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在北京的时候,曾经去过颐和园很多次。颐和园非常大,占地有四千多亩,有山有水有园林,天气好的时候,看过去远山近水天高云淡,加上万寿山金碧辉煌的寺庙楼台,满眼都是皇家万千气象。

颐和园,是慈禧太后在甲午战争以前,为了庆祝自己的60大寿,也给自己颐养天年建造一处行宫。而修建的理由,还冠冕堂皇地还加上了一条,要在昆明湖上操练水上军队。1887年清政府的皇家海军学校——水师内学堂正式成立,学堂就坐落在昆明湖附近,所以又称为昆明湖水师学堂。

2014年是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甲午战争,以1894年丰岛海战的爆发为开端,至1895年《马关条约》签字结束。这场战争,以中国战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告终。甲午战争是近代中国命运的拐点,在此以前,清政府虽然多次战败,也签订了很多不平等条约,但是好歹国体尚在,也没有大规模地割土裂疆,而甲午战争战败后签订的《马关条约》,不仅赔偿巨大,还割让了台湾澎湖列岛,日本国力因此大增,野心膨胀,40多年后终于发动全面侵华战争。

如果说,甲午战争以前,清政府通过洋务运动自立自强,多少还有一点翻牌复兴的希望,此战过后,这个希望永沉大海。倒是甲午战争前一年,在湖南韶山出生的一个男孩,几十年后,担当了拯救华夏民族的重任。很多人就此指责,颐和园是甲午战争失败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慈溪为了个人享乐,挪用海军军费,北洋水师实力还会大增,甲午海战未必谁胜胜负。

实际上,北洋水师的失败以前,从1861年筹建到1888年成军27年间,清政府一共投入海军经费一亿两白银,占国家财政收入将近4%~10%——实际上,在农业社会,以如此高的财政收入比例投入国防,清政府对国防也是异常重视的。同期日本政府的海军投入,仅相当于清政府的60%左右。以舰队规模而论,北洋水师是亚洲第一海军,这说法并不过分。慈禧太后修建颐和园,据说花费的经费接近3000万两白银。这笔经费,大部分并非来自海军挪用,而是别的途径筹集的款项。话说回头,堂堂大清并非弹丸小国,数亿人口,地域广阔(比现在起码多差不多半个中国面积),修建一个园林,就要影响国防,也未免太小觑了中华人力物力。

甲午战争失败,乃至整个清王朝灭亡,本质上,并非朝廷舍不得投入国防建设,也并不是中国人不想奋发图强,而是整个国家内部上下的不信任不团结,同时还有巨大的腐败和浪费。

不信任不团结的原因,是清代属于少数统治多数的朝代。在清朝后期,仅仅依靠八旗军队,已经无法对抗巨大的内乱和外敌。因此在军政方面,不得不启用了大量的汉人重臣(林则徐、左宗棠、曾国藩、李鸿章),同时放手让他们组建军队,兴办洋务。随着汉人在军政方面的势力日渐强大,朝廷也担心尾大不掉。不得不采取某种措施来制衡。合理地节制经费拨款,培养满族的高级海军军官(昆明湖水师学堂),同时采取各种措施,限制汉族重臣的实力,其实也在情理之中。但是这种延续千年下来的宫廷权术,面对的对手,却是上下一心的日本。《孙子兵法》一语成谶:上下同欲者胜。

除了上下的猜忌和设防,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整个清朝的国家机器,已经腐败透顶。为什么这么说?颐和园并非一个新修的园子。它是乾隆十五年(1750年),乾隆皇帝为了孝敬其母孝圣皇后,动用448万两白银(注意这个数字)修建的清漪园,规模从清华园一直到香山,长达二十公里的皇家园林区。咸丰十年(1860年),清漪园被英法联军焚毁(1860年),而慈溪修建的颐和园,是在原来被毁的园林基础上修建而成。乾隆建造清漪园的费用,比慈禧整修颐和园费用要低很多。但是要算工程量,挖昆明湖堆万寿山,都是乾隆皇帝时期完成的。慈禧只是在原来建筑的基础上,进行了修补和复原。严格算起来,慈溪用巨大的经费,其实只办了一件很小的事情。——那么,钱都到哪里去了?

没错,就是这全面蔓延的贪腐风气,给大清挖好了大坑,准备好了棺材,就等合适的时候入土为安。朝廷下拨的大部分的钱,都被办事的人,一层层截留挪用,真正用到正事上的钱,往往连两成都不到。如此不难窥见,北洋水师的一亿两白银,有多少真正花在了海军建设正事上,又有多少被层层官吏贪污?帝国走到这一步,其实也就是历史周期律的又一个实例。在北洋水师出战以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败局已定。

联系现实,我们不得不警醒。自十八大以后,全国上下,加强了反腐的力度,很多的案子曝光出来,其中不乏军队高层军官,仔细思量触目惊心。现在的反腐,何尝不是一种积极的努力,要跳出历史周期律的窠臼。

现在,穿越一下时空,把目光转到太平洋的彼岸,看看大清末年的阴魂,如何附体美利坚。l 早年的美国,曾经以很小的财政支持,修建了横贯东西的太平洋铁路;而如今,美国奥巴马总统已经准备离任,当初修建美国高铁的梦想,却在花费大量资金以后,还是一个泡影。l 美国的F35新型战斗机的研发过程,预算一提再提,早已远远超过最初的预计,还没有形成战斗力以前,已经成了一个无底的烧钱大坑。——当然,连盟友都一起坑进去了。l 美国的海军,也是烧钱大户,DDG-1000驱逐舰,一艘超过70亿美元,比航母还贵,以至于最后连财大气粗的美国海军,也削减了订单。l 美国两场反恐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花费上万亿美元。而2008年中国启动规模空前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也不过四万亿(人民币)而已。用上万亿美元,足以将几个小国家,带到比较发达的层次。

至于曝光出来的美军矿泉水涮锅,一个医保网站20亿美元,连8万同时在线都顶不住,国防部门还在用70年代的磁盘系统,关塔那摩监狱一个囚犯一年成本700万美元……种种事实,不胜枚举。用任何符合逻辑的方式去思考,我们都能够看出美国已经走进历史周期律的晚年,浑身上下充满了暮气,所谓的暮气,是相对于当年建国时候的朝气而言,整个美国的躯壳,已经被利益集团插满了吸血的管子。无论是国内建设,还是国外去打仗,只要办事,就有一群群的人从中拼命捞取好处。

这些美国的利益集团,甚至左右了总统和议员的选举,左右了国会的决策。通过合法的法律途径,他们甚至完成了官商一体化的架构——退下来的官员,可以通过合法的职位,把钱洗白捞到自己口袋里。甚至是对外发动战争这样的大事,除了国家利益之外,更多人打的是自己升官发财的小算盘。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美国投入巨大,很多官员却趁机发财,占领区的工程承包生意,多半都被这些人拿下再转包。与此同时,美国的国债已经增长到了19万亿美元,而且毫无停下来的迹象。国家太穷负债累累,既得利益集团太富处处伸手,这样的政商关系,真的很好吗?

都说明朝的衰落,有历史的穿越性,美国人正在上演当年东林党那帮人的戏码。明朝的历史略有点久远,而清朝关于明朝的记载,抹黑成分又太多。仔细地对比看,晚晴末年的魂魄,其实美国人已经隐隐约约附体在身。如果不是可以随时印钞票,美国早已经熬不过去(不过不能乱印钞票,也许美国人老老实实做事,也不至于今天境地)。现在,美国人其实不缺钱(公司业绩在下滑,股票一直用钱顶在高位),却再也找不回那个奋发的初心。

无论是李自成的进京赶考,还是大清末年的甲午战争,还有如今我们美国老朋友的窘境,对我们就是一面面反思的镜子。我会持续关注美国行进的每一步,作为一个作家,这是取之不尽的素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