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二次当了回“市领导”

我到延安市林业站工作后,一开始仍然是挣“二十九元八角紐生糜子等级工资”的工人。当然工作方法有所改变,从自己亲自动手改为主要是指导为主即便动手也是做个示范而已。由于咱国是从半封建半殖民地一步跨入社会主义社会,封建社会的残留自然是有的,所以我市上各部门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干部还是工人甚至临时工,凡到基层都被人当面称之为“市领导”背后称啥那就听不见也没有必要考究。延庆某官员还说出上级来条狗都当领导接待的实在话嘛,何况中国自古有背转朝廷骂皇帝的古训故对背后有人说你啥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人家爱咋接说咋接说。我退休后,单位有因我拒绝其要我放掉犯罪分子而对我极为不满不知给我穿了多少双小鞋的革命者,特地给我一个好友说自打我提休后单位安宁多了“想干啥就能干啥,没有碍眼的了”结果碍眼的是没有了人家想干啥也就能干啥了不久官长就高升到纪检委喝茶去了。既然我们市上的人家称之为“市领导”按此类推地区来的我们也尊称人家为“地区领导”,而省上来的自然是“省领导”,中央来的那就更不得了,那是党中央身边来送“温暖”的亲人。不过送“温暖”的亲人当年我这“二十九元八角”则难的一见。好不容易那年我在官庄公社下乡,恰逢水电部某副部长率大员一行到延安考察途径官庄,不知咋想的要在这里吃顿饭。公社是上下齐动员全体都参战全力以赴做好接待任务。虽然我是“市领导”但按照到哪受哪领导的规矩自然积极主动参战,当然也就是个跑堂的角色而已。谁想副部长非常爱戴部下,临行前要与我们这些穿“油袄”的也就是大师傅、跑堂的一一握手告别。当我激动的握住副部长那软绵绵的手时,心里一惊“呀,咋接如同大姑娘的手这软绵绵的呢?不是说副部长是石匠出身走哪铁锤錾子带到哪开山采石到哪嘛,那手上肯定是茧子满手,哪能这软绵绵的呢!”但鉴于我这“市领导”的身份没敢吱声也没敢用力只是握了握即撒手了。事后与官庄公社党委书记王战同志谈及此事,王战书记听了也就感叹一番没说啥。

当然,我虽然是“二十九元八角”的“市领导”,但是在指导工作奉命那是需要出力的而是也得有点权威的,特别是必须秉着“执法如山”的姿态做好每一件工作。这既是组织给自己的重托也是一个工作人员的基本素质要求,更何况要出尔反尔人云我云说啥可以变来变去都不算数,以后工作谁听你的呢那就该耽误正常工作了。那年在川口公社某大队,我就行使了一次“市领导”的权威。

那是上级给延安市分配了一批农林水共同科学发展扶助典型,以取得经验后再行推广以帮助老区人民尽快共同富裕起来。林业扶助项目就是因地制宜推广种植薄皮核桃。为了解决种苗问题,上级特地调拨一批新疆薄皮核桃种到确定为扶持点的相关大队培育成苗再行种植到山间的梯田,如果有用不完的则可以扶持其他大队种植。这样做的好处是在本地育苗苗木适应强出圃后栽种成活率高而且生长适应也强树壮果实好。

本来川口公社某大队并没列为典型,经上上下下一番工作也列入典型享受扶持待遇。当然就获得了培育新疆薄皮核桃种苗的权利。按要求,市林业站提供价值二百元的薄皮核桃指导该大队育苗,成苗后再栽种实现青山绿水永续利用给人民群众夯实共同致富的基础。

冠以“市领导”美名的我奉命到该队指导核桃苗培育工作。在保尔塬工作期间我曾参与薄皮核桃种苗培育,算是有点经验吧。为了确保出苗率,核桃播种前需要把核桃放入水里浸泡到核桃仁吸足水分膨胀稍稍撑开点外壳隙缝方可播种。当年保尔塬缺水,我们是在场部跟前的水库里把一麻袋一麻袋的核桃扔进水边浸泡,然后二十四小时在此看守,倒不是怕人偷吃而是怕野兽糟蹋。当然个别人为饱个口福啥的品尝几个我们还是很大方的慷慨的“付给”,因为物资匮乏大伙肚子都缺油嘛。但要的多了甚至吃了还想“拿点”的,我们也就婉言谢绝了。为啥,在插队时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期间我就懂得了吃种子如同断子绝孙的行径是人民群众非常痛恨的行为不齿而言!
鉴于这点,当我随同拖拉机押送核桃种子到了大队后,坦诚的告诉大队领导必须做好种子保护“吃一个核桃就是吃了一棵苗也就是吃了一株树也就是把社员致富的银行存款给糟蹋了。这一定要召开社员大会给大伙说清楚,宣传到。”大队书记没口子答应“你放心,我们队的人没麻达没麻达。绝对不会出这事的”。随即我们在开了全体社员会,大队书记、公社林业专干和大队书记反复强调保护种子的意义,大队书记特地强调偷吃种子如同坏人“逮住了大队要严肃处理。”并安排了大队民兵排长负责看守工作。
大会开了,书记强调了,民兵也安排了,但等我与林业队社员一道把核桃放进庄边的水渠里浸泡时,就有社员跑来从装核桃的麻袋缝隙里硬掏出几个“品尝”。当即被我批评制止。当晚我与林业员、大队民兵排长一直守候在水渠旁,有个别人来了看见我们防守严密也就知趣的走了。
到了下种时,按技术规范要用化肥与核桃一起搅拌再种。但大队书记说他们队没化肥,干脆拌上些大粪“还能防野兽糟蹋”。于是就按照书记说的办了。核桃苗播种好后,考虑到该大队靠近林区野生动物较多,我又给大队书记强调必须安排专人日夜看守防止野兽糟蹋。大队书记当着我的面安排大队林业队社员轮班看守,我这才去其他队继续“指导”工作。
第二天我从其他队工作完毕返回途径该大队苗圃地,顺便一看当时就傻眼了,昨天大伙辛勤劳作的一条条光光直直的垄沟埂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刚播种下去的核桃种籽大多不翼而飞,没咧。一开始我以为是野兽糟蹋所致。但我细细观察发现都是两条腿的踪迹和人的脚印没有一个野生动物爪印。我找来林业队长询问,他满脸通红说昨天你刚走书记就叫他们撤了,书记说都拌了大粪谁还偷吃呢“谁想这有的人呀,真是甚脸都不要了!”看着这惨状,我很气愤,嘿,这人呀,干起坏事来可比野兽厉害多了!
我当即找到大队书记马上召开领导会议“看这事咋办!”。大队书记倒是很坦诚,承认是他把看守人撤了派人看守,理由也是拌了大粪“野物肯定不吃人更不会吃的。哪能想到这人坏成这呢”。由于群众给我举报偷核桃种子吃的人中竟然还有一位大队干部,故我把那位大队干部狠狠批评了一顿,不想那位干部不但不认错反而还说“没吃过嘛,尝几个有甚问题呢!”我则反驳道“庄户人家难道不知道偷吃种子的可耻。像你这样的大队干部这作为,连个社员都不如。”
我强调这事不严肃处理从哪个方面都说不过去。我当即行使了“市领导”的“权威”。决定因大队没落实看护责任加上大队干部还有参与偷核桃种子的不法活动“既然种子都被偷吃的差不多,核桃苗白育了。我看你们队这林业先进典型也算当了。但种子钱必须赔偿。国家不能吃亏”。会议一散我责成大队书记和我马上去公社信用社给市林业站转了二百元钱的赔偿款。然后我们又到公社,公社书记刚吃完饭正拿着个碗蹲在办公室门口。我上前把事情简要说了一下,强调籽种被偷吃的连苗都无法育了那该队还当甚典型呢并建议公社对那位大队干部严肃处理。为督促公社认真对待这件事,我还给公社书记说我回单位要建议通报这事“消除恶劣影响”,而且在“延安报登篇通讯”。当然公社书记非常清楚我这位“市领导”是个啥来头,在人家眼里根本不算个啥,所以只说了句“通报就算了”再没说啥。
我回到单位后把情况给领导作了汇报并建议全市通报一下“此风不可长”,领导同意不再把该队当做林业扶持典型“连籽种都敢偷吃还扶持个球呀”但通报得考虑一下“这得给市领导汇报”。
我则撰写了一篇稿件投给延安报,大致内容就是对该大队个别社员偷吃种子及大队领导没落实看守责任等问题予以批评,说明责成该大队赔偿的国家的扶助资金种子款。还强调因偷吃籽种市林业部门决定取消对该队扶持,希望其他典型以为教训。当年我是延安报聘请的特邀通讯员,很快就见报了。
见报后两三天吧,领导找我来了说是公社书记找他来了。公社书记对这件事倒没说不出啥,因为事实在那摆着呢。对取消林业扶持没有说甚。就是认为这一见报“怕市领导看见把该大队的所有扶持都取消了。”站长说公社书记还让转告我,这事见报后公社党委极为重视,决定把那位参与偷吃核桃种子的大队干部撤了“你是不是再写篇稿子把这事说一下”。
原创点击达到3000,5000奖励10,20分,版主:阳光沙滩小鱼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