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澳大利亚为何充当美国挑衅中国的“协警”

本文来自合作方 第一军情

澳大利亚对待中国的态度,一直处于纠结之中。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资深中国观察人士理查德·里格比教授认为,澳大利亚有两个中国故事,一是经济方面,从2002年到2012年,双向贸易增长了10倍;另一个是国家安全角度,他直言不讳地说,“我们没能很好地把两者联系起来。”的确,不知道澳大利亚缘何认定中国对其产生了军事威胁,竟然认为崛起中的中国,对其国家安全形成挑战。

无论是从地缘战略,还是从现实层面来看,澳大利亚视中国为假想敌,都是让人难以理解的。但最近几个月来,该国所发生的一系列敌视中国的举动,让人不能不对其反华的姿势表示费解的同时,也心生嫌恶。那么,澳大利亚如此自愿地充当美国遏华的打手,真的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吗?

分析:澳大利亚为何充当美国挑衅中国的“协警”

美澳联合军演。(资料图)

澳大利亚一些人患上了深度“恐华妄想症”

从历史上看,中国从没有对澳大利亚产生过或者形成过任何威胁。二战时,侵略过澳洲的是日本,而中国与澳大利亚同样是受害者。从现实看,即便是出于地缘战略考虑,中国也很难说会对澳洲产生威胁,何况新中国从没有对任何邻国有过主动挑衅的举动。相反的是,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影响越来越重要。作为该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则对澳大利亚的繁荣和它平安渡过两次全球经济衰退起到了核心作用。如果说这也算是威胁的话,那只能说明澳国的战略家们患上了深度的“恐华妄想症”,其智商逼格似乎已经LOW到了令人不敢直视的程度了。以至有舆论认为,澳大利亚一些人的忘乎所以不仅古怪,更堪称奇葩。

一般认为,亚洲本质上处于一种独特的“双重等级体系”中——即,所谓经济上主要依靠中国,安全上依赖美国。这种基于零和博弈的判断,其实是有失偏颇的——至少对澳大利亚来说,这种说法不是有意夸大,就是判断失准。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基本事实。但中国视和平与发展为自己的基本行为准则。中国一直非常重视经营中澳合作关系,两国在北京奥运会之前,有过一段非常甜蜜的双边关系,这种关系不仅惠及中澳,对亚洲经济的健康和世界和平也是一种贡献。遗憾的是,出于本国政治斗争的需要,在围绕“力拓”案时,澳大利亚不同政治势力之间的角逐,绑架了两国关系,也让两国关系走向低谷。虽然两国处于不断的修复之中,但再也没有恢复到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尤其是近一段时间以来,中澳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扩散到外交领域之外。

南海临时仲裁庭公布所谓仲裁结果前后,澳大利亚成为跳得最高的国家之一。堪培拉不仅第一时间宣布支持仲裁结果,宣称中国“必须”执行,还参与签署了美日澳三国外长联合声明。这,理所当然地被北京拒斥。最近澳大利亚国防部长斯科特·莫里森又声称“基于安全考虑”否决了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和中国香港的长江基建集团竞购澳大利亚电力公司50.4%股份的计划。此前,莫里森已经否决了中国企业对澳大利亚牛肉生产商基德曼公司的收购案。他坚持说,他的“决定与国内政治因素无关”,但莫里森拒绝说明否决中国企业对澳大利亚电力公司收购计划背后的安全担忧。就在这几天,澳大利亚国会图书馆又推出一个指南小册子,提醒议员们关注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表达对它的担忧。小册子呼吁议员们处理中国相关事务时更加谨慎,对中国投资背后的动机保持警惕。据称,印发这本小册子是得到了澳政府的授权。

澳大利亚“反华”,究竟出于什么考虑呢?

分析:澳大利亚为何充当美国挑衅中国的“协警”

美澳联合军演。(资料图)

被逼无奈还是本性使然?

冷战结束后,澳大利亚迫切希望融入亚洲,为此一直希望显示它在亚洲的存在。从2007年开始,澳大利亚国防部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军事领导人论坛,有意思的是,美日曾一度“被缺席”这样的论坛。其实,澳大利亚人心里有一个“小九九”:他们担心美国人一来澳大利亚就没主导权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担忧的确不是多余的。东亚各国一直积极推动“10 3东亚区域合作”,澳大利亚并不在其中。2005年首届东亚峰会时,澳大利亚虽如愿加入,但也发挥不了主导作用。当时的澳总理陆克文提议在2020年前打造一个类似欧盟那样的亚太共同体,以协调本地区经济、安全、政治等各种问题。一旦这样的提议获得广泛响应,澳大利亚人不仅脸上有光,还会占有一定的主导权,但是,这样的提议在当时,不可能得到中国的积极响应。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态度非常不满。

中澳之间,确实存在着许多差异,无论是意识形态还是文化背景。随着中国经济影响力越来越大,中国移民在澳大利亚也越来越多。澳当地的主流媒体,对中国问题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澳大利亚人对中国人的看法经历了两个阶段,开始是瞧不起,后来是害怕,因为他们发现商场里到处是中国货,感觉好像“China will kill the world”。澳大利亚人觉得自己的制度优越,民主、人权都是高人一等的,所以中国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附和西方舆论,将中国的事情与所谓的人权、民主挂钩。中澳关系中的芥蒂也日渐加深,曾经的蜜月期恐怕再也难以回来了。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敌视情绪,也越来越浓。有一个细节可以反映出来:在澳大利亚最近播出的政治惊悚剧《秘密城市》中,一场网络攻击导致澳大利亚的航空交通管制系统瘫痪,政府立即认定是中国黑客所为——后来证明是错误的。这一故事情节反映了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受到美国的很多影响。一方面,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另一方面,则认为中国构成了潜在的地区军事威胁。

随着美国高调返回亚洲,“亚洲再平衡”需要澳大利亚发挥重要作用,美国对澳大利亚人的影响与日俱增。澳大利亚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在亚洲的盟友,澳大利亚不得不在中美之间平衡关系,而这,也是澳大利亚人纠结心绪的根本所在。一方面,出于本能的意识形态情结,一方面,顺应国内民众对中国人在澳大利亚的强势表现的“不顺眼”情绪,同时还要顾及美国人的要求和态度,就不得不摆出一副反华的姿势。经济上,持一种警惕的心态,在合作中杯弓蛇影,畏首畏尾;在军事上,跟风摇摆,在加强本国海军力量的同时,对中国的南海主张大加指责。随之而来的,各种反华腔调的出现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分析:澳大利亚为何充当美国挑衅中国的“协警”

美澳联合军演。(资料图)

干出格的事必然会付出出格的代价

澳大利亚虽然不是一个小国,作为澳洲大陆的一个“中等大国”,因为与中国经济关系的深入绞合,并没有反华的资本。从内心来说,在中美之间,如果出于国家利益考量,是不应该选边站的。中美哪个国家,它都得罪不起,所以真的是“宝宝心里苦”啊。

中澳关系是澳大利亚“亚洲机遇”的基石,这是澳大利亚不少有识之士的共识。4年前,时任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在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发布了《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白皮书,称亚洲世纪将为澳大利亚带来巨大的历史变革机遇。但美国为了亚洲再平衡,实施对中国的战略围堵,则逼着澳大利亚选边站。

这样的一个细节很耐人寻味。据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9月1日报道,美国陆军上校、太平洋集团军助理参谋长汤姆·汉森1日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我认为澳大利亚需要作出选择。在平衡与美国联盟关系和与中国经济接触之间走钢丝很有难度。”他还说:“澳大利亚必须决定选择哪方更符合关键国家利益。”虽然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加里·罗斯出于策略考虑,解释称汉森表达的是“个人观点”,其评论“不代表国防部或美国政府观点”。但美国政府近来的一系列举措,很能说明问题。在南海,通过操纵菲律宾,通过所谓的仲裁,给中国找麻烦。在韩国,逼迫韩选边站,同意部署萨达系统,离间中韩关系。说起来,“澳大利亚或任何国家必须在与美国长期关系和与中国新兴关系之间做出选择的想法是错误的”。但这不过是外交辞令罢了。

对汉森的赤裸裸的选边站言论,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试图缓和,发表声明说“我们正在以灵活的外交策略、一致性原则和务实精神平衡我国最大战略盟友和我国最大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这或许是心里话,但什么叫外交策略?如何务实?中国人能够接受澳大利亚这样“一边舞剑抗议,一边大做生意”的所谓务实态度吗?说到底,澳大利亚这样的中等强国在亚太的大国博弈中面临的选择困境,其实表明这一地区的政治博弈越来越激烈。实际上,任何选边站都不符合这些中等强国的国家利益。现在,美国国力处于下降阶段,不可能给澳大利亚带来更多经济利益。但越是这样,美国越会利用自己的话语权和盟友身份,逼澳大利亚就范。

这就意味着,对中国来说,要能够看透澳大利亚的反华姿势背后的“肢体语言”,要给部分澳大利亚人的“恐华妄想症”开出药方。一方面,洞悉澳大利亚人离不开中国的经济合作,不管何种反华言论或者姿势,背后多是半真半假的恫喝,当不得真,最多是配合美国给中国上点眼药罢了,不必与其撕破脸,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满足一下澳大利亚人的“表演欲”。另一方面,在关键问题上绝不含糊,要让澳大利亚人知道中国的底线。适当的时候,该敲打就敲打,让其适可而止。两国关系,涉及方方面面,不是“TO BE OR NOT TO BE”的“不二”选择,要对澳大利亚晓之以理,警告其别玩火过甚,否则,等待它的,必然是可以想像得到的惩罚。

有篇文章说利好,澳大利亚连“纸老虎”都不如,它顶多是一只“纸猫”。那么,对于这样一只经常没事找事的“纸猫”,我们的办法自然多了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