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往事不堪回首。想起英勇阵亡的战友,老人不禁老泪纵横。小刘军 摄

昨晚,83岁的石门夹山寺护法释来空——前国民党第10军总监部中尉联络参谋吴淞,在他长沙的家中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采访。在吴老的记忆中,记者仿佛嗅到了62年前的硝烟,看到了战场上的战火,听到了官兵们的誓词如暴雷般响起,震山撼石,四野回荡……

16岁参军抗战

1938年的长沙,抗日情绪分外高涨。当时才16岁的吴淞随即报名参军。

吴淞被编排进了税警总团。1942年,随部队到贵州整训的吴淞被保送到军校受训。1943年11月,吴淞被调到国民党第10军总监部,任中尉联络参谋,主要负责了解弹药、卫生器材、军粮等军需品的消耗情况并酌情补充。其时,常德会战激战正酣。

日行80公里驰援常德

11月22日,日军第11军主力开始向常德发起总攻。余程万部在常德的核心阵地只剩下800人。而他们,却需要抵抗7000日军的围困。

国民党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令方先觉率驻守衡山的第10军火赴常德增援。刚刚被派到该军军部的吴淞也随部队北上了。经过4日3夜,11月30日凌晨,他们到了。德山、常德汽车南站是此役的关键。方先觉部署:第三师攻打德山,190师夺下汽车南站,预10师作为机动增援部队。一场惨烈的战斗开始了。

目睹战友血染沙场

1942年11月30日凌晨6时到下午6时,国民党第10军的将士们把德山攻下来了。可是,经过4天的突袭,加上后援乏力,德山又被凶狠的日军抢下来。

12月5日,方先觉把剩余兵力重新部署,猛攻德山和常德汽车南站,新一轮的惨烈战斗又拉开了。

吴淞当时的任务是“蹲点”,即看到哪个地方战斗激烈,就得过去了解那边的补给如何。当时,他看到3师第9团那边的战斗特别激烈,于是他前往了解补给情况。这一去,铸就了吴老终生的记忆。

他看到,至少40架敌机在天上盘旋;他看到,第9团的上校团长张惠民被敌机机枪击中,浑身淌血地倒在他身前;他看到,被团长的牺牲所激怒,重机枪连连长封全善操着把步枪冲出战壕,向敌机怒吼着射击,最后倒在了阵地上……此次战斗结束后,9团3营的700多官兵只剩下2个人。他俩,与吴淞一起走下阵地。

寻找阵亡者之妻

吴老在该战役后第一次走进了这个城池。

“它没有现在的常德城的十分之一,却让10来万条性命耗在其中。我走进去时,满眼看到的都是没有屋顶的房子以及遍地的尸体。”吴老的眼光是那么遥远,他说,“当时的规矩是,连级以下的军官就地掩埋,营级以上的运回长沙。我随部队回衡山,经过长沙的时候看到,在西湖桥一带,全部停放的都是从常德运回来的棺材。西湖桥一线听到的都是哭声……”

忽而,吴老收敛了凝重和悲伤,说:“我很想通过你们晚报找个人。她就是封连长的新婚妻子,长沙人。我在1994年还见过她,为了守着封连长,这个女人一生守寡,不易呀!”

记者了解到,1994年,这个名为贺素琴的女性住在长沙市裕南街电业二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