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其实希大妈不怎么愿意去参加纽约的911纪念会,这几天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体不是太好,总有一点疲累的感觉,还总是咳嗽个不停。对于当年由小布什发起的反恐战争,希大妈一直兵不待见。总觉得当年由共和党挑起的这个烂摊子,民主党却一直在帮他们擦屁股,奥巴马的八年执政期,几乎全部被耗在了如何为这个烂摊子收场上面。好不容易从伊拉克脱身,但却又被IS给拽了回去。而阿富汗现在更是陷入了僵局。眼见得自己要是如愿当选的话,也逃不了这个擦屁股的责任。

可是现在的共和党特朗普却一股脑儿的把反恐造成的责任推给了民主党,不管不顾的要全线收缩,不但不再理会当年反恐战争留下的残局,甚至连欧洲都要放弃,这。。。。希大妈一想起这些,就觉得更加头疼。也更加对于参加这个纽约的911纪念会有些抵触。可是,自己的竞选团队说了,这是一个很好的拉拢选民的机会,毕竟,如何处置美国未来的反恐政策,是所有美国人都很关心的问题。奥巴马之前已经发表了讲话,说什么要保持美国的多元化,也就是在反恐的同时,还要保持美国的容纳性。瞧着电视上奥巴马一脸轻松的样子,希拉里恨不得对着电视机啐他一脸的吐沫。这王八蛋马上就要下台了,这么说当然可以,反正也不关他什么事了,怎么义正言辞怎么说?包容性,多元化,这他妈的容易吗?眼下,在美国,不断出现的种族歧视事件表明,这个社会正在被割裂,种族平等正在退步。这事儿嘴上说说可以,真要做起来,只怕自己的老命搭在上面,也不见得有成效。想到这儿,她又是一阵狂咳。仿佛自己的肺都快要咳出来了。

车队很快就到了911纪念遗址。希拉里关掉前方靠背上上的电视。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拿出镜子,最后审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并对着镜子努力的做出微笑的模样,看看自己是的笑容是否得体。最近精神总是恍惚,可千万别再大众面前丢分。

纽约今天温度不高,但天上的阳光却很晒人。希拉里走出车门,整了一下衣服,挥手对欢迎她的支持者表示回应,但更多的是把笑容送给正在拍照和摄影的记者们,她知道,自己的曝光效果好不好,还要依靠这些记者来推广。只是,她隐隐感觉自己有点头晕,血气上涌。是不是今天的太阳太毒了一点?想到这儿,她赶紧走到路边的树下,手微微一摆,示意保镖们遮住自己,不要让记者拍到自己有些不稳定的模样。

稳稳心神的希大妈最终还是走上讲台。她需要对民众发表自己关于纪念911的演讲,也需要在这个场合表达自己对于未来反恐的规划和态度。但。。。。

还没有说几句话,她就感到双腿发软,头冒虚汗。她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于是也就顾不得台下支持者惊愕的目光,三步并作两步,就向车子的方向冲了过去。敏捷的保镖们赶紧跟了上去。还未到车门,希大妈双腿一软,整个人软绵绵的就瘫倒下去,眼看就要跌倒在地。这时候快步上前的保镖们一把揪住她的两只胳膊,打开车门,把她拖着塞进车里。在这一过程中,希大妈的一只鞋子被拖落在人行道上。后面跟着的一个随从人员眼疾手快的把鞋子捡起来,塞进怀里,向四周看了看,希望没有被记者发现。但可惜的是,记者们的动作丝毫也不比保镖们慢,各种镜头早已经在咔嚓咔嚓的一顿狂拍了,当然,他捡鞋子的动作也被记录无疑。他一阵尴尬,赶紧上了自己的车子。这时候,希大妈的专车早已经油门一轰,飞驰而去。

此刻,就在马路对面的一栋高楼上,三十二层的一间房子里,临街宽大的落地玻璃窗前,一个人正在用高倍望远镜看着这一切。一直看到希大妈的车子转过街角不见,才摇了摇头,满脸凝重的走回沙发前。这时候,一个坐在沙发上的老者对着看望远镜的人问道

“怎么样?乔治。”

“汉克先生,看来这娘们还真的有点问题”乔治回答道[关于乔治和汉克,参见虎虎的推理 里面的人物设置,这是两个代表华尔街资本的人物。是犹太资本实施某些见不得人勾当的行动人。]

“哦,又出岔子了?”汉克并没有显出惊讶,面色波澜不惊。

“看来她的身体顶不住了,也难为她了,这么多天的连轴转,竞选这件事给她的压力太大了。”

“半途而废?”汉克依旧很平淡。

“我担心的不是这次活动半途而废,只怕是她的政治生涯也要半途而废了。”乔治回答道

“这可不行,她就是死也要死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里。不然,我们的计划就全盘落空了。”汉克恶狠狠的说道。

“汉克先生,这个你倒不用担心,凭着这个娘们的狠劲,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不会放弃竞选,我想,是不是要调整一下她竞选活动的密度,不能让她垮在竞选的路上。”

“嗯,这个可以考虑。不过,你也要注意,民主党的高层里有些人希望走马换将,让她主动退出,这个消息已经开始在传播了,这应该是他们在造势,希望选民们下意识的接受这个可能来到的变化。”

“这一点您放心,还是那句话,只要她不死,就不会退出了,她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年了,这一次,机会就在眼前,她不会放弃的,只要她不主动放弃,民主党的高层也就拿她没办法。只是,汉克先生,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希大妈当上总统呢?”

“这是一个契约,我们和希拉里定下的契约。当初我们选中她,就是因为她的强势和不妥协,这对于我们未来的布局很重要。我们的计划是在未来四五年内把欧洲和俄罗斯死死的困在东欧这个烂摊子上,无暇他顾,然后在西太平洋对中国施加最大的压力,好让中国妥协,妥协的目的不外乎两点,一个是让美国继续保持强势,我们继续在华尔街呼风唤雨,如果美国实在是扶不上墙,那么我们就迫使中国答应我们德尔条件,让我们进场中国。寻求下一个庇护地。这都需要一个为了自己利益敢于出卖一切的人来当总统。而希拉里无疑是最好的人选。所以,我们才和她定下契约。我们帮她走上总统宝座,她为我们而战。”

“哦,我明白了,怪不得维基解密的阿桑奇如此不顾一切的攻击希拉里,原来他是另一势力的代言人?”乔治明白了。

“是的,如果没有幕后势力的保护,十个阿桑奇也死定了。英国人一向和美国的本土保守派过从甚密,所以,这帮人才放心的把阿桑奇放在英国,来和我们搅局。”

“这么说,希大妈一直以来风生水起的竞选之路都是我们在操作了?”

“哼,你以为呢?他们夫妻俩不过是提线木偶罢了,如果没有我们的运作,她连桑德斯那一关都过不了,党内提名都不成,就更别说今天的竞选了。”

“可是,眼下她的身体堪忧,我们有没有什么后手呢?”亲眼目睹希拉里摇摇欲坠的乔治显然对于希拉里的健康信心不大。

“后手?我的孩子,这是在培养世界上最有权势的接班人,哪有那么多的后备人选?我们这次是孤注一掷了。希拉里也是同样,她必须要坚持下去,必需要赢得竞选。”

“可是,我不明白,即便希拉里竞选成功,可是凭她的身体状况,不一定就能干满一届,她要是死在任上,我们岂不是也白费功夫?”乔治看来对希拉里的健康毫无信心。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汉克突然阴阴的一笑,

“第一,现在是竞选时期,活动密度太大,她的身体顶不住也是正常的,竞选成功后,自然会好一点。第二,即便竞选成功后,她的身体还是不行,我们也不怕,只要她当选之后,立刻把一系列对付中国的筹码砸出来,把东亚闹个天翻地覆,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到时候,她想死就死去吧,换上另外一个人当总统,我们反而更容易和中国和俄欧达成妥协。我也只指望她干个两年就好,以后,再说吧。”

“哦,原来如此,我们需要她的疯狂在前期造成局势的更大动荡,然后在慢慢的一点点讨价还价,以达到我们本身的目的。”

“孺子可教也。不错,就是这种考虑,所以,我们要保证她当选。”

“可是,眼下她的健康????”乔治一阵犹豫。

“前一段时间奥巴马不是从古巴弄回来一些保命的药吗?就是卡斯特罗用的那种。你准备一些,给希拉里送去,让她精力充沛一些,好应对竞选期的疲劳。”

“可是,那种药物服用后,就要静养,要是还连轴转的话,只怕会对身体造成更大的伤害。”

“傻孩子啊,只要她能当上总统,伤害一点健康又算什么呢?成功之后,死与不死,和我们的关系也就不大了,我们只要能够榨干她的剩余价值就好了。我保证,凭着希拉里的性格,她绝对会欢天喜地的接受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