武器,相继即在街道展开激烈的巷战。尤以扼守的几个主要据点,如五桂岭、张家山101高地争夺最为激烈。象张家山的两次失守,我们将辐重兵团的扁担队从来没打过枪的队员,组织成徒手敢死队才10人,每人只带六枚手榴弹,利用我军之机枪仰射掩护,向敌猛扑过去,敌人即狼狈逃窜,先后两次均如此收回。

我将士们这种大无畏的气概,真乃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罕见。

在第6天,敌人觉得不能完成任务,即施行惨无人道的“毁衡阳为焦土”的反动策略。大量的敌机狂轰猛炸,炮群滥发炮弹,并全部使用燃烧弹,市内房屋被烧光,全城到处断壁残垣,柏油路也烧得行走不得。其凄惨之状,难于笔述。

在第8天,我奉命带领仅有的8名士兵,携两挺重机枪死午泰梓码头,共计39天,先后迎击欲渡江的入侵之敌,被击毙的敌军何止千人。敌人因强渡不能得逞,对我之阵地特别痛恨,于是先后对这里发射千余枚炮弹,妄图将我方官兵同阵地全部毁灭。

在衡阳被围后的六、七夭,我方第3师第8团驻防衡山。但他们尚在外围,军长命令团长率部一鼓作气冲了进来。这支生力军担任五桂岭据点的防守,直到最后一夕。

作战到八九天后,全军仿亡过大,全部退守街道,与敌人展开全面的巷战。尤其打了一个多月后,某营失去街道四个碉堡。此时,全营只剩下20员兵,即时由泰梓码头右邻防守之防毒排员兵20余名补充。方军长令该营反攻回来。从凌晨攻到傍晚,业已收回三个碉堡。最后伤亡太大,无力再攻,结果军长将营长枪毙,同时那防毒排长等也阵亡。

本来打到一个月后,团长以上官员,看到不能解围,意欲突围而出,但军长仍以与衡阳共存亡的决心,毫不动摇,所以官员一致拥护继续打下去。同时士气依然旺盛,没有什么懈怠情绪,而且还有不少士兵发出解围后如何追杀鬼子的豪言壮语,即此又打了半个多月,终因寡不敌众,孤军无援,致使所有街道几乎全部被敌人侵占,只好坚守城南五桂岭、泰梓码头和城北电灯公司附近一片。但最后,军长自己反倒堕落,居然在五桂岭上插了白旗,直到第47天的凌晨,我们的团长、副团长和师长、副师长来到我们面前发令:不管插不插白旗还是要继续打。谁知士气已受动摇,并且敌我力量相当悬殊,最终城陷敌手。我方仅存数百名将士。

衡阳抗战,敌人多在傍晚进行攻击,我们的机枪、手榴弹发挥了最高威力,在我军战壕前边,留下了一具具敌尸,我们在这里捡了几万枝步枪和轻机枪。据此推算,敌人死亡人数决不会在枪数之下。

此役历时47昼夜,飞机如云,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全城皆成废墟,乌烟瘴气,其悲惨之情,目不忍睹。到最后几天,粮食缺乏,多以霉变之粮胡乱充饥,油、菜全无,且吃了不少牛皮、老鼠肉之类令人作呕的东西,其困苦之状,非口所能述,非笔所能书。

以上都是我亲身经历的真实记录。谨以此对衡阳抗战牺牲的先烈表示沉痛的哀悼和深切的怀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